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经济学交易终结令中国经济承压

最近几周日圆汇率和日经指数的剧烈波动有可能为安倍经济学交易画上句号。

由于这将引发投资者纷纷解除借入日圆的融资套利交易,从而导致“热钱”的一个来源出现枯竭,中国高借贷率的经济有可能遭遇风险。

中国已经出现了显示金融压力的新迹象。在中国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上周五大幅上扬后,一次国债拍卖也以失败告终,因为现金头寸变得越来越紧缺。人民币汇率也在走弱,中国政府允许汇率受到严格控制的人民币贬值了0.3%。

亚洲正在出现更广泛的市场混乱,因为投资者在纷纷预先消化廉价的资金供应将会终结这种局面,其理由是,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eral Reserve)向外界暗示将缩减其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实施规模,并考虑减少其资产收购。

但或许更加应该予以关注的是世界第三大经济体日本不那么有序的货币政策转变。

日经指数的大幅下跌和剧烈波动,以及日圆的不断走强,似乎已经粉碎了安倍经济学交易。到上周五时,日经指数已经较其今年5月份达到的高点下跌了20%以上。所谓安倍经济学交易,就是在做空日圆的同时做多日本股票。自从日本新的改革者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去年底上任以来,安倍经济学交易在投资者中越来越流行。

安倍晋三的政策或许对日本经济起到了提振作用,但不管有意还是无意,它可能也一直在刺激中国的经济增长。

回想去年11月时的情况,当时在困境中挣扎的中国经济正在寻求筑底,上证综合指数已跌至2,000点以下。此后中国股市出人意料的反弹,以及中国经济增速的提高和房地产市场的回暖,恰好与日圆汇率开始走弱以及日本随后的大规模货币放松出现在同一时间。

随着日本央行(Bank of Japan)在将日本的目标通货膨胀率目标定为2%之际宣布它一年将购买价值约5,300亿美元的日圆债券,安倍晋三的经济政策得到了进一步巩固。随着日圆的弱势变得更加明显,以日圆为借入货币的融资套利成为今年最受投资者追捧的交易。起初的一段时间,从事这种交易的人获得了回报,日圆汇率大幅下挫。

但借入日圆只是安倍经济学交易的一个部分。这一交易的另一部分是要找到既能给投资者带来不错的收益率又能实现保值的投资项目。而人民币似乎恰好符合这些要求。

巴克莱资本(Barclays Capital)在其研究报告中写道,经波动因素调整后,人民币提供给投资者的外汇融资套利交易回报率属于世界上最高的。

目前达成的共识是,人民币下行风险不大,因为人民币汇率是政策驱动的。在中国试图实现人民币国际化的过程中,中国希望人民币保持强势。

在中国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下,人民币汇率每日波动幅度区间为中间价上下1%。即便是上周人民币汇率中间价轻微下调,今年以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仍然上涨1.4%。

从理论上讲,国际金融市场发生的状况在很大程度上应该不会影响中国,因为中国的资本项目是不开放的。但随着人民币被引入作为贸易结算货币,中国的金融市场正变得日益无孔不入。

最近几个月我们已经听到中国官员抱怨说,日本的货币政策一直在加剧热钱流入中国的速度。但数据表明,资金流入中国的趋势似乎已经开始逆转。

据《华尔街日报》计算,今年5月中国全球资本流入总量相当于金融机构净买入价值人民币668.6亿元(约合109亿美元)的外汇。这和今年4月人民币2,944亿元的净买入规模相去甚远。

上周,中国的一份证券报纸在头版的一篇社论中警告说,资本流入不仅速度放缓,而且可能已经有开始流出的迹象。

瑞信表示,短期货币市场已经显示出热钱流出的迹象。该机构在最近一份研究报告中强调说,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曲线已经出现短期利率大幅拉升的迹象,三个月及以上期限的利率曲线几乎没有变化。

瑞信说,对这种收益率曲线逆转的不寻常现象的一种解释是,短期热钱正在流出。

导致这一现象的部分原因是,近来中国政府打击企业伪造出口单据的现象。企业造假为的是进行融资套利交易、做多人民币。

做多人民币的融资套利交易可能正在平仓,原因包括预计美联储量化宽松的规模将减小,安倍经济学交易反转,以及海关的打击行动。但不管是什么原因,这仍然会给市场留下一丝寒意。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说,人民币融资套利交易的消亡可能标志中国廉价信贷的一个重要来源被终结。

预计中国的财政健康状况仍然是投资者关注的一个焦点问题。和很多专家预想不同的是,中国这一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似乎可能会更容易受到外国资本的冲击。

——–

资本外流或致中国信贷紧缩

导读:MarketWatch驻香港专栏作家斯蒂芬(Craig Stephen)撰文指出,近期所谓安倍经济学交易的潮流反转,直接结果之一就是为套利而进入中国的热钱开始流出,而这些资金的流出很可能会使得中国面临信贷来源不足的威胁。

  以下即斯蒂芬的评论文章全文:

  最近几周以来,无论日元汇率还是日经指数都在剧烈波动,似乎是在发出明确的威胁信号,昭示着基于安倍经济学的交易即将迎来自己的末日。

  不必说,这必然会使得日元套利交易出现解扣的局面,而这就意味着,中国高度杠杆化的经济可能会面临重大风险,因为热钱的重要源头之一或将消失。

  中国的金融压力已经出现了加大的征兆。先是银行间利率大幅度上升,继而是国债发行遭遇滑铁卢,这些显然都是因为现金愈来愈紧张的缘故。此外,人民币也受到了汇率走低的威胁,政府都允许控制紧密的汇率下滑0.3%。

  事实上,在整个亚洲都出现了更大规模的资产重新配置,因为美国联储发出信号,可能会逐渐退出量化宽松,减小资产购买的力度,而投资者和市场迟早是要让资产价格消化这样的预期的。

  不过,或许更加应该关注的还是世界第三大经济体日本,以及日本的不那么有序的货币政策变化。

  截至上周五,日经指数较5月的高点已经下跌了20%以上,与此同时,日元汇率也渐趋走强,两者的波动都可谓惊人,而合并起来,则使得做空日元和做多日本股票的所谓安倍经济学交易惨遭打击——一度,日本新派改革主义者安倍晋三去年上任以来,这样的交易曾经是炙手可热的。

  安倍的政策或许是为日本经济提供了一定的支持力,但是无论是有心还是无意,这同样也成为了对更大的邻国中国的一种刺激。

  去年11月,当中国脚步踉跄的经济在寻找底部时,上证指数也跌破了2000点。正是在这样的关口,日元汇率走低,之后日本更推出了激进的货币宽松政策,而中国的股市随之发生出人意料的反弹,房地产价格也同步上扬。

  伴随日本央行宣布将每年购买价值约5300亿美元的债券,并将通货膨胀目标锁定在2%,他们的既定政策更得到了进一步的强化。伴随货币疲软的趋势变得明显,日元套利交易迅速变成世界上最热门的主题。最初,日元汇率的下滑幅度惊人,这样的交易确实是利润丰厚。

  不过,以日元借贷还只是安倍经济学交易的一部分。另外一部分则是找到一种能够提供更高收益率和更好保值能力的投资目标。当然,一段时间之内,对于自己需要扮演的角色,日元是绝对胜任的。

  巴克莱资本提供的数据显示,根据波动性调整之后,中国的人民币是世界上外汇套利交易回报最高者之一。

  大家一致相信,鉴于中国的货币汇率是由政策决定,人民币几乎没有贬值的风险,中国想让自己的货币国际化,自然是希望人民币能够呈现强势的。

  在中国政府控制汇率的架构之下,人民币每天的波动幅度只能在“固定汇率”的基础上上下浮动1%。哪怕经过了上周的小幅下调,今年迄今为止,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依然上扬了1.4%。

  理论上说来,由于中国的资本账户是封闭的,他们很大程度上应该对国际金融市场所发生的事情免疫才对。可是,伴随人民币开始努力扮演贸易结算货币的角色,他们的边界便不再是风雨不透了。

  最近几个月当中,我们不止一次听到过中国官员抱怨说,日本的货币政策导致了热钱加速流入中国。可是,最近的数据却显示,资金流入中国的趋势似乎已经开始反转了。

  根据《华尔街日报》的计算,5月当中,中国的全球资本流入之下,金融机构净购买了价值688亿6000万元人民币(约合109亿美元)的外汇,较之4月间创纪录的2944亿元已经大幅减少。

  上周,《中国证券报》在头版社论当中警告称,资本流入不仅仅是减缓的问题,而可能是整个趋势已经开始反转。

  瑞士信贷则表示,热钱外流在短期货币市场上其实已经非常明显了。他们在最近的一份研究报告中强调指出,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曲线显示,短期利率急剧上扬,而三个月或者以上的部分则几乎没有变化。

  这种非同寻常的收益率曲线反转,在他们看来,正是短期热钱流入趋势扭转的直观证据。

  此外,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和中国政府近期的政策变化有关,他们严厉打击了企业以虚假出口为掩护,进行套利交易,做多人民币的行为。

  整体而言,或许应该说人民币做多交易的退潮是联储将退出量化宽松,安倍经济学交易反转,以及打击假出口联合作用的结果。可是,无论原因是什么,现实都让人感到一丝寒意。德国银行指出,套利交易的退潮可能会意味着中国廉价信贷的一个重要来源消失。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金融健康程度将成为投资者关注的焦点。似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外国资本的冲击面前比许多人预料的都要脆弱得多。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