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泪:承接毛邓——习近平的三十年来临

如果我没记错,多维是第一个把习近平摆到和毛泽东、邓小平同样高度的媒体。应该在习近平还没有当上总书记之时,在十八大召开之前,多维新闻就有独家评论把习近平摆到了毛邓的高度,提出了按毛、邓、习断代划分的思路。记得当时一位叫“子牙”的神秘博主(可能是多维编辑,也可能是习中央派驻多维的笔杆子),透过连续几篇评论习近平是年轻版邓小平的雄文,最先提出了这个断代思路,把马屁结结实实的拍在了习近平屁股上。

在随后一段时间,特别是去年十八大和今年“两会”换届期间,多维又发布了大批评论,对毛、邓、习的断代划分进行反复论证。多维新闻,包括我老牛这个经常在多维义务上稿的评论人士,都将习近平上任认为是一个时代的开始,并不约而同的将这个时代称之为“习近平时代”,将江胡二人执政时期划入了更为广义的“邓小平时代”。应该说,在毛、邓、习的断代划分上,是多维独家最先提出,并靠扎实稳健的评论分析一直走在了前头。

只是可怜了那位已经神秘消失,或是已回到习近平身边复命的“子牙”博主(当然也包括多维新闻),此君在当时收获了诸如“马屁精”的很多讥诮批评。因为习近平当时还是个毛头小子,很多人并不看好他,当时的西方媒体和大部分政治观察家都为习忧虑,认为习近平上任后将面临江胡两个婆婆临朝,只能在两位婆婆管教下看脸色行事。但习上台后的表现,让几乎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短短几个月内,习近平已从一个被人们认为是可能在江胡之间受夹板气的小媳妇,迅速蹿升成为中国最有权力的政治人物。

几个月来,习近平干了八件大事:一是追随邓小平的足迹搞了“新南巡”;二是受老牛启发,在其身边智囊的参谋下提出了“中国梦”这个概念,并在“复兴之路”展览上扛上了民族复兴的大旗;三是透过参加杨白冰葬礼为“杨家将”实质上平了反,并顺势而为的打了江派一记闷棍;四是把枪口对准党内,祭起了“习八条”主张,提出了群众路线教育活动,顺应民意的抓了一批贪官淫官,还有就是据称马上就要进行的整风工作,要清除的主要包括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等“四风”;五是干脆利索地把军权抓到手里,在军队和武警系统站住了阵脚,收获了支持;六是带着老婆彭丽媛将军,从俄罗斯、非洲,再到拉美、美国等逛了两圈,收获了无数眼球与掌声,当然也收获了不少民粹的骂声;七是在意识形态领域提出了“两个三十年”的观点,在市(地、师)级以上党委领导干部范围内发了一个名为《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的通知》的文件,可以说是在薄熙来倒台之后对右又打出了一棍。八是上任以来在高层各派、各政治家族、军队内部及核心范围圈内进行了政治人事“再平衡”。

这八件事情是如此轰动,以至于让江胡的政治影响在这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内,就被习近平的分头遮蔽。抛开对习近平到底是左是右,是保守还是开明的评论不提,在北京范围的政治圈内,包括不少西方媒体观察人士和中高层党政干部都一致认为,习近平的确和江、胡不同,习近平就是习近平,他在党内的影响力和以后的政治地位,一定会超越江胡,向毛邓看齐。

我知道在北京高层内部和学术界有很多人都是多维拥趸,同时也是老牛的粉丝,但这些人到底是受到了多维和老牛的影响,还是自己对习近平进行细致观察后得出这样的结论,目前还不得而知。其实就习近平个人看来,老牛也认为他有着向毛邓看齐的“野心”。我认为这是由习的政治出身和独特经历所决定的。像习近平这种人,从小就在中南海长大,孩提时代就抱着毛泽东和邓小平的腿肚子叔伯大爷的喊个不停。毛邓是他们的偶像,也是他们的长辈,这种太子党出身的政要一旦掌握政权后,就会有意无意的立即向毛邓看齐。

老牛认为,习近平提出“前后两个三十年”的观点,除了在认识论上有辩证看待中共建政以来六十年历史经历的初衷,在方法论上有缝合党内外左右两派的激烈争论之外,还有一个他想说但却没有明说的潜台词,即:毛泽东路线管了三十年,邓小平路线管了三十年,现在轮到我习近平的路线也要管三十年了!而实际上,据来自接近习近平的高层内部消息人士透露,习近平个人所做的规划,也是有关未来三十年的一个长期规划。我认为,这才是习近平提出“前后两个三十年不能互相否定”的关键所在!

因为习近平在访俄期间说过他和普京性格非常相似,考虑到普京从叶利钦手里接过政权之后采取的强硬国家主义路线和玩政治权力于掌骨之间的翻雨覆雨的固权手法,我不知道这是个好事,还是个坏事。我希望习近平能成为像普京这样强势的领导人,也乐意看到他正采取的国家主义施政方针,但我更希望习近平能成为一个开明现代、面向未来、胸襟开阔的领导人,能成为一个符合时代进步要求的、满足人民对自由民主法治期望的领导人,特别是考虑到中国人的政治情结和对高层政治人物操守的坚持,即便他能成为类似毛邓那样的政治人物,即便他做出了三十年的长远规划,我也希望他能在十年后像胡锦涛“裸退”一样保持高风亮节,希望他不要在退休后还像某些领导人一样经常幕后干政。

透过对“前后两个三十年”的隐喻分析和了解到的习近平对未来三十年规划的内部消息,就不难解释为什么习近平上任以来的几乎每一招都能引来外界巨大争议。习近平要做的是一个断代划分的大事,每一步必然会格外引人关注。在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政策走过三十多年后,习近平要对历史进行归纳总结,就像当年邓小平对毛时代的评价一样,他要对邓时代的路线进行所谓否定之否定。这个过程应该会是一个夹杂着争议与痛苦的转型提升,我不希望由人民来承担这个阵痛,也不要再让转型成为牺牲人民自由幸福的借口,我认为执政党应该有更多担当牺牲精神,能打破既得利益集团集团和老左们的阻力,把改革的刀锋对准体制内部,所以我支持习近平对党内进行整风治病。但对整风能否取得根本效果,能否真正重拾人民信任,我还是持观望态度。

我们由此也可以理解为什么在今年5月4日中组部、中宣部、教育部党组联合出台的“关于加强高校青年教师思想政治工作的16条指导意见”中逐一列举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教育,科学发展观,中国梦,却惊人的“遗漏”江泽民的“三个代表”思想。就好像我在《“三个代表”将被移出中共指导思想?》一文中做出的分析,虽然这只是中共党内某些部门在揣测上意后做出的一次小小尝试,但很可能却预示着中共党内已经形成了一股要按毛、邓、习三朝进行断代划分的政治趋势。

我认为,虽然“三个代表”和“科学发展观”已经被写入党章,虽然中央政治局在以后的会议通报中和正式文件中还可能会继续强调江胡的两大政治遗产,但早晚有一天,可能在十九大,也可能就在不久的将来,等习近平彻底完成了党内的“政治再平衡”之后,就会把江胡的这两大政治遗产正式装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将之视为邓小平路线一脉相承的理论产物。而习近平的三十年,届时也会在理论体系上正式开启。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