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向安倍式经济的三支利箭

经济观察报 近藤大介/文

“日本归来!日本的经济已经摆脱了在泡沫经济之后被称作‘失去的20年’里的长期停滞状态,目前正在逐步复苏。支撑着这一复苏进程的中流砥柱就是Abenomics(安倍式经济政策)。而该项政策的具体内容集中体现在‘骨太方针’和‘日本再复兴战略’两个方面。”

6月17日至18日,G8峰会(八国集团首脑会议)在英国北爱尔兰召开。会上,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就安倍式经济政策的内容向美国总统奥巴马及欧洲各国首脑做了详细说明。具体内容如下:

“为了摆脱通货紧缩,同时迎接‘复兴的10年’,日本政府发出了‘积极的货币政策’、‘灵活的财政政策’以及‘以刺激民间投资为核心的经济产业成长战略’这‘三支利箭’。今年1月22日,日本银行发布了‘2013年日本消费物价指数较去年上升2%’的物价安定目标;4月4日,确定实施‘通货供给量两年内翻两番’的‘从量到质都不同于以往’的货币缓和政策。这就是‘三支利箭’中的第一支,即‘积极的货币政策’。这项政策不是日本发起的货币战争,而是旨在将迄今为止日元的异常状态恢复正常的策略。

‘三支利箭’中的第二支,即‘灵活的财政政策’,是指今年1月日本政府通过数额高达13万亿日元的‘2012年度修订预算案’;5月15日通过了‘在2013年度增加高达92.61万亿日元的必要公共投资’的议案。

之后,日本政府又发出了‘第三支利箭’,即‘经济产业成长战略’。所谓的经济产业成长,用具体的例子来解释的话就是,在未来5年内日本在海外增开1万家民间企业、占领国内外大约26万亿日元的能源市场、解除医药品网络销售的禁令,在10年间实现农民收入的翻倍增长、农林水产品及食品出口额由目前的4500亿日元增至1万亿日元。”

其实,“三支利箭”的说法源于日本战国时代最为杰出的武将毛利元就(1497年至1571年)的生平事迹。毛利元就在自己临终之际,把三个儿子(隆元、元春、隆景)叫到枕边,让他们每个人都折断一支箭。当三个孩子轻松地折断箭之后,毛利元就又让他们把三支箭并在一起折断。最终,三个孩子都没能折断三支箭。于是,元就对孩子们说:“一支箭很脆弱、很容易被折断,但是三支箭并在一起,就会变得不容易折断了”,以此告诫三兄弟今后要团结一致。

可是,安倍首相似乎并不能成为像毛利元就那样名垂千古的武将。这是因为,比起Abenomics(安倍式经济政策)的三支利箭,现在的日本人已经将注意力转向了Abenorisk(安倍式危机)的三支利箭。

其中,安倍式危机的第一支箭是指安倍式经济政策带来的副作用。5月23日,东京证券交易所的日经平均指数暴跌1143点。虽然在此之前,日经平均指数创造了过去5年5个月内的“最高纪录”15942点,但是这一“最高纪录”不过是昙花一现。不仅如此,今年5月23日的股价暴跌幅度甚至超过了2011年3月福岛核电站核泄漏危机发生当日的股价下跌幅度——在那一天,日经平均指数下跌了1015点。因此,我们不得不对安倍式经济政策的效果产生怀疑。安倍首相做了一台名为“异次元缓和”(即量化宽松政策)的大手术,但其副作用之大,已经在市场上初见端倪。

5月23日之后,日经平均指数持续下跌,日本经济财政担当大臣甘利明于5月28日召开记者招待会。会上,他以飞机机长的口吻安慰大家说“飞机马上就会脱离目前遭遇的强烈气流,敬请放心”。但是就在两天后的5月30日,日经平均指数再次大幅度下跌了737点。进入6月之后,下跌的趋势依然没有任何的改变。6月7日,股价终于跌破了4月4日,安倍首相发出“安倍式经济政策第一支箭”当日的指数(12634点),跌至12548点。基于这种状况,日本民众纷纷开始担心这架由安倍首相仅仅把控着操纵杆的飞机,会不会在不久的将来不幸坠落。

6月13日,日经平均指数从早上开盘时起就一如既往地下跌。于是,忍无可忍的安倍首相把日本银行的总裁黑田东彦传唤到了首相官邸。面对现状,黑田总裁像是在安慰正在哭泣的患者的医生一样,对安倍首相说“市场一定会回归平稳的”。然而,就在这一天,日经225种平均股价指数全部下跌。

6月14日,安倍首相发布了“将‘骨太方针’和‘日本复兴战略’作为日本政府的正式发展方针”的内阁决议。次日,他又动身前往欧洲,参加G8峰会并对波兰进行了国事访问。

在G8峰会上,安倍首相被德国首相默克尔问及了“如何解决高达日本国内生产总值(GDP)237.9%的债务”的问题。对此,安倍首相做出了如下说明:

“到2015年,日本国家及地方的基本财政收入赤字占GDP的比率会降到2010年的一半,到2020年,基本财政收入将会扭亏为盈。之后,债务比率就有望实现平稳下降。”

但是,如此美好的情况真的会出现吗?看一看于今年5月刚刚发布的本年度日本财政预算我们就会发现,与43.1万亿日元的税收相比,新国债的发行额几乎达到了和税收数额相等的42.9万亿日元。

今年6月,一本名为《安倍式经济政策导致日本国债暴跌的内幕》的书成为了日本最畅销的书。近日,我采访了这本书的作者、经济学家田代秀敏。在采访中,他说了一个让人非常震惊的预言。

“通过安倍式经济政策获益的就只有出口型的大公司。今后,大多数日本国民的收入不会增加,而物价的上涨以及消费税的增长会导致我们的生活苦不堪言。同时,大量发行国债会让日本的财政状况每况愈下,而且安倍首相只在公共事业上投入预算。这样日本政府将无法从真正的发展领域回收资金,民间活力将会不断萎靡下去。所以说安倍式经济政策只不过是为自民党挥金如土的政治换个名字而已,其本质没有发生变化。

不仅如此,这样的经济政策会对提供资金的日本银行造成比以前更为恶劣的影响,从而导致日本最终无法依靠安倍式经济政策完成财政重建。另外,预计到2020年左右,将不再有人购买日本国债。所以,日本国债债务不能履行的悲剧结局正在一步步地向我们走来。”

回想今年4月,日本国内民众对于安倍式经济政策的赞美之声不绝于耳。可是,时至今日,风向一转,所述的悲观论逐渐浮出了水面。

接下来是安倍式危机的第二支利箭——安倍首相的健康问题。众所周知,安倍首相是一位患有“溃疡性大肠炎”这种难治之症的患者。虽然安倍自己经常宣布医药界成功地研发了特效药,但是药效总是差强人意,病症经常反复出现。自去年12月26日就任以来,安倍首相的休息时间包含周末在内仅仅只有3天。虽然工作像跑马拉松一样漫长而繁重,但是安倍首相却一直以百米赛跑的速度向前狂奔。

在我过去当政治记者的24年时间里,像安倍首相这样日理万机的日本首相只有小渊惠三。可是,遗憾的是,13年前小渊首相因劳累过度逝于首相官邸。顺便说一下,小渊首相生前身体强壮,他认为自己唯一的优点就是健康。

而安倍首相为了迎接于6月23日举行的东京都议会选举,从6月8日就开始在东京都内进行游说演讲。6月8日当天,在奔走了10个地方之后,安倍首相感觉呼吸困难,被紧急送往东京医科齿科大学医院。在医院里,他接受了长达两个小时的高压氧治疗。

尽管身体已经发出了警示信号,参加完G8峰会的安倍首相在回国之后,依然坚持要于6月21日和22日在都内进行游说演讲。对此,安倍首相自传的作者、前日本共同通信社政治部长野上忠兴表达了他的顾虑:

自去年年末就任首相以来,安倍首相在心里为自己制定的政治日程是到今年7月21日参议院选举之日为止。他现在无论是颁布新的经济政策,还是出国访问,都是为了他自己在参议院选举中胜出而做的准备。所以,7月21日的选举一结束,他的体力和魄力就会突然消失殆尽。6年前,他也是在参议院选举之后一病不起,最终只好辞去了首相一职。这俨然就是噩梦的重复。

安倍式危机的第三支利箭是他的夫人安倍昭惠。安倍首相和夫人没有孩子,因此,很早以前,他们就被外界称作“假面夫妻”。而在如今这个相对敏感的时期,关于他们夫妻二人关系紧张的传言此起彼伏。

比如,在今年4月下旬安倍首相访问俄罗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沙特阿拉伯之际,就有媒体曝出安倍首相和夫人在政府专用飞机上激烈争吵的消息。所以在对三个国家的访问期间,我们并没有看到以往夫妻二人携手走下飞机舷梯的熟悉画面。

6月6日,昭惠夫人在国会议员会馆的会议室举办演讲。在演讲过程中,她说:“说真的,我很反对使用核能发电。所以,当我看到我的丈夫去国外推广核能,我就会感觉很心痛。”

大家都知道,“核能出口”是安倍式经济政策的核心之一,安倍首相不论访问哪个国家都要竭尽全力地推销日本的核能。但是,与安倍首相一起出国的昭惠夫人却在国会会议室里明确表明反对核能。于是,记者向安倍首相提问:“最高权力者和第一夫人的观念不统一,这是怎么回事?”对此,安倍昭惠说了一句“我是家里的在野党”。

6月10日是昭惠夫人的51岁生日,可是当晚前来祝福的并不是安倍首相,而是两次获得米其林三星荣誉的、在日本非常有名的法国人厨师Pierre Gagnaire。另外,今年2月14日情人节当天,安倍首相和自己的朋友在家中度过,昭惠夫人深夜未归。

虽然安倍首相就任已经半年有余,但是他至今仍然没有搬进与首相官邸相连的首相公馆。对于其中的原因,安倍首相的亲信作出了如下回答:“那是因为昭惠夫人强烈反对。她从去年开始经营居酒屋,生活非常自由。要是搬到首相公馆,就只能每天面对自己的丈夫一个人,这让她觉得非常反感。”

不管怎么说,安倍政权自建立时起,已经度过了半年多的时间。今后,在关注安倍式经济政策的同时,也应该关注安倍式危机。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