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靖:中国必然危局将怎样拉开?

中国开始进入危局,这已成朝野海内外共识。但大多数人不过是某种模糊的预感,并不清楚那危局必然发生的路线和程度。认识危局运行的路线和程度,是找到正确应对方略的前提。

已经开始的危局将沿着两条路线及其交织作用而展开。一条路线是政治上的,表现为核心权威迅速衰落而对体制内外全面失控;一条路线是经济上的,表现为利益空间急剧收缩而引起体制内外矛盾全面爆发。这两条路线运行中还交互推进加速恶化社会。

先说政治方面的。在占有土地立国转向市场立国的历史演变期,随着社会力量兴起,最高权威传递中不断衰减,这本是历史不可抗拒的规律。但权威衰减速度原可调节:如果统治义理尚在,供体制内外裁断是非;如果能敬奉公理约束官僚;如果崇义奉法惩腐纳贤;政治就会相对清廉,官民关系会相对缓和,经济发展也会相对平稳一些,在这种情况下,政治权威的衰减,是会相对缓慢一些的,即使面对政治改革,当局者的心理负担也轻松一些。但是新时期政治家意识形态论述能力不足,戒除意识形态争论,施政重心完全转入经济建设上。加之对大的社会事件处理失当,挫伤了政治义理,更加埋头经济而放弃道义建设。这结果是社会丧失了公理,是非唯凭权力裁断,善恶美丑价值涂地,官僚乃至整个社会,放弃人格追求而唯利是图。这不仅是广大平民最糟糕的社会处境,也是政治威权崩毁加速的环境。社会道义是政治威望的根本。丧失道义,政治权威就有权无威了。无威的政治领袖,难能管理自己的官僚队伍;因为他没有管理的价值根据。权力成为官场生态的唯一支柱,即使良好的吏治意图整治烂官,你也要联合一些权力进入一个具体的权力根系,不是权斗也要成为权斗。政治领袖地位,在内部权力联合依赖与斗争中不能不迅速矮化。国事运作碰到权力利益的坚强意志,政策难免不打马回头。最高权威衰减与政治失控,就这样自我扩展。丧失意识形态道义的唯权政治,是这种历史趋势最强力的助推器。当经济高速发展时,各股权力的利益空间相对宽敞;经济一旦急剧萎缩,利益分食的空间收窄,权力倾轧必然激增,最高权威的衰减与失控也就快马加鞭。何况经济下滑日子里,权力面对的社会不满和反抗快速集聚升级,维持社会安宁的人力和经济成本只升不降,压死骆驼只等最后一根草。

再来看经济方面的。现在体制内外海内外都知道中国经济出问题了。但是这是一种什么样的问题呢?它会延续多长时间呢?它有调控的办法吗?它可不可以被政府调控?人生了病有的是可以治好的,有的病是治不好的。身体机制出毛病了,比如癌症,那是治不好的。中国经济目前的毛病正是国体机制造成的毛病,任何经济手段都是治不好的。努力治疗不过如晚期癌症病人住院,属于临终关怀。

我只摆出这个观点而不把其中道理说明说透,就会有人说我夸大其辞蛊惑人心。但其中道理无法用一句话说明,不服气的朋友请耐心看道理演绎过程:

(一)首先要明白我们现在是市场立国。农业经济国家政府收入根据土地面积征税,那是土地立国。我国2005年已取消农业税,针对交易过程征收商业税。国家商业交易的总规模就是政府的税收基座,也是国家总资本的投资空间。

(二)市场立国与土地立国有个不同之点:国家耕地面积基本上是固定的;而市场总购买力却是伸缩不定的。商品交易总额扩大,资本投资空间就扩大,国家税收基座也就扩大,国家、资本、工人的利益空间都扩大。反之各方利益空间都发生萎缩。

(三)市场(国家总购买力)的扩大与缩小由什么决定呢?利润率!利润率高,同量货币购买力能买到的商品就少;利润率低同量货币购买力能买到的商品就多。商品销售量大,就拉动生产规模,资本投资空间大。资本投资空间大又会增加就业,扩大货币购买力亦即扩大市场。高利润超额利润吞噬市场而不增加就业,由此市场萎缩经济衰退。

(四)利润率高低是什么因素造成呢?资本家没有不喜欢高利润的。约束资本逐利心要靠社会制度。放开利益空间,准许乃至保护平等竞争,则利润趋薄;容许垄断则必生高利润。单个资本要垄断市场,特别是在中国这样的大市场,不容易。若是有不受制约的垄断政治做后台,那就有许多资本形成大面积垄断。而且,垄断的政治本身就乐于插入市场垄断利益。

(五)将上面说到的环节联系起来就能看到政治经济连动过程的原理:

政治垄断→资本垄断→高利润率→货币购买力低→压缩资本投资空间→压缩就业空间→压缩市场即消费总量→经济衰退。

不说实例,你感觉不到这条原理的厉害;但不懂原理,你又感觉不到现象来头的厉害。下面就结合中国房地产的实例来说明。

中国的房地产,就是典型的政治垄断的产物。政府垄断地皮,一个平米最高卖到两万。地皮不需要生产管理,不要任何成本,不提供就业岗位,地皮费是超额纯利润。而且地皮不出卖给个人,这就与房地产商勾结起来重利盘剥个体消费者。我有一个切身的比较:我老家农村纯粹卖苦力的农民,五年左右普遍建成两三百平的楼房;我的收入不菲的孩子在城里买一套120平的房子,两千多的月供要还二十年!就是说我的孩子为政府和房地产商无偿奉献十五年的高级劳动!他这十五年的购买力,他这购买力拉动的投资和创造的就业岗位,就被政府和房地产商消灭了!如此毁灭市场,经济还能健康发展吗?这是一点感性材料。

再从数据上来理解一下经济全局情况。商务部官员披露09年全国社会消费品销售总额12万亿,但其中房地产销售总额占6万亿。这个12万亿,就是09年我国的投资空间,国家税收的基座。这就是当年中国的市场,经济领土,国本。就是它支撑全国经济运行。这个国本的危机性在哪里呢?就在房地产占据的那半壁江山。6万亿房地产交易中,至少有一半是炒房资金。炒房资金进入市场有个前提,就是房价要一直上涨。房价一旦停滞下降,炒作资金必勒马回头。但房价能一直上涨吗?地上的树能一直长到天上去吗?所以三万亿即四分之一经济领土沦陷,是时刻可能、必然要到来的。三万亿炒房资金退出市场,还要伤及它所带动的就业和原材料,我们就算四万亿吧。12万亿—4万亿,中国经济领土损失三分之一!相当于中国丢掉十个省份!原来12万亿的舞台上能不人仰马翻吗?戏还怎么演下去?这场戏现在正拉开了帷幕。这还没有算景气消失后外企外资退出中国市场和民族企业倒闭失业等多种叠加影响。

危机下的政治经济交互作用。垄断政治通过垄断高利危及经济的原理已如上述。唯权唯利是图的垄断政治,在好年景跃马扬鞭放纵贪欲,到日子难过时会收心念佛吗?观察其有无善念,一看是否放权,二看是否建立官僚思想规约,三看贯彻和督察规约的机制。三者全无则依然放任权力。权者利之器,特权利器在手,内生争夺,外恣垄断,饿虎猛于饱虎。衰草连天的经济原野蒙受更凛冽的霜风,下坡的大车飙起放刹的速度。政治手中最后一张王牌无非印钱扩大投资。但不改变机制的任何补药,不过是癌细胞得到新一轮疯长,市场健康细胞滋生不大,国本难能伸展,能混的日子撑延不了多长。不痛下狠心终结由政治到经济的垄断机制,不全面保护平等竞争,不扶持创业中小企业,任何经济手段都无法根本扭转江河日下大趋势。继续着毁本败国道路的垄断政治,耀武扬威挥金如土的日子,从此风光不再。

垮掉三分之一基础的经济对于政治的影响,是那样的日子如何过下去?

且只看三笔账:

一是政府及其附属机构与人员编制,只扩不收,在利益急剧收缩之后公私利益如何分配?

二是政府与社会资本及公众的矛盾,只升不降,维稳成本急升而官库紧缩之间如何平衡?

三是政府靠出卖利益结下国际邦交,利在交在,利断交亡,生计紧迫无义外交如何延续?

第一笔账处理不好,官场必乱;

第二笔账处理不好,社会必乱;

第三笔账处理不好,国际孤立。

能处理这三大难题吗?聚集历史上一切大贤,也难破题制胜,因为人力斗不过势力。

经济加重三层乱局,乱局弱化政治,弱化的政治更难应付乱局。我预算不到的,就是能有几个循环。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