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妃甸千亿级债务滚雪球 银行界不知确切负债

从一个不足4平方公里的小岛,到目前河北唐山增长极上的皇冠,曹妃甸仅仅用了十年时间。而背后支撑这种转变的,是数以千亿级的天量投资和银行也无法知悉的巨额债务。

《第一财经日报》获悉,据河北银监局的统计,截至2013年末,河北省到期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本息708.9亿元(不含省外金融机构利息),其中唐山市就占到105.73亿元。

“这100多亿里面,估计有相当部分是曹妃甸的。”唐山一名股份制银行人士称,唐山市GDP位居河北省首位,是河北经济发展的增长极;而曹妃甸则是唐山这个增长极上的皇冠。“目前这个皇冠不但背负了巨额债务,并且陷入了建设资金紧张的被动局面。”

十年时间,曹妃甸,这个曾经不足4平方公里的带状沙岛,在数千亿资金的强劲推动下,变成了如今管辖“两区一县一城”(曹妃甸工业区、南堡开发区、唐海县和唐山湾生态城)的曹妃甸新区,规划面积达1943.72平方公里,相当于两个香港、三个新加坡。但恰恰是这个规模庞大的体量,造成了曹妃甸当下的困境。

唐山市多名商界、学界人士称,由于缺乏公开的统计数据,曹妃甸真实的债务规模,银行不得而知。“从曹妃甸高达数千亿的投资规模看,这个数字不会小。”

截至目前,曹妃甸区已累计实施亿元以上项目352个,总投资5611.2亿元,其中在建项目217个,总投资2831.1亿元。

昨日下午,本报记者试图联系曹妃甸新区管委会采访,但其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有土地 缺资金

一条笔直的大马路旁,十几栋土黄色别墅孤零零散落在荒草之中。听到停车声,一名农民打扮的保安从路边的简易屋中走了出来。两年多了,很少有人光顾这里。

这里是曹妃甸国际生态城里曾经风光无限的海岸花园项目。根据规划,该项目总投资5亿元,占地约600亩,分为总统别墅区、豪华木屋区、会所区、德国风情区、北欧风情区等七个大的区域,主要接待各级领导和国内外来宾。

而眼下,这个项目尚未建成就停工了。记者在现场看到,几栋未建成的别墅,其钢筋混凝土框架上长满了青苔。裸露在外的钢筋,在风吹日晒下也锈迹斑斑。别墅大门口是一条30米宽的马路,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只有一辆空卡车经过。

“别墅很久没人住了,房顶已经开始漏水。”保安指着荒草堆中的别墅说,房子的材料很好,用的是俄罗斯进口木材,要再放两年,房子就报废了。“开发商算是亏惨了,真是可惜。”据保安介绍,这个项目从停工到现在,至少已有两年多时间。

海岸花园的现状,恰恰是整个曹妃甸国际生态城的一个写照。

根据《唐山曹妃甸国际生态城概念性总体规划》,2008年至2010年为生态城基础设施和起步区建设阶段,起步区规划面积12平方公里,形成6万人左右的人口规模。中期(2011~2020年)要形成80万人左右的规模;而远期(2020年以后)则要形成200万人口、150平方公里面积的城市规模。

但时至今日,整个曹妃甸国际生态城的景象却是,大片大片的荒地,鲜有人至。不少唐山当地人士已经开始用烂尾来形容这个生态城。

曹妃甸怎么了?要回答这个问题,还得从2003年说起。

曹妃甸位于唐山市南部70公里处,原系唐山滦南县南部海域一带状小岛。以2003年3月通岛公路开工为标志,曹妃甸拉开了大规模开发建设的序幕。其中,最广为人知的一项建设,就是大规模的吹沙造地,数年时间,“吹”出了数百平方公里的陆域。

但作为土地来源之一——吹沙造地的成本是高昂的,为了获得广阔的陆域面积,曹妃甸支付了巨额的资金。以曹妃甸最初的沙岛为例,当地沙质较好,加上吹沙造地时输送管道较短,一亩地造价平均约五六万元;而到三号港池附近的装配制造业基地造地时,由于淤泥较多、处理成本高等原因,每亩造地成本已达24万元左右。

“吹沙造地之后,就是大规模地招商引资,争取尽可能多的项目落地。”一名唐山当地经济学者称,但曹妃甸盘子铺得太大了,别看开发了十年,很多项目还处于建设期,需要资金的持续投入。

唐山一名股份制银行人士称,前几年确实有很多项目开工,每年都是几百亿的固定资产投资,但金融危机之后,融资环境趋紧,资金来源的问题一下就暴露出来,曹妃甸陷入建设资金缺乏的被动局面。

千亿银行债务?

缺乏资金,项目就可能出现烂尾。更进一步看,与资金缺乏相伴而生的问题是,随着债务规模不断高涨,还本付息压力开始迫在眉睫。

对曹妃甸当前面临的问题,有河北省领导表示,应该说曹妃甸现在是初具雏形,十年沧海桑田、变化巨大,投入了几千个亿,港口、基础设施都已经具备,但目前的困难主要是负债多、项目少。

“负债究竟有多少?有一个流行的说法是600亿。”上述唐山一家股份制银行人士表示,但由于缺乏公开信息,实际上,整个唐山银行界都不知道曹妃甸,乃至整个唐山市准确的资产负债情况。

该股份制银行人士还称,大家只能定性地去判断。从借款方看,2008年之后的这几年,银行投向曹妃甸的贷款大规模上升;从承债方看,曹妃甸已经投入了数千亿的资金,其中配套的银行贷款肯定不在少数。

“大量给曹妃甸的贷款是2008年之后放出去的。”唐山一名国有银行人士称,2009年一年时间,唐山工行、中行新增贷款就超过了100亿元,其中有不少资金用在了曹妃甸。

以中行为例,截至2012年10月末,中行河北省分行为曹妃甸区投放公司贷款累计超过215亿元,其中票据贴现50亿元、流动资金贷款62亿元、固定资产贷款98亿元、贸易融资47亿元、零售贷款4亿元。

唐山银监分局材料显示,截至2011年末,唐山银行业在曹妃甸新区范围内设置机构网点48家;共有11家银行业金融机构与曹妃甸新区各家企业建立信贷业务关系,授信余额924.22亿元,比年初增加44.17亿元;贷款余额625.56亿元,比年初增加54.02亿元,贷款余额和新增分别占唐山市总量的20.06%和15.2%。此外,国开行等域外银行业金融机构向曹妃甸新区贷款余额超过400亿元。

将二者简单相加,贷款余额就达到了1025.56亿元。需要指出的是,这1000多亿的贷款中,究竟有多少是曹妃甸融资平台的负债,尚不得而知。考虑到曹妃甸有大量项目处于建设期需要资金,曹妃甸融资平台的贷款在这1000亿中,应该占相当比重。

上述唐山银监分局材料还显示,截至2011年末,唐山银行业向曹妃甸新区发放各类项目贷款586.19亿元。

目前,曹妃甸主要的融资平台有唐山曹妃甸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曹发展”)、曹妃甸控股有限公司等。公开资料显示,曹发展注册资本39.2927亿元,总资产893.285亿元。截至2011年11月底,曹发展从各金融机构贷款总额就达到459.13亿元。

多元化变相举债

从2010年开始,银监会连续三年在其下发的规范平台贷款文件中,提出同样一个目标——降旧控新,即通过整改缓释存量风险,同时平台贷款整体规模只降不增。

对于曹妃甸而言,依靠银行贷款扩大负债的路子,在2010年银监会整顿融资平台之后,开始变窄。

“此前,曹妃甸融资途径单一,建设资金主要依靠银行贷款。平台贷款收紧之后,开始寻找信托贷款、银行理财资金、售后回租等方式变相举债。”上述唐山股份制银行人士称,这与全国其他地方的融资平台基本类似。

2012年9月,曹发展与五矿国际信托合作,发行了“唐山曹妃甸发展投资集团应收账款收益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

根据这一信托计划的尽职调查报告,曹妃甸管委会与曹发展签订了围海造地协议,曹发展为曹妃甸管委会提供围海造地工程服务,曹妃甸管委会向曹发展支付工程款。至2011年底,曹妃甸管委会已确认应当向曹发展支付工程回购款85000万元,该笔工程回购款尚未支付。

因此,曹发展将其对曹妃甸管委会合法拥有的债权人民币85000万元做流动性安排,以缓解其资金压力。五矿国际信托公告显示,这一信托计划实际募集资金1.075亿元,于2012年9月29日成立并生效。

无独有偶,最近一年时间,有“建信信托—唐山曹妃甸保税区封关工程项目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华宸—中铁曹妃甸应收账款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等多个信托计划相继成立。

此外,金融租赁、基金等方式的融资,亦成为曹妃甸的多元化融资的一个选项。

2010年,曹妃甸基础设施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国开金融有限责任公司等四家企业共同出资成立了国开曹妃甸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国开曹妃甸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10亿元,是国开金融与地方政府合资成立的第一家投资公司形式的城市开发平台,被认为是地方融资平台的“升级版本”,以开发性金融破解统筹城乡、区域发展“钱从哪里来”的问题。

在此模式下,通过国开金融和地方政府的“基金+公司”新模式,给实力不足的平台公司注资,双方合作投资开发项目,主要从事土地一、二级开发,城市经营性资产运营,产业投资以及PE投资等业务。

与此同时,2011年,曹妃甸新区通过金融租赁方式融资7.45亿元。

在资金的来源端,曹妃甸的融资平台通过多元化融资渠道的方式变相举债;在资金的使用端,平台公司则开始大量通过BT(建设—回购)方式,转移资金压力。公开资料显示,2011年开始,曹妃甸公布了一大批BT项目招标公告。

BT模式也被称为“交钥匙工程”,即一个项目的运作由项目公司先行垫资建设,建设验收完毕再移交给政府,由政府回购,并向项目公司支付项目总投资加上合理回报。

以2011年发布的“曹妃甸国际生态城北区路网二期工程施工BT项目(第三合同段)招标公告”为例,该项目位于曹妃甸国际生态城北区,道路总长约27941米,总投资约为142700万元,第三合同段总长度约为7673米。招标项目投资约为31500万元,建设工期约为12个月。

资金越来越贵

事实上,曹妃甸所面临的现状恰恰是货币政策从极度宽松到稳健变化之后,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普遍的一个缩影。

审计署在近日公布的审计报告中称,随着国家对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的加强和银行对地方政府及其融资平台公司信贷投放的从紧,一些地方通过信托贷款、融资租赁、售后回租、发行理财产品、BT(建设—移交)、垫资施工和违规集资等方式变相举债融资的现象较为突出。

与此同时,审计署还认为,这些融资方式隐蔽性强,不易监管,且筹资成本普遍高于同期银行贷款利率。

唐山银监分局材料显示,截至2011年末,唐山银行业向曹妃甸新区发放各类项目贷款586.19亿元。其中,信用贷款339.11亿元,占57.85%;保证贷款65.2亿元,占11.12%;抵质押贷款181.88亿元,占31.03%。贷款普遍给予优惠利率,多数采用基准利率或适当下浮,年利率最低的为5.346%,贷款利率水平远低于唐山市平均利率水平。

上述唐山股份制银行人士称,2009年应对金融危机时期,四大行争抢融资平台,贷款利率一再降低,而且绝大部分是中长期贷款。在曹妃甸,最长的贷款期限甚至达到了18年。

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非信贷渠道资金价格的高昂。

以曹发展发行的信托计划为例,其预期投资收益为8.5%~10%,加上信托公司手续费等其他中介费用,曹发展的融资成本在10%以上。

上述唐山股份制银行人士称,对于曹妃甸要还的利息,唐山当地流行的看法是,每天利息高达1000多万元。这种说法也并不是没有道理:假设1000多亿的贷款余额,按5%的利息算,一年利息就50多个亿,平均下来一天也要1360万元。

“暂时还没有听说有曹妃甸平台公司逾期的消息。”唐山当地一名国有大行人士称,但资金紧张,还款压力大却是有目共睹。对于曹妃甸、唐山市甚至河北省来说,曹妃甸的债务都是一个大问题。2012年,曹妃甸财政收入为50.5亿元,唐山市全部财政收入也只有622.6亿。“假设以1000亿元的债务核算,全唐山,不吃不喝干两年,才能还上曹妃甸的债务。”

上述唐山股份制银行人士称,唐山的财政刚性支出很大,加上房地产市场不好,政府卖地的收入下降,真正能切出来给曹妃甸的资金并不多。

这种情况下,曹妃甸该如何收场?

“我们融资途径比较单一,债券融资、上市融资、股权融资等手段也没大用。关键是我们没东西,没有产业。如果我们有产业,有‘下蛋的母鸡’,就不怕。”2012年初,河北省委一名领导就在唐山表示过,曹妃甸的问题在于新区滚动发展乏力、投产项目少、税收优惠多,自身发展缺乏有力的财源支持。

“我们唐山人对曹妃甸还是有信心,现在的困难是暂时的。”上述唐山国有大行人士也称,曹妃甸要走出困境,需要的是产业链,要产生真正的收益。“有了财政收入,才有资金还债。”

而上述股份制银行的人士则比较悲观。他表示,目前还看不到巨额债务如何化解的具体办法。现在还本付息正常,到哪一天真还不上了,那就要争取监管政策上一些突破,比方说贷款展期、借新还旧等。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