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胡德华演讲凸显体制内自由派对习李体制失望

作者:曹国星

网络最近流传据称是胡耀邦第三子胡德华4月13日在《炎黄春秋》内部聚会的发言。本台未能联系上胡德华证实此讲话,但多名胡家友人在微博上转发评论了此文。胡德华对中共掌权前三十年做了否定性的评价,他回顾文革种种灾难和党内斗争,并提到毛泽东批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利用小说进行反党,是一大发明”。

近日,一份据称是胡耀邦第三子胡德华今年4月13日在北京的党史杂志《炎黄春秋》主办的内部聚会的发言在中文网络上流传。

本台未能联系上胡德华对此讲话真实性给予证实,但包括多名胡家友人在内的体制内改革派人士在微博上转发评论了此文,相信应该有不低的真实性。

此次讲话,最引人注意的是几位曾任高官的中共红二代,即原中共调查部部长孔原、国务院副秘书长、周恩来秘书许明之子,原中信集团董事长孔丹与原宋任穷秘书、原招商局董事长,博源基金会理事长秦晓就改革与宪政问题的交锋。

孔丹和秦晓都曾是高干子弟云集的北京四中的学生,并曾共同发起组织了“首都红卫兵西城纠察队”(西纠),两人背景相似,并都在文革中上山下乡,并都在体制内的大型金融投资类国企如中信等任职高管。但现在,两人政见却南辕北辙。

根据胡德华转述,最近的北京四中这批老三届的一次聚会上,“一边是普世价值,一边是正统派各级官员,后来大家就吵起来了,吵起来之后,正统派就说你们这些普世派别给我们领导来添乱了。

据说,当时秦晓说,百姓的呼声你们真的就不知道,真的就没听见?听见了也还能那么平静那么无动于衷吗?孔丹则说,“你的意思不就是要共产党下台吗?”秦晓说,同学啊,你怎么连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同学的话都听不进去。

孔丹大怒说,“你他妈还是共产党员不是了,你还有信仰没有了”。后来,秦晓则说,“那你有信仰没有啊,你把你的老婆孩子全放到美国去,那你有信仰吗?”

最后,据说孔丹就挂不住了,直接上粗口,说我操你妈的……

胡德华自称,“这个事对我刺激非常大,事情都知道,道理呢也都明白,但是不能说,不能商量,否则就老拳相加。”

胡德华讲话中,对网络流传的习近平内部讲话对苏共下台,苏共几千万党员并未有大的反对所作的评价,“竟无一人是男儿”,做了不点名的反驳。

胡德华说,我所知道的新闻基本上都是从网上得来的,但网上的东西据说有真有假,但愿这是假的,因为我对网上的观点有保留,甚至有的不同意,对这些观点,胡德华自称是,“逆耳的真话”。

胡德华首先引用中苏论战中,中共九评文章对苏联特权阶层的批评文字,又引用现任俄罗斯共产党总书记久加诺夫的言论,即苏联共产党的垮台,源于苏共对于政治权利的垄断,对于经济和一切资源的垄断,对于真理的垄断。

苏联解体,苏共下台危机过程中,苏联军队保持中立,未执行政变的“8.19”委员会的军事镇压命令,被时下当局者称为所谓“竟无一人是男儿”,也援引作为中共垄断军队,拒绝军队国家化的主要依据。

胡德华说,“说苏联人民竟无一人是男儿,那么我想知道什么样的人是男儿,是不是手握现代化的武器,驾驶着第三代主战坦克向着手无寸铁的杀手无寸铁的群众是英雄吗?是男儿吗?”

他说,我恰恰觉得有着反法西斯光荣传统的苏联红军,对于下达开枪镇压百姓的命令,敢于抗命,不怕上军事法庭,这才是英雄,这才是男儿,所以我觉得苏联红军都是男儿。

他又说,一个执政党在出现危机的时候,能不能继续下去有两种做法,一种是疏一种是堵。更加具体一点的话,一种方式就是坚决镇压,不许说话,不许讨论,不许有不同意见,更不许有尖锐的意见。如果更进一步说不管谁要反对我就开坦克来跟他干;还有一种方式就是我们顺应民意,把真相都告诉大家,求得人民群众的谅解。

对习最近公开讲话中所说的,“不能用改革开放后的30年否定改革开放前的30年,也不能用改革开放前的30年否定改革开放后的30年。”

胡德华说,如果大家不健忘的话,前三十年又分前十七年和后十年文革,他回顾了文革时期的种种灾难和党内斗争,如毛泽东对习近平父亲习仲勋的批评:“利用小说进行反党,是一大发明”,对前三十年做了否定性的评价。

胡德华说,“我不明白的是不能否定前三十年,我们是不是文革不能否定,是不是反彭德怀不能否定,是不是反右也不能否定,是不是薄一波依然是革命的叛徒也不能否定,如果说都不能否定那我们否定的是什么,否定的是三中全会以来的拨乱反正,否定的是改革开放,我但愿它不是真的。”

对最近强硬派回潮的原因,胡德华认为,目前这一拨当权的红二代所受到教育非常有限。

他回忆说,“文革之后,任何书都没有了,想学也没有的学。书店除了毛主席选集,毛主席语录,甲种本,乙种本之外,其他一切文学艺术科学教育数理化天地生文史哲,甚至连马克思、恩格斯的书都没有了,多可怕,一片空白。

结果是,“我深感十年文革,毁了我们一代或几代人,几乎成了文盲,当然这只是说我,我们的领导还都是博士硕士。”

对此,中国社科院近代史学者马勇认为,这篇讲话中最值得关注的是说共和国同龄人红二代错过了读书的最佳年龄,是先天缺陷。

在他看来,这个缺陷决定了中国既无法往前走,民主宪政,也无法往后退。专制集权。往前走,必然发生困扰;往回走,能力不足,因为专制集权更需要知识、能力和智慧。“这是历朝历代没有出现的困局。”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