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汇塘渔夫:斯诺登密潜香港爆料泄棱镜,邓文迪闲住纽约惊收离婚函

第二季 第114回《斯诺登密潜香港爆料泄棱镜,邓文迪闲住纽约惊收离婚函》

俗话说,风水轮流转,此话不假。一年多以前,王捕头夜奔美领馆,这才引出惊天大戏开场,说书的也跟着进场开讲这长篇评书。事到如今,波澜起伏,奇事艳史不断,可谓此戏本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瞅。不过呢,这一路过来都是山姆大叔主动,掌握今天机密,CP这里只有招架的功夫。其实说书的早就说了,这山姆大叔和CP在背地里一直是连裆裤,CP的高官多把后代放在美利坚,生怕一旦生变,自己连个后代都没有了,而既然指望山姆大叔帮着照应自己的后代,故而在要紧的事情上必定要听山姆大叔的话,否则山姆大叔一生气,稍微翻一下CP高官的老底,从小平开始,到水工帝,再到如今的常伪,有哪个躲得过去呢?故而说书的一说这个,五茅就急了,为何呢,说到最要紧的痛处上了。

其实大多数五茅也是混口饭吃,说书的自然知晓,只是有的五茅过于猴急,出言太过于不逊,说书的有时候忍不住也要修理一下。只是看到五茅的文化水平日益低下,还不肯读些书,长些见识,实在让人叹息啊。说书的先给五茅教些文字,免得以后发贴的时候还是白字连篇。

这个字就是五茅最喜欢用的“肏”字,可是五茅只会写作“操”,因为“肏” 乃是古文中常用的,而CP为了愚民,高官自己看古代书,却不让底下的人看,时间久了,P民只会说,不会写。“肏” 乃是正儿八经的性行为,“操”乃是用手,属于自慰。五茅成天看着别的女人自慰,特喜欢看着老女人自慰,人数太多,而且重复太久,尤显国人性生活缺陷,心理变态,给伟大祖国丢脸,故而说书的也不忍看下去,特地花这个时间纠偏扫盲。另外,用草垛来自慰的话,不利于生殖器的清洁卫生,五茅们少做为妙,否则,命根子坏了,可影响以后的生活,就是多拿几个五茅,也是徒然。

书归正传,话说山姆大叔那里,居然也出了一个“王立军”,偷入香港,爆出惊天秘密,这下搞得美利坚方寸大乱,四处救火。而这个人,就是如今看官人人皆知的斯诺登!

这个斯诺登,乃是一个电脑天才,本来参军想去伊拉克打仗的,不想训练时摔断双腿,只好作罢。结果因为有电脑天赋,被CIA(美国中央情报局)招入麾下,到欧洲去维护使领馆的电脑系统。后来回到美国,退出CIA,就去了其他电脑公司,跳来跳去,跳到一家特别的顾问公司,就是国防部的机密承包商,专门从事黑客行为的公司里做起电脑黑客来了。

原来自从有了电脑和互联网,这网络监控,网络安全就是一个问题了,作为互联网的发明国,美利坚自然对这个最为清楚不过,这互联网本身就是美国国防部当年的一个项目,后来转为民用,发展迅猛,可是,核心的东西都是在山姆大叔手里的。而随着各地人种对互联网的依赖程度日益增加,这网上的信息和应用也日渐繁杂,这技术的东西本身都是中性之物,哪个都可利用。故而衍生出来各种新的互联网物种,工具,乃至武器,可谓完全复制了人间万象。

而引领互联网发展的,其实最初乃是成人产业,就是大陆这里经常说的黄色网站,可是,这个乃是人之本性,无法扼杀的。故而西方国家很早就有成人网站开始进行会员制收费,进而不断催生新的技术,从观看图片,到视频直播,每个都是成人网站开天下之先河。只是这个不可以说的公开秘密,被其他人渐渐学会,才有了后来的互联网之普及。可是,也是最早从成人网站开始,播种病毒,引发电脑安全危机,结果渐渐就演变成了一个新的行当,黑客,也叫骇客。最早的黑客,就是把成人网站的加密图库破解,大家可以免费看那些本来要收费的图片,结果网站受不了了,就开始设置防火墙了,黑客们再破防火墙,就这么矛盾同时都在高速发展和更新,如今已是两个专门的行当了,一个是建墙的,一个是破洞钻墙的。

等到后来电子邮件普及了,有人开始要偷窥别人的邮件了,因为这涉及到商业利益,等到政治家们也开始利用互联网的时候,看破政客隐私,这个就是政治需要了。如今,有人为了离婚,都要偷窥配偶的邮件,寻找破绽,好打离婚官司,故而这网络已成是非之地了。

再说美利坚,其实一开始就占着互联网的制高点,哪个国家都在其掌控之中,不过呢,这就是不能说的秘密了,虽然其他国家其实也心知肚明,可是,说穿了对哪个都没有好处的,因为大家都要利用互联网来实现自己的目的,有些都是不可见光的。而文学城里早有高人点破此事,就是在说书的看来,当初高人指点美利坚有完整监控,可以预判那个是恐怖分子,只是对着本土的美国人,没有判别,因为是机器预警的。预先排除了本土美国人做恐怖分子而设置条件。说书的当时也有些诧异,如今看来,这都是真实的啊。

斯诺登所在公司就是专门负责这些监控软件的研发和解读,因为成千上万条信息必须瞬间破解才有时效性,否则等人家搞完恐怖活动了,在知道原委,一切都晚了。而山姆大叔不光是监控恐怖活动,这只是其中一个小部分,而是监控整个互联网!无论哪个国家都要监控的。斯诺登因为曾经是CIA的成员,又是美国本土生的,故而自然备受信赖,可以接触到这里面的绝密资料,另外本身又是负责黑客行为的,专门去攻破别家网站的,所以渐渐对里面的门道一清二楚了。

而美国监控项目有几大部分,这斯诺登所在的公司涉及的项目叫做“棱镜”,负责监控美国本土的几乎所有的通信,电子的和语音的全部在内!而这个监控还延伸至美国以外。斯诺登对此发生强烈兴趣,就沿着这个项目的范围搜寻起来,结果发现美国政府的监测范围实在太过庞大,无论敌友,盖不放过!而且,最大的问题是,哪个有权可以决定如何利用这里面的监听资料?若是这个项目里的人,亦或是政府官员可以轻易利用这里面的资料,那不是权利无边了吗?而斯诺登发现这个却没有答案!这可是要了命的问题了。因为斯诺登按照美国价值观来看,这个是有违民主制观点,尤其是私人隐私不可侵犯。虽然棱镜项目主要目的是为了监控恐怖分子,可是,一旦范围扩大到全民,这个就不好说了。如果有人利用这个项目来达到私欲,其实是很简单的。故而没有制约的系统必然会演化成一个畸形怪物。

所以呢,斯诺登决定要揭露这个系统,看官,这个和王立军的最大不同就是,王立军夜奔是为了保命,而斯诺登这样做却冒着丧命的危险。斯诺登在这个公司里做事,年薪不低,衣食无忧,又有一个美貌女子相伴左右,可谓小帅富,若是常人,这样的日子哪里去找,好好享受都来不及了。况且事发之前,斯诺登也未和上司同事闹过纠纷。故而这就是一个信仰的问题了。其实美国一直出这样的人的。前有维基泄密的曼宁和阿桑奇。这个是和大陆那些叛逃的官员最大的不同。这些人都是属于自寻麻烦,自找苦吃的人,非生活或者环境所逼。

斯诺登就是私底下开始收集资料,而这个承包商也有一个很大的管理漏洞,按理这样机密的项目,所有文件都是不可以出屋子的,而且按照说书的理解,这样的公司电脑都是没有什么U盘接口的。只是斯诺登本身就是电脑天才,不知如何找出了破绽,居然把这个绝密系统的资料悄悄复制在一些迷你U盘里,神不知鬼不觉地拿回家里去了。同居女友乃是一个芭蕾舞演员,平时还兼模特,那里知道这特别机构的奥秘呢。

斯诺登为了爆料,就开始物色记者,找了专门爆料内幕的一个记者团体,说有猛料要爆。这个团体有美国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还有英国卫报的记者组成。结果,最先联系的纽约时报记者拒绝了斯诺登的要求,而另外两家则对此表现出浓厚的兴趣。

斯诺登知道自己的邮件也在监控之列,故而就要求记者和他联系时都用加密软件,记者不会用,斯诺登就教人家如何用,等到这一切都就绪了,斯诺登就和卫报记者约定在香港见面。为何挑选香港呢?这里就有大讲究了。

香港乃是著名的谍都,因为这里的地理位置特殊,管理特殊,1997年之前,英国管制,可是,CP和国民党都是在这个地方暗中交易的,而美国在香港则建立远东最大的监听站,专业监听的人员超过600名。前文也说了,美国监听站可以监听京城里的一些机密,都不知道如何做到的。

而且,极为有趣的是,间谍们也喜欢扎堆的,香港有条街,就是著名的间谍街,那条街上,几乎聚集了全世界的间谍机构,有趣的是,这些间谍互相还都认识,大家有时候还在一起吃午饭呢。

CP在香港也是地下党人数超多的,就是1996到1997这一年间,大陆就派了4万个卧底到香港,以各种人员身份安插在香港的各行各业,说书的就认识好几个这样的仁兄。而之前CP在香港就安插了很多间谍,多以商人的身份出现。这个其实都是公开的秘密。当然,还吸收本地港人加入CP,这如今的特首就是一个,前文也已详述了。

斯诺登选择香港,进可攻退可守,乃是细致权衡过的了,香港地位特殊,山姆大叔不可以直接干涉的,虽然暗中可以施压,可是毕竟不同于一个盟国,况且在公开场合,CP和山姆大叔是有些对立的。当然,已有传言说斯诺登被CP收买,只是这个说书的亦不相信,若是CP真有这等功夫,那么其他事情就不会办得如此糟糕了。还有一个,若是真的收买的话,不如放在美国更加有利呢,就是暴露了,也应该是悄悄到达大陆,而不是选择公开揭露,因为这样,CP手上的筹码更加多,更加重。

其实,CP也急于知道这棱镜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最要紧的是已经探获了多少CP的机密。尤其是私密。而斯诺登为了吸引卫报,更是先露了一个八卦机密,就是叶二宁的三千伏兵中的一个,邓文迪!

卫报记者心想,哎呀,太好了,这八卦报纸的祖宗居然也有一个超级八卦了。不过呢,卫报老板却十分小心,觉得同行不易结仇,故在5月份得知这个消息以后,悄悄地知会了默多克,这默多克听了吓了一跳,连忙拜托卫报千万莫要事先泄露,自己要早做打算。

原来默多克夫妻已经分居两年,只是大家为了面子上不要太难看,就互相将就着。两人因为邓文迪生的孩子的继承权问题闹得不可开交,而邓文迪更是在公众场合对着默多克发脾气,这就犯了大忌了。其实,女人最要紧的是给老公面子,哪怕家里河东狮吼,也不可在公开场合狮吼的,因为这让男人极度伤心和没有面子的,这个中外都是相同的。而邓文迪因为孩子迟迟未得转正,故而心里有些焦急了,就乱了方寸了。这一吼不打紧,默多克就生气了,后果很严重啊。原来呢,默多克家族里的从上到下都是反对默多克娶邓文迪的,本来就有这个间隙,如今这么一闹腾,裂痕陡然变大了。结果呢,就分居了。邓文迪就住在纽约的豪宅里,还帮父母亲在唐人街里买了一个屋子,给老两口住,算是尽了孝道,自己也很得意的。因为父母不懂英文,在唐人街里过得比较自在些。虽然屋子和豪宅无法相比,可是比之大陆的屋子就强了很多倍了。

而默多克呢,就自己独居了,得了这个惊人消息,默多克有些受不了,不过呢,毕竟是个久历江湖的老手了,很快就平静下来,想着如何处置邓文迪,这个伏兵的消息是无法验证的,就是真的,邓文迪也不会承认的,可是,放着这样一个女谍在家里,打着自己的旗号招摇撞骗,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呀。思来想去,默多克决定出血,当然不是真血,就是金钱了,了断此事。

默多克立刻招来律师,说自己要和邓文迪离婚,但是,此事必须悄悄地进行,不得让邓文迪预先知道,律师大惊,不解地问,为何如此?默多克摇了摇头说,不该知道就不要问了,你要静悄悄,平稳地把这个事情处理好。律师问,多少时间要办妥?默多克说,两到三周内,直接上法庭。律师听了,不再多问,就出去张罗了。

默多克又打电话给了卫报的老板,让他再次帮着忙确认,卫报老板说,现在无法知道,因为线人只说到时候再联系,有消息我立刻通知你。默多克道了谢,就静等消息去了。

那里卫报记者也焦急地等着呢,因为斯诺登一直是很机密地与之联系,这人长得如何,年纪如何都是未知的。可是,对方的口气太大了,好像掌握了很多资料,应该是个级别很高的官员才是。这五月底,突然就收到斯诺登的消息,在香港见面。这卫报记者立刻两人就从伦敦飞到了香港。到了香港,斯诺登就电邮联系他们,约他们在弥敦道的mira酒店大堂见面,说自己手里拿着一个魔方。

这mira酒店在香港尖沙咀九龙公园对面,附近乃是地铁出口,交通极为便利,又是一个极为繁华热闹的地方,说书的对那里倒是极为熟悉的。这斯诺登原来就住在这家酒店里,所谓越危险越安全,因为这个地方太热闹了,一般人反而很难想象会有间谍挑这样的地方接头。要是杀手在这里把人杀了,一转眼就看不见了啊。所谓艺高人胆大,斯诺登就在这里住下了。而且,还把记者约到自己住的酒店里来,可谓胆子太大了啊。

这卫报记者到了酒店大堂,一看,有个三十岁不到的年轻小伙子正拿着魔方漫不经心地转着,再看周围,没有其他人手里有着魔方,这记者心里有些吃惊,因为对方年纪实在太小了,多少有些狐疑。可是,只有这一个对象了,两个上前打招呼,亮了自己的名片。斯诺登一看,其中一个在网上见过照片的,就知道对方是真的记者,连忙就带着两人到自己的屋子里去了。

卫报记者进了斯诺登的房间,一看,里面放着三台笔记本电脑,有些惊讶说,带着那么多电脑啊,斯诺登笑着说,一共4台呢,不同电脑用处不一样。然后大家坐下,斯诺登就开始说自己想说的事情了,这卫报记者听了有些吃惊,因为这么绝密的资料居然被一个毛头小伙轻易搞到,实在出人意料。原来,斯诺登就是专门负责攻击香港和大陆网络的,并收集其中的机密资料,故而对大陆和香港的情况最为了解,故而选择这里,也是在这个地方,筹码的价值最高,若是香港和大陆想要知道机密,必须全力保护他,否则,港府和大陆当局什么也捞不到,而面对这样重要的情报,斯诺登判定,随便哪个政府都不会放弃的。

卫报记者受老板的嘱托,先核实了邓文迪的情况,斯诺登笑着说这只是最小的一件事情了。还有很多呢,不过现在不可以说,这可是保命的呢。随后又透露了一长串伏兵的名单,只是这个名单,并不是偷窥到叶二宁的笔记本,而是从CP情报部门的情报流通渠道截获的资料。不料真好是叶二宁的名单。斯诺登嘱咐这些个名单绝不可以外泄的,除非他被港府或者CP当局出卖了。

斯诺登接着就谈起自己的经历和信仰,以及为何要公布棱镜计划的初衷,因为和记者约定的,接到详细报告后,72小时内见报。这西方人这点很讲信誉的,说到做到。故而在6月9日,卫报就突然公布了斯诺登的情报,第二天,还公布了斯诺登的个人资料,这是斯诺登自己要求的,因为他觉得自己是个好汉,做事堂堂正正的。这个也是令渔夫敬佩的地方。不过呢,斯诺登在6月9号前一天就退房了,搬到一个居民家里去住了。因为他知道自己会立刻被追杀的。

斯诺登悄悄地把自己手上的名单传了几个给CP在香港的间谍。其中就有邓文迪。这间谍也不清楚这个名单的真假,立刻上报。总参情报部一看,有些诧异。连忙去找叶二宁,说这几个如何暴露了?叶二宁闻听大惊,连忙调查,毫无头绪。等到9号看到卫报的消息,才知道原来是美国有人在香港爆料了,立刻下令全力搜寻这个人。这边就去问西七帝,说他的笔记本是否外泄过,西七帝有些莫名其妙,连忙问个所以然,叶二宁简单介绍了情况,叹道,美帝厉害啊,不知道他们怎么知道的。现在正在追查。西七帝说,那我让香港全力配合,叶二宁说,已经和那边说了,正在等消息呢。这里西七帝也是烦恼起来,这伏兵还没用,就暴露了,多少年心血白费了。

而同时间,默多克也收到了卫报老板的密电,确认了消息来源可靠。这默多克就命律师,尽快呈交离婚诉状。结果6月13日,这离婚状就交给了法院,同一天,也交到了邓文迪手里。

这邓文迪那天正在家里开party呢,突然就来了份急件,邓文迪心里有些狐疑,心想这个时间谁寄急件过来呢?连忙打开一开,吓了一跳,原来是离婚函,当时花容失色,冷汗直流,眼泪禁不住就流下来了。因为这个实在太意外了,默多克事先没有任何征兆。边上的闺蜜一看,也吓了一跳,连忙问何事,这邓文迪就啜泣地说默多克要和自己离婚。边上人听了都吃了一惊,因为两个在公开场合似乎都在装恩爱的,没有离婚的意思。这下就震惊了在场所有的人,几个亲密的就开始劝导,其他见状就悄悄地走了。

说书的一张嘴来不及说,这里香港也发生了大事,美国政府知道了斯诺登的事情,奥巴马气得暴跳如雷,把CIA和国防部的叫来臭骂一顿,让他们立刻设法找到斯诺登灭口,香港的美国间谍立刻全体出动,搜寻斯诺登,而港府则有利很多,站在明的位置找人,这边CP的几万个间谍也奉命开始寻人。毕竟CP是本土的,经营多年,各行各业都有,很快就找到了斯诺登。叶二宁和西七帝得知后,高兴的不得了。连忙命特首全力保护斯诺登,不可以被人暗算的。那边美国间谍和英国间谍晚到一步,港府已经在斯诺登住的地方围了三个圈,里面还有CP的三道防线,斯诺登周围附近的屋子都被CP派人盯着了。真是里三层外三层。美英间谍本事再大,这回也一时施展不开了。CP这里就派了人去和斯诺登接洽,以南华早报记者的身份找斯诺登谈话。斯诺登心里明白,只要南华早报登出消息就可以了。这里就慢慢放些消息给CP,让他们明白自己的份量。这里叶二宁又是喜又是愁,喜的是天上送来这么一个礼物,这下美国的机密也可以知道不少,愁的是这斯诺登只是挤牙膏似的,而且暗示必须保护自己的性命,否则连同CP的机密也一同曝光。这可是件麻烦事情。

另外,山姆大叔立刻找了西七帝,说这个斯诺登必须交给美国的,否则就把王立军的说的所有的政变资料公布开,这下西七帝又傻眼了,这可得罪不起啊。可是,就这么听从山姆大叔的指令,斯诺登那里又不好办,真是左右为难,不知如何是好。故而命令手下低调处理斯诺登的事情,故而CP这里,虽然得了这个便宜,却一反常态,不敢大声叫骂,都是因为这软肋被人捏住了啊。

斯诺登就对CP的人说了,你们的什么防火墙只要是有美国零件的,都是有后门的,都可以轻易破解的。你们的防护系统乃是比较脆弱的一个,根本经不起攻击的。CP的间谍报上去,这总参情报部的一看,也无语了,为何呢,因为CP当初建立的防火墙,都是委托给美国的思科公司的,连着长城防火墙都是思科做的。可是,美国政府精啊,故意明着让人做一些功能很烂的翻墙软件,显着好像这个防火墙十分厉害似的,暗地里早已看光光了。故而P民们只有用圆圆门徒做的那个翻墙软件,却永远也找不到山姆大叔的高级翻墙软件,就是这个道理啊。而当初找思科来做这个工程的,就是水工帝的长子,他拍了胸脯说这个系统很安全的,没有后门的,其他人就不好说什么了,水工帝的长子就是在美利坚学这个的,也算是行家了。只是到底是学艺不精还是其中另有猫腻,这个就只有本人知道了。说书的用屁股一想也就知道了。

总参情报部只好再次开会商议如何改进了。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这边再说邓文迪,回过神来,立刻再次计划起来。这边总参情报部的人也派高人前来出谋划策。要打好这离婚官司。看官,不明白了,这离婚官司难道CP也插手的吗?说书要说,是的。前面就有一个香港龚心如的案子作为样板了。

话说这香港有个吝啬富翁,姓王的,搞了一个华雍集团,此人吝啬到何等地步呢,平日里上街边摊位吃饭,家里放着几亿现金。而因为有钱,就成了绑架对象,被人绑了好几回,可是,就是不肯出钱雇佣保镖。后来有个警察救了他,两人就成为朋友。这警察就向着富翁借了些本钱做生意,没想到这富翁借给的是高利贷,而且毫无宽限的,这警察生意做得不好,钱没赚到,可是这富翁却不依不饶,要救命恩人按时偿还,否则就要打官司。这警察一气之下,把这个富翁干掉了。可是,就是找不到尸首,结果呢,就成了无头悬案了。

这富翁的老婆叫做龚心如,外号小甜甜,也是奇人一个,年纪一大把,却还梳了两个小辫子,装嫩呢,穿着上也是极为异类的。结果就出名了。因为老公失踪,就继承的老公的遗产,可是,这个龚心如就是要人捧着,只要谁捧她,她就给钱。这下被CP看中,经常忽悠她捐钱,还立了遗嘱,要把钱在身后捐给CP控制的一个机构。因为这一对奇人无子嗣。结果小甜甜死了。本来CP就等着收钱了,没想到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是一个律师,有家室,身家富有,不知为何也看上这小甜甜的遗产了,就出面说他乃是小甜甜的情人,小甜甜有遗嘱给他,说把遗产全部给他的。这下香港媒体来劲了,因为这律师年纪不过四十多岁,小甜甜那时已经过了花甲之年,这两人如何勾兑上的,实在有些莫名其妙。可是这律师一不做二不休,还说出很多他和小甜甜的当年的肉麻故事,有的恶心至极,可是,人一旦不要脸就什么都不怕了,这律师像着了魔一般,要打这遗产官司,这下惹恼CP,就暗中使劲,狠狠地治了他一把,最后这个律师倾家荡产,打输官司,而且还被投入大牢,判了刑哦。这小甜甜的遗产最后依然落入CP掌控的那个机构里。

这邓文迪和默多克是有婚前协议的,可是呢,任何协议都是有漏洞的,故而现在邓文迪就是要找到这漏洞,多要些钱财,另外,这次乃是默多克主动提的,若是邓文迪没有把柄在默多克手里,邓文迪就理直气壮多了。除非斯诺登出来作证说邓文迪是如何如何的一个人,如何如何证明之。只是一般间谍也不会卷入这样的名人官司里,何况斯诺登目前还是保命要紧呢。

这两边的离婚大战呢就要开始了,这边中美为了斯诺登如何处理收场,也是一个看点,西七帝如今看来心力憔悴,精神不支,这千头万绪都一起来了,还不说这大陆上火灾四起,安全事故频发,贪官到处被人揭发,而各地诸侯又不买新常伪的帐,一时间连政令都不知如何发了。正所谓,天降大礼却难受,地上小丑戏不停。撑起旧旗来整风,新瓶旧酒无人饮。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