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银行间市场紧张——理财产品之殇?

导致中国银行间市场出现流动性紧缺背后的政策意图,最近变得越来越明显了,详见华尔街见闻的报道《中央狠下决心整顿银行间市场风险几何?》。

不过,尽管“我们不能利用过去一样快速增长的货币供应,甚至不能依赖更快增长的货币供应来促进经济增长”听起来非常严重,但仍会令人有点不解。为什么中国央行会如此希望从中国银行系统中抽离官方的流动性支持,而且到现在还没有主动稳定银行间市场。

我们很自然会想到中国的理财产品市场。

我们知道,在今年3月,银行实际上已经被告知(银监会发布的“8号文”——直接限制非标准债权资产的占比),减少理财产品的发行数量,比如说那些收益来自于混合了不同类型不容易交易资产的产品。我们知道,在“8号文”发布之前,银行间资产存在相当大量的理财产品资产。

野村证券在上周的报告中回顾了对中国的理财产品监管新规:

鉴于一般来说,股份制银行在理财产品业务上更为激进,我们认为,股份制银行将受到更为严重的影响。股份制银行可能至少需要几个月的时间,调整它们的理财产品结构来满足新监管的要求。同时,在调整期间,在我们看来,银行间资产/负债和资产负债表规模的扩张速度将很可能下滑。

虽然出售理财产品的费用收入将可能受到影响,但我们认为,主要的影响将会在资产和负债的管理上。我们预期,(银监会)新的措施将会限制理财产品的增长,而这可能会影响股份制银行利用理财产品作为重要存款来源和存贷比管理的能力。此外,更多的表外理财产品将需要转移到表上,这将给银行的资本水平带来压力。

在情况变坏前,看起来一些都很好。“8号文”将对银行的资产负债表,银行管理理财产品业务,以及银行业收益和增长前景形成深远的影响…

情况可能现在已经变坏了?

关于理财产品的表外运作机制(和现在的流动性紧张形势与理财产品存在一定关系——银行在清理,和转移部分理财产品到表上),AllianceBernstein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分析师Mike Werner指出了银行是怎么利用回购交易逃避监管的:

我们一直认为(同时,我们的质疑已经被银行的部分员工所证实),在季度末, 一些理财产品将会从银行借钱,在季度快要结束前,把钱归还给投资者。这样做,银行就能制造来自家庭客户的强劲的季度末存款流入,因为这些客户从理财产品中得到的偿付。这有助于降低银行季度末的存贷比。在下一个季度开始的时候,当理财产品再次出售给投资者,而理财产品通过回购协议向银行借来的钱也归还给了银行,这些流入的存款很快就会逆转流出…

监管者对银行间市场对拆借风险重新定价带来的流动性紧张局面,应该会感到满意?

——–

路透:央行铁腕,意在同业

如华尔街见闻今日报道,近日中国银行间货币市场持续紧张的局面在今日进一步发酵,今日银行间隔夜及七天回购利率盘中均大幅飙升至历史高点,

路透的报道则用“空前惨烈”来形容当前的局面,除回购利率外,票据贴现利率在年内高位。今日稍早进行的中国财政部六个月期国库现金定期存款招标,中标利率跳升至6.50%,不仅创下15个月来同期限品种利率高点,且已与同业存款的利率水平相当,显示银行求钱若渴不计成本。紧张的资金面已经不仅影响到银行间市场,据路透周三报导称,本周上海保税仓库的铜库存或者定于6月抵达的船货,大多成交价为较现货LME期铜价格每吨溢价160美元,同时有越来越多的卖家更是要求溢价约170美元,为2009年上半年来最高水平。数年来铜进口在中国一直被当作融资手段。

人行此次的坐视不理的态度则是众人焦点,路透认为此次央行的铁腕态度,足以显露其以变相加息的方式,惩罚金融机构信用投放过度,敦促银行加强流动性管理,并勒住M2增长过快缰绳的坚定决心。

同业资金投资非标资产

而在此次央行震慑打压中,被推到前台的正是同业资金投资非标准化债权资产(非标)业务。而该业务未来是遭禁止还是最终登堂入室,这取决于中国领导层对非信贷融资的态度。

而所谓同业资金投资非标准化债权资产(非标)业务,即包括买入返售类科目,实际指利用资金业务外壳做了融资类信贷业务。目前监管层关注的所谓同业杠杆风险,除了关注同业业务资产负债、期限等方面的不匹配外,更是对同业业务本身,特别是其买入返售类票据、信托收益权等,表面为资金业务实为信贷,逃避了信贷规模控制表示不满。

路透报道认为,在控制M2增速及社会信用投放过快增长的情况下,央行暂时通过收紧流动性,推高市场利率变相加息的方式,提高银行同业资产的负债成本来倒逼压缩,似乎可以理解监管层的用心。

同业资金套利业务的未来

对于未来是否会出台监管促使限制自营资金投资此类非标收益权的业务(即所谓9号文),还是承认此类业务的合规性质,两种可能性都存在。

特别是后者,因为其信贷业务实质,将对现有的存贷比指标控制产生实质影响,央行是否会考虑将同业负债或同业资产部分调整纳入存贷比的指标,备受市场关注。

市场人士还会关心,惩罚同业业务是否会放大为是否支持非信贷融资,目前监管层的态度似乎也较为模糊。

此前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撰文指出,社会融资规模与GDP、消费、投资、CPI等主要经济指标的相关系数均在0.8以上,平均比新增人民币贷款与主要经济指标的相关系数高0.1左右.

这算是对社会融资规模等非信贷多元化融资方式的认可,但包括同业买入返售类业务在内的融资方式,是继续以存逃避信贷规模漏洞等理由而予以禁止,还是以”三个办法一个指引”为准绳,以是否实际支持了实体经济而非融资的表现形式来决定态度,都需要央行态度的进一步明确。虽然,随着银行同业资产的扩张,业务风险确实需要更多的监管配套。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