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宫?!中国银行间基准回购利率盘中逆天创历史新高

今天的shibor逆天了啊,降准一触即发!!
隔夜13.44%,大涨578个基点

阔跟观海说不是没能力搞gdp,而是要调结构
当前最大的结构问题不就是金融相关行业吃了太多利润,实体行业利润微薄么?
帮实体中小民企的同时也大量解决就业
坑金融机构是大势所趋。。。

你以为金融机构都是砧板上的肉?
特别是四大行的高层
难道没有前常委背景?
现在打击金融机构就相当于夺前常委的权

这么高的shibor是持续不了的。

新core和新相十分强硬,就是要把刺头整服了
不死几个大户怎么能服呢,你当俺们又是仰望星空纸老虎么?
所以大户不死,肯定不放水

——–

中国银行间回购利率周四继续飙升,隔夜、7天回购利率均创下历史新高;公开市场本周 投放、400亿元国库现金招标丝毫未能缓解资金面紧绷。

基准7天回购加权平均利率最新报10.20%,较周三收盘升194个基点;隔夜回购加权平均利率大涨474个基点至12.61%,二者均创历史新高。

交易员称,今日一开盘7天回购利率就定在12%的惊人位置,市场处处可闻哀嚎声,“借钱无门呐,市场快崩溃了!”央行今日继续地量发行20亿元3个月期央票,其不松动流动性的坚决态度可见一斑。

尽管本周实现净投放资金280亿元,但杯水车薪,根本无益于资金面改善。早间招标的6个月期国库现金存款中标利率飙升至6.5%,为同期品种的历史次高,也佐证了季末资金旱情岌岌可危下的银行揽存冲动。

———

中国银行间国债全线溃陷

中国银行间国债价格周四早间再度全线溃陷,1年期国债收益率疯涨,与10年期国债收益率出现倒挂,市场呈现全面性恐慌抛售之象。

某驻上海股份制交易员称,早间,多数机构只有一个任务:平仓。

截至发稿时,银行间1年期国债收益率报4%,10年期国债收益率报3.75%,二者利率倒挂25个基点;3年、5年、7年期国债收益率分别报3.75%、3.6%、3.6%。

“没钱的(机构)抛售,而且是无节操地抛售,有钱的狂买;不过没钱的多,有钱的少。”某驻深圳券商交易员称,“目前这个点位买到的短债,算是捡皮夹子了;但也保不齐还会涨,市场已经恐慌了。”

而导致利率债这一狂衰表现的无疑是更为疯狂的资金市场,早间,7天资金开盘即飙升至12%,盘中,7天质押式回购加权平均利率触及10.20%,隔夜回购加权平均利率上冲至12.61%,双双创下历史新高。

导致这一切的背后原因,依然是反复被提及的因临近月底及季末考核、机构捂盘中长期资金、外汇占款增量缩水、央行作壁上观坚持不放水等因素交织。

当然,前几个原因均属于客观及传统因素,而央行的态度则属于人为的弹性因素,而三周以来央行坚持不主动放水,令市场失望至极。

中国央行早间仍坚持地量发行20亿元91天期央票,未进行正、逆回购操作,本周公开市场净投放资金280亿元,该规模对当前的资金热战仅是杯水车薪。

国务院周三表示,将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严守不发生系统性区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优化金融资源配置,用好增量、盘活存量。

市场对此解读称,在高层看来,银行间资金的紧张还不至于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何况当前的资金紧张也只是结构性的失衡,部分高杠杆机构需要为此前的激进行为“自行埋单”,只要不触及系统风险底线,再高的利率也要习以为常。

截至发稿时,银行间隔夜资金单笔最高触及25%,7天资金单笔飙升至18%。

事实上,早间公布的汇丰6月PMI预值降至48.3,低于5月49.2的终值,这一曾被市场津津乐道的利好数据在当前严酷的资金战前,显得微不足道。

—–

中国银行业“钱荒”影响扩大

中国金融市场资金紧张的状况已开始逐渐渗透到更广泛的经济领域,银行高管们纷纷表示可能上调利率并谨慎放贷,此外银行也可能通过提高投资产品回报率来筹措资金。

银行间拆借利率在两周前飙升,资金面开始告急,它对经济的具体影响将取决于“钱荒”持续时间的长短。到目前为止影响似乎较为适中,而且一旦“钱荒”升级并对金融系统构成重大威胁,中国政府也可凭藉雄厚的金融实力进行干预。

不过,周三一项基准银行间贷款利率升至近两年来的最高水平,表明资金紧缺现象丝毫没有缓解迹象。

中小型银行比大型国有银行更加依赖短期银行间拆借市场,据银行高管称,持续的资金压力已迫使许多中小银行重新评估贷款条件。在中国经济增长已显现放缓迹象之际,任何信贷阻力都会成为不利因素。

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China Citic Bank Co., 601998.SH, 简称:中信银行)驻北京的一位信贷经理本周表示,该行将迫于资金压力上调贷款利率,小企业会首当其冲。这位信贷经理称,一方面,中信银行不得不寻找回报更高的项目进行放贷,这通常伴随更高的风险;而另一方面,随着经济增速持续放缓,该行也要更加关注潜在的坏帐反弹风险。

中信银行发言人没有立即就此置评。

华北地区一家中型银行的高管也表示,流动性吃紧可能导致贷款利率上升。这位高管指出,当前资金确实紧张,银行将不得不在近期提高贷款利率。

虽然中国政府实施利率管制,但商业银行的贷款利率可以在基准利率基础上最高上浮400%,因而各银行在信贷定价方面有很大的灵活度。

中国债券市场利率已出现上升。据中国官方债券市场网站的数据显示,周二3年期AAA级公司债的收益率为4.53%,高于5月底资金压力还未显现时的4.27%。较短期公司债的收益率涨幅更大。与此同时,中国上证综合指数周三下跌0.7%,跌至去年12月以来的最低水平,一定程度上是受银行资金吃紧影响。

作为衡量银行间拆借成本的基准,7天期回购利率周三升至8.20%,为2011年6月以来的最高水平,周二报6.82%。而在上月末流动性压力开始出现前,今年以来7天期回购利率的平均水平在3.30%附近。

周三,中国银行间拆借市场交易时间仍临时延长半小时,至下午5点,以帮助那些未能在常规收盘时间筹措到足够短期资金的银行满足资金需求。5月末以来,中国银行间拆借市场交易时间已多次延时。

中国商业银行已呼吁中国央行通过向市场注资来缓解资金压力。而到目前为止,中国央行一直作壁上观,在分析师们看来,这是在暗示政府不再愿意出手刺激经济,各商业银行需自行解决问题。

苏格兰皇家银行(Royal Bank of Scotland)经济学家Louis Kuijs称,商业银行似乎在6月初大举放贷,并想当然地认为在当前经济增长低迷之际,中国央行能够接受这些贷款。而中国央行似乎希望维持现有的定量目标并要求银行遵守信贷额度。

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中国为避免国内经济受到牵连而采取了由银行牵头的刺激措施,导致近四年来中国信贷急剧扩张。因此,中国政府当前在应对经济放缓的同时也在努力防止债务规模进一步膨胀。

资金紧张问题是由多种因素造成的。首先,中国经济放缓导致外资流入减慢。其次,作为替代普通存款的高收益投资产品,目前银行发行的短期理财产品数量越来越多,银行必须拿出更多资金来支付理财产品利息。

在有关降低理财产品风险的监管新规出台后,近月来理财产品的收益率有所下降。不过,受银行争抢资金影响,上周理财产品的收益率出现上升。银行理财产品的投资对象以银行间贷款和债券为主。

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Bank Of China Ltd., 01988.SH, 简称:中国银行)在周三发行了收益率为4.4%、63天后到期的理财产品,高于5月份发行的同类理财产品4%的收益率。中信银行发行了收益率为5.2%的3个月期理财产品,也高于两周前发行的同类理财产品4.8%的收益率。

一些分析师认为,流动性吃紧也许是暂时的。伯恩斯坦研究公司(Bernstein Research)驻香港分析师Mike Werner称,商业银行为在上半财年末使存款和资本达到监管要求而采取的融资措施引发了资金面压力。

他还称,7月份这些压力都会得到缓解。

不过,由于商业银行仍不确定未来必要时能否依赖央行注资,本周出现的银行间拆借市场动荡行情可能会产生更持久影响。

山东省某城市商业银行的一位高管称,与拥有庞大存款基础的大型国有银行不同,中小型银行更易受到银行间拆借市场波动的影响,因而,保持流动性成为中小型银行当前的首要任务。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