巨额地方债转嫁百姓 中共新招骗术揭秘

中国《时代周刊》披露了中共官方将巨额的地方债务包装成“理财产品”,卖给老百姓。难怪,中共官员在谈及地方债时,都表示债务风险“可控”。

尽管中国和西方金融业一直担忧中共地方政府发行的20万亿巨额地方债会引发债务危机,中共地方和中央官员却表示对此并不担心。5月30日,中国大陆媒体的一篇文章揭示了官员们“信心”背后的一个原因,即部分地方债已经通过银行“理财产品”的外衣,转嫁给了大陆民众。

中国地方债台高筑

2013年5月29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第一副总裁大卫‧利普顿在北京称,算上中国地方政府债务,中国政府债务已经占2012年中国国民生产总值(52万亿)的50%,即26万亿人民币。2013年4月6日,财政部原部长项怀诚在博鳌亚洲论坛上表示,由于地方政府债务透明度低,他的估计是地方债总额超过20万亿元。

4月9日,惠誉(Fitch)将中国长期本币信用评级从“AA-”下调至“A+”,同一天,穆迪(Moody’s)将中国评级展望从“正面”下调为“稳定”。穆迪认为,在降低地方债务风险和信贷扩张问题的解决上,中国没有达到预期进展。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新发布的《财政监督报告》指出,受2008年刺激计划影响,中国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加速发展,地方基础设施项目融资或成财政风险潜在源头,80%被调查城市称会以销售土地来偿付债务。一些政府仍处于极脆弱风险边缘,如一些欠发达西部省份。

地方政府转嫁债务给民众

虽然中国地方政府债务高筑,但中共各地和中央官员在谈及地方债时,都表示债务风险“可控”。5月30日,中国《时代周刊》披露了官方如何把地方债务转嫁给老百姓。

首先,各地方政府主导注册一些名为“某城建开发公司”、“城建资产经营公司”的融资平台,然后地方政府为了政绩或满足升迁的好大喜功开始立项,比如:建机场、建高速公路、盖政府大楼……

然后,上述融资平台拿着政府的项目去找银行融资,更多是找跟自己有千丝万缕联系的城市商业银行。因为是政府背景的公司,又是政府的项目,所以这些融资的获取就异常顺利,一般情况下是:分管副市长(副县长)审批金额多少,银行就给贷多少。

城商行当然知道,融出去的钱大半是有去无回,所以就把此债权转卖给信托公司,比如10亿元的融资,银行说:“我只留下2%的利息,剩下的你接手,签的是5%的利息,你还有3%可赚。”

接盘的信托公司也知道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是个什么东西,信托公司为逃避风险就把这些个债权打包成一个个“项目投资产品”,比如“城建公司修高速项目”。不过,它们都有一个很炫丽的名称理财产品。

信托公司把“理财产品”“回笼”到银行,让银行代理销售并拿取回扣。银行就印些广告,再开一间“理财室”、配个理财经理,打开电脑,看着储户的存款额,开始给闲钱多的“VIP客户”打电话推销。

在理财经理殷勤介绍和利息的诱惑下,这些VIP客户就开始买这些理财产品。至此,这些储户,或者说普通的老百姓(特别是大爷大妈),就稀里糊涂地成为了地方政府的债权人。

买到幽灵合同 有苦无处诉

这些理财产品往往不能及时兑现,去年华夏银行起步50万元一份的VIP产品让客户血本无归。但经典一幕是:客户去找银行,银行会说:“合同上没有银行的章子,我们只是代售。”

如果投资人依照合同上的章去找信托公司,信托公司会说:“我们只是理财的信托公司,就好比你买了中石油的股票赔了,你不能找开户的证券公司吧!”

投资人去找城建公司,城建公司说:“我们是跟银行签的约、融的资,你是谁?”

投资人再去找信托公司说:“明明写着保本的!”信托公司反驳:“投资有风险,你没看合同条款细则吗?这是政府项目,政府不光说保本,还说有补贴呢,不信你去问政府!”

投资人去问政府,政府说:“我们只是立项,审批项目,我们只是行政机构,连这你都不知道?”

投资人要去打官司,但发现要在被告人所在地法院打,而银行在本地,信托公司在上海,城建公司在北京……

后果比美国房地产危机更大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导,内地最大内资会计师事务所信永中和董事长张克爆料称,地方政府债务已“离开可控的范围”,或将引发比美国住宅市场崩溃更大的金融危机。他表示,从公共广场到道路修缮,许多地方政府投资于回报平平的项目,因此只能依靠滚转债务来偿还债权人。“用发新债还旧债,总有一天这个循环会画不下去。”目前大陆甚至一些县政府都能藉助投资实体轻松发行债券,“这就演变得有些可怕,全国有2800多个县。如果每个县都发债,有可能带来危机。”他表示:“这可比美国房地产危机更庞大!”

不少专家担心,中共地方债务将像美国房地产次贷一样,引发中国经济危机。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