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汇塘渔夫:新相出师事事不顺件件不利,神州劫难处处大火个个可疑

第二季第113回《新相出师事事不顺件件不利,神州劫难处处大火个个可疑》

端午节刚过,说书的吃完粽子,再来和各位继续说书,先拱手请安,祝各位端午节过得愉快,粽子吃的舒服。

上回书说的有点恶心,本回就不说这恶心的事情,改说侦探故事,因为大陆如今的事故频频,官煤多有谎言,说书的就和众看官一起,慢慢地揭开这里面的内幕,看官也好知道这以后看到官煤要如何从这荒唐文字来看出端倪来。

先说木子教授,自做了新宰相,就要开始显显能耐,树树威风,建建声望。而新相上任后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四川雅安的地震,木子教授亲赴灾区,吃泡面,睡板房,演出一个辛苦戏码。可是有一件事情搞不定,当地的大小官员。木子教授这辛苦戏对于当地官员而言,可是灾难了,这不等于说当地官员平日里太过奢侈吗?其二,木子教授凡事亲历亲为,还要做个样子来示范,这也是官场大忌,因为地方诸侯本来是要这个时候表演给你看的,你倒好,自己上台演戏了,地方诸侯没有机会演了,索性就成了看戏的了。凡事都是以木子教授的示范为准,木子教授定的规矩,严格执行,若是出了差错,也是木子教授的问题了。

可是,木子教授只是临时过来一个秀,哪里搞得清当地的猫腻所在,虽然知道里面必定猫腻重重,自己当年也是做地方诸侯过的,可是各地情况不同,故而如今身为宰相,哪里还有精力注意这里面的细节。这下亲自登台,就搞得下不了台了,因为大小官员都在台下看着,拍手叫好,你如何下台呢?这就是问题了。木子教授在四川碰了一鼻子灰,遇上一大把软钉子,灰溜溜地回到京城,从此再也不过问四川的灾情,就由着地方诸侯自己搞定。而官煤也觉得无趣了,就再也不报道四川的救灾事迹。内阁也不再拨款专门给四川了。这四川地震就这么悄无声息掉了。

不料刚回京城,就发生了媒体爆料假羊肉事件,就是有很多商贩,把老鼠肉和羊肉,也有牛肉的,混在一起,当作羊肉或者牛肉卖。数量惊人,尤其是火锅店里的很多涮羊肉都是这种掺杂老鼠肉,也有掺杂猫肉的。故而看官以后在大陆若是吃火锅涮羊肉的话,就要多个心眼了,那些比较便宜的羊肉十有八九都是这种老鼠肉混搭羊肉的,而且很多有名的火锅连锁店也牵涉其中。木子教授看了大怒,批文“严处,重打!”,工商局长也跟着喊了一嗓子,媒体立刻跟着爆炒,说书的看了以为要抓几个枪毙的,至少也要一个受大刑,罚巨款,坐大牢的,可是直到如今一月有余,不见任何人因此被抓或者被判刑,此事竟然就不了了之了。看得说书的也掉了下巴。这新相如此处事,以后哪个还会听你呢?

这内政受挫,新相就指望外交上来点加分的,木子教授出访印度和欧洲,和印度谈了半天,结果就是一堆空气,虽说双方按照CP的要求发了一堆空文,可是,木子教授前脚刚走,印度宰相后脚就发了声明,言印度立场不会有丝毫改变。原来前些日子中印在边界上上搞对峙,这次和苏联的那次大棒子对峙不同,唤作帐篷对峙,就是双方都在边界附近搭帐篷,越搭越靠近,尽到最近的帐篷就几十米远,大家都看得见对方帐篷里有些什么东西。不过双方都是明白的,没有拿个大棒子或者机关枪什么的对着对方,就像儿童做过家家游戏一般。说书的也不知道是哪个先开始搭的帐篷。中印之间自从上个世纪50年代打过一场战争,以中方完胜,然后撤出争议地区,印方完败,却一直实际控制该地区而告结束,也是两个之间处理边境问题的一个世界奇葩。可谓中方有面子,印方有里子,一直到今天。这个也算是个饭后茶余的闲聊话题了。

木子教授接着去了巴基斯坦,这个倒是CP的铁杆,可是,很多看官可能不知道,这巴基斯坦原来乃是印度的一个省份,因为单信伊斯兰,就独立出来了,这是英国当初调停印度内部纷争失败后的结果,英国佬后来也搞不定了,在甘地的和平抗议下,索性就撤离了印度。故而在印度人眼里,谁要是和巴基斯坦走的太近,谁就是和印度过不去的。而大陆自CP掌权以后,就为了不知名的什么利益,偏要和巴基斯坦走的很近,故而,中印之间自然就无互信的基础了。而印度和藏人有特殊关系也就不难理解之。

当然,巴基斯坦也需要找些靠山,自然就和CP走的近了。巴基斯坦还和山姆大叔也走的很近,这样有了两个大国的撑腰,印度就不敢对巴基斯坦轻举妄动了。可是,巴基斯坦当时独立的时候,有两个分开的地方,一个是东巴基斯坦,一个是西巴基斯坦,后来那个东那个地方被印度操控,也闹独立,巴基斯坦就派兵镇压,用的都是大陆CP提供的武器,结果质量太差,被印度使用的苏联装备的武装打个落花流水,惨败而归,结果东巴就独立了,就是如今的孟加拉国。当年孟加拉独立前,大陆军方也派了很多军事顾问去到巴基斯坦,可是,都是惨败而归的。此事当年传回大陆,算是一个耻辱,尤其是军方的耻辱,因为据说坦克还没打仗就熄火了。后来中越之间发生边境之争,结果也还是一样的,很多坦克熄火趴窝,结果成了别人练习射击的死靶子。大陆的坦克。出了可以在京城长安街上顺利地开着不熄火以外,其他有些起伏的地方都是要熄火的。

虽然大陆的提供的武器太差,可是巴基斯坦倒是没有计较这个,和CP一直很密切,可以说是大陆CP在如今世界上的唯一的长时间的朋友了。自东巴独立以后,巴基斯坦后来索性全民投票,把伊斯兰作为国教了。这次木子教授来访,巴基斯坦倒是特给面子,总统和总理两个一起和木子教授见面,也算是一个新闻了。不过,巴基斯坦倒是民主选举的国家,虽然以前多次由军方人士政变掌权,可是后来民众渐醒,就由不得军方人士独裁了。

木子教授外交之行的最后一站乃是欧罗巴,那里早就等着木子教授,要讨价还价了。具体到底说了些什么,说书的也不知道,因为CP自从1949年上台以后,外交都是机密了,这样,可以方便卖国,P民也无从知晓的。木子教授自然也是带着大把银子去的,撒了一圈,收买了德意志,可是,法兰西没有得到足够的好处,就继续闹腾,结果木子教授刚一回国,欧洲就宣布要对大陆的什么光伏产品征惩罚性税。这下木子教授可谓颜面全无,外交之行可谓颗粒无收,木子教授气愤不已,立刻下令报复法兰西,要对葡萄酒征收特别报复关税。欧洲人一看,就急了,要去世界贸易组织打官司了。两下里这就开始摩擦起来了。

按下这头不表,再说木子教授回国以后,西七帝接着出访拉美,其实最要紧的就是去见山姆大叔。而蹊跷的是,西七帝前脚走,大陆这里后脚就大火不断,搞得木子教授焦头烂额。木子教授新官上任三把火一把没着,这真火就着了。而且,每一把火,都是很有来历的。说书就和看官一起做个侦探,拆解这些大火的奥秘所在。

这第一把火可是最有来历的,因为烧的这是大陆P民遇到不测时的救命粮。原来大陆农业部有个特别的公司,叫做中储粮,就是储备粮食的公司。这个乃是当年赵紫阳的得力干将,农业大臣田纪云一手建立的。原来大陆以往在毛泽东时代都是粮食不够的,都是要限购的,每家每户要按着粮票的多少购买粮食。一直到小平上台掌权,重用改革派人士,例如赵紫阳等,农业上才放开束缚,让农民自己租地,包产到户,多收多得,结果粮食就开始丰收了,过剩了,原有的官府粮库根本装不下,田纪云就想了一个叫做民代国储的方法,让老百姓建粮仓,帮着官府储藏粮食,政府按照一定的价格支付仓储费用。而后来因为这个事情越来越多了,就专门成立了一个机构来处理,渐渐就成了中储粮公司。顺便也提一句,大陆官府从没正式宣布过粮票的作废。即使每个人都知道已经没有粮票了,年轻的一代甚至不知道粮票为何物,官府也不发粮票了。可是,某一天发生事情的时候,官府可以立刻恢复这个限购措施的。因为从来没有废止过,故而可以随时恢复,这个就是奥秘所在了。

话说这中储粮,因为掌握着很多民办粮仓的生杀大权,故而自然是行贿的重点地区了,加上官府为了鼓励农民多种粮食,一直对粮食产业采取补贴,故而自然而然就形成了粮食价格的双轨制,一方面是官府高价收购粮食,一方面又要以较低的价格出售粮食,以免P民因为粮价过高而心生怨气。而那些民间粮仓就可以靠着这个来赚钱的,试想,到市场上去买一些低价粮回来冒充自己收获的粮食,放到仓库里去,只要政府的收购价高于商人设法可以买到的劣质低价粮食,就有利可图了。因为后续的仓储费都是官府出资的,储的粮食越多,拿到的钱就越多。看官看到这里应该可以明白了。

而官府自己的粮仓里,通常存的都是质量好一点的粮食,比之民办的粮仓肯定要好。故而当民办粮仓需要把粮食出售的时候,就需要拿真正好的粮食来给商家,而这个时候,就要开始腾挪了,就是把官府里的粮食和民办粮仓的调换一下,这样,民办粮仓的商家就可以顺利赚钱了。而这就需要打通官府粮仓那头了。有钱能使鬼推磨,在金钱诱使下,很多官府粮库就开始做这个事情,后来变得主动操盘了。再后来,连腾挪也不要了,索性就拿着粮库里的粮食给别人,自己的粮仓就空着了。因为没人去查呀,都是官府自己管着的,反而民间粮仓要去定期查看的。

六四以后,水工帝上台,这个事情就开始变本加厉了,因为水工帝的策略就是纵容贪官,然后好拿住把柄,让别人听话,这个策略一直行使至今,无法改变了。故而无官不贪已成定律。可是,朱宰相却为此有些不安,因为一旦发生灾荒,官府粮仓无粮的话,容易引发暴乱的。故而朱宰相时常去各地粮仓看看的。可是呢,地方诸侯都知道这里面的奥秘,有些还卷入其中的,遇上宰相来查,如何是好呢?这个就容易了,因为宰相来看的话,只能看一处粮库,而其他地方是不会同时看的,故而地方诸侯就利用这个,尤其是管粮库的官员,互相都是知道的,大家沆瀣一气,联手欺骗上面来查的官员,例如甲地粮仓被查的话,乙地和丙地粮库就把自己有的粮食运过去放到甲地,等甲方检查完了,到乙地的时候,再把甲方仓库里的粮食送到乙地,这样腾挪来去,只要不是同时检查三地,就不会露馅的。

说到朱宰相查粮库,就不得不说近日里安徽这里的副诸侯叫做倪发科的事情了,这倪发科当年乃是安徽六安地区的副书记,这六安乃是CP治下安徽较穷的地方,可是六安以前却是个人杰地灵之处,出了好些名人,而CP里面,也有不少高官来自六安地区的。而朱宰相的祖籍就是六安地区的一个县城,后来变得很穷了。朱宰相当年为了粮食政策,伤透脑筋,如何收购粮食,一直是一个难题,虽然赵紫阳时代做了很多新的尝试,可是,六四以后,很多被废止,故而一段时间就开始倒退了,朱宰相上任后,一直摇摆不定,很多人建议粮食统购统销,乃是标准的计划经济做法,可是,这个必然伤及农家,故而反对的也不在少数,在1999年的时候,朱宰相为了确定当时的状况,就决定去自己的祖籍看看,看看那个最穷的地方如何。

而当年朱宰相去看粮仓的时候,安徽的一个诸侯就是回良玉了!回良玉被视为CP内的农业专家,故而对何种政策最有利于农民其实是心里最清楚的了,可是,CP体制内,这个却是最不要紧的事情,最要紧的是如何按着上头的意思顺流拍马。这回良玉知道朱宰相偏好统购统销,而朱宰相要看祖籍地,更加不能让他看到祖籍地的破败,故而指使王副诸侯和倪发科赶快到别处调集粮食,把朱宰相老家的粮库填满。倪发科领命,兢兢业业地办完此事。朱宰相到了祖籍地一看,粮库竟然全是满的,心花怒放,仔细问了当地粮食的收成,当地自然编造了很多故事,而陪同的就是当时的王副诸侯的。朱宰相当时就很傻很天真地相信了这一切,回到京城,发了一道指令,全大陆粮食一律统购统销。这下伤了很多农民,一下子怨声载道起来,有个安徽记者听说此事以后,就开始调查,花了几年时间,写了一份很长的报告,叫做《中国农民调查》,震动世界。而CP也被震动了。这份报告在2003年出版后,在2004年被禁了。当时被禁的理由说书的也根本不明白,直到去年,朱宰相在清华大学演讲,手里拿着这本书破口大骂的时候,说书的才恍然大悟,原来书里说的都是朱宰相当时的农业政策对农民造成的伤害啊。朱宰相自然看了大怒了。不过,朱宰相因为看了这个书,才彻底明白当年自己被骗的找不到北,所以才出了如此恶政,乃至留下千古骂名!朱宰相为此耿耿于怀,把这个查粮库被骗的事情写进了自己的书 ,也算是替自己开脱吧。

回良玉因为这次精准拍对马屁,被上调朝廷,后来竟然在宝宰相手里连任两届副宰相,是唯一个连任的副宰相,而且还是主管农业的!在这个时间里,大陆转基因作物泛滥,变成地球上转基因作物最多的国家了。当然更加严重的还有有毒农药泛滥成灾,生长激素乱用,土地污染已经不可逆转。实乃民族千古罪人也。

而王副诸侯,倪发科因此获益。倪发科后来一直升到安徽副诸侯位置。当然恶有恶报,王副诸侯几年前因为内斗被人举报,掉下马来。而最富戏剧性的是倪发科,前些日子因为贪腐事发,刚刚被双规下台。(也是回良玉下台以后的事情哦)就在他下台不久,这个中储粮的大火就烧起来了。

不过,中储粮的大火和倪发科并无关系,因为这个时候,中纪委派出了巡查组,进驻中储粮,要查大老鼠。因为中储粮的劣迹,大陆各地疯传,连说书是个渔民的都知道这粮仓的事情了,可见这个泛滥到了何种地步。而中储粮的首脑都是发改委,原来叫做计划委员会的官员出任的,前文就说了,这个刘铁男就是发改委的。而发改委里,对于大陆的各种系统运作,项目批复都是全部捏在手里的,权利无边,故而这些官吏也就贪欲无边了。这些个贪官,因为都是连通内阁的,故而个个胆大包天。这中储粮的也不列外了。这个中储粮的首脑姓包,原是发改委的老官吏,做了这个肥缺位置,自然拼命海捞不止。只是没想到西七帝突然派个钦差来自己这里调查,有些拿捏不准,可是,粮库里亏空的事情都是铁板钉钉的,下面的若是口风不紧,必然要露馅的。于是乎,就赶紧命人放火,火烧粮仓。这大火一烧,损失就说不清楚了,这里面的劣质粮食被火一烧,自然也就不能食用了。将来查账,凡事都可以用火烧的事故去推脱的。这个在历史上已经演绎多回了。故而这中储粮的大火一烧,P民都知道这里必有猫腻。而官府的解说很好地验证了这个。

官府上来就说,这个和纪委检查组进驻无关。可是,官府如何知道这是无关的呢?连火灾原因还不知掉的时候就下这个结论,不是太早了吗?故而这个必定要反过来看的,就是必定有关了。官府第二个解释还要有趣,就是大火乃是配电箱短路引起的。可是,配电箱本身是为了防止短路而设的,如何变成短路的元凶了呢?官府说,是因为电线进入配电箱被箱体磨破了,可是配电箱有专门的措施防止电线被磨破的的,这个又不是新鲜事物,乃是成熟的不要再成熟的东西了。故而官府的说法反而验证这把火乃是人为纵火。只是官府可以隐瞒真相,里面必有不可告人之处。只是因为倪发科以前腾挪粮库的事情被媒体曝光,而这次正好有事粮库大火,故而倪发科才被媒体盯上,很好地消费了一把。中储粮内幕之黑,恐怕非一般人所能想象,因为几年之前,就有中纪委官员去一个地方检查时,被活活烧死的案例,而且都一直没有破案,只说意外事故。

第二把火乃是旧火,为何如此说呢?因为第二把火在大连中石油烧的,而这个地方已经烧了几次了,每次烧完,都要表彰先进,故而,等于就是鼓励火灾了。每次烧完,当官的不降反升,也是逆向淘汰的典型了。而大连中石油的这把火,是在被表扬之后两天烧的,实在是天意啊。虽然连官煤也觉得有些奇怪,只是中石油已成特殊集团了,故而这等怪事,反而在里面是个正常的事情了。其实,CP历来就有石油帮的说法,曾经在海上发生过一次重大事故,这次事故被小平用来收拾石油帮的,可是,毕竟多年了,这个派系乃是极端强大的,而里面也出了几个常伪,例如广隶就是一个。

第三把火,有些悲惨,就是人数众多的吉林大火,这个火灾的奇异之处就是大火的是如何起来的,最开始说的是液氨爆炸,可是,最新的说法是肯定不是液氨爆炸,因为如果真的液氨爆炸的话,按照官煤最新的说法,那个地方几十公里范围内都要遭殃的,就不是现在这一百多个人了。看官必有所闻,这起火的乃是一家禽肉加工厂,当时有几百个工人在上班,而这加工厂用的保温材料都是易燃品,而且,用液氨作为冷媒用作冷库,本身也是不合规的,因为液氨乃是毒物,一旦泄漏,莫说食品,就是其他物品都是有危险的。故而这食品加工业本来就不允许用液氨作为冷冻剂的。可是这加工厂就是在当地也是第二大禽肉加工厂,如何过的安全规范,都是一个大问号。其实,此乃GDP导向所致,官员只要GDP到达标准,就是出些事故,使些人都是无所谓的,故而才有官员刚屡屡犯戒,不把人命当作要紧的大事,只是要所谓的GDP。更有厉害的就是拆了别人的房子盖工厂,尤其是有毒有害的工厂,这个莫说是吉林,就是上海这样的大城市,也有官员为了一己之私,拼命要在黄浦江边建造化学污染危险性极大的电池厂。只是这般下去,大陆将来恐怕就无有净土,只有处处污染的土地了。

这第三把大火的另外一个神秘之处就是死了多少人的问题了,官府现在的数字是一百多个,可是,却刻意回避了多少人失踪的问题,为何呢?因为这场火太大了,有些人已被烧的不成样子了,已经无法辨认了,官府说有人回乡了,可是这大火刚烧完,怎么会有人回乡呢?人家等着要赔偿都来不及呢。而官府的作为更加可疑,因为当家属要聚在一起说话的时候,只要超过5人,边上立刻有警察过来驱散,可谓空前,而当地所有的饭店和宾馆一律不接待非本地人,也就是说,若有记者去当地,连饭都没地方吃,觉也没地方睡,可见这里面还有黑幕啊。

更加恶劣的是,当地官府称,这赔偿之事乃是工厂的事情,政府不管的。这就奇了,政府如何批准这个不合格的工厂建造的呢,有事如何在连年的检查中让这个如今看来危机四伏的工厂过关的呢?若是P民知道官府可以让这么不安全的工厂建立,当地P民就说了,给多少钱也不去的,毕竟性命要紧啊。官府如何就可以出了事情就赖账呢?而这个工厂要是看现金的话就几十万元在账上,平日里都是靠着银行的贷款来周转的,而当地官府说,工厂还有固定和资产。可是,这把火一烧,这固定资产也就不值钱了。故而无论伤者死者的家属,要想拿到赔偿就是十分困难的事情了,若是,时间久了,医院还要加收钱,真的不知道这些工人如何应付了。只是依照目前的情形来看,这个事情必定很快就从媒体上消失的。那些受灾的工人以后就很少有人会关心他们了。

这三把大火烧了以后,木子宰相的做法有些奇怪的,一个是无论哪个大火,都没有钦差到场,只是派了低级别的官员去应付,其次,木子教授也无有严厉表态,似乎默认现在的大火已是小事一桩,见怪不怪了。有大火大灾而不作为,实在不是一个宰相应该有的作为,故而这木子宰相以后如何治得了下面的官吏都是一个天大的问号了。若是继续纵容这等行为,恐怕无异于自焚了。

若是前面三把火已经让人有些目瞪口呆的话,这第四把火来的更加诡异了,这个就是厦门公交车的大火案子。这个大火实在太诡异了,说书的就细细来拆解一番。

先说这个大火,乃是大陆全民高考的第一天,6月7号傍晚开始烧的,这个厦门有一种公交车,叫做BRT的,就是走快速专用道公交车,因为速度快,故而乘坐的人极多。其实厦门本来不是很大的,只是如今大家都讲求效率,故而这不大的城市也开始建了这个快速公交车。而建完不久,大约去年的七月,就有厦门市民网上发帖,说这个BRT线路隐患重重,一旦发生事故,后果严重。这位发帖的市民请求主管副市长到车站亲自看一下,不用挤车,只是现场看一下情形,拍个照片或者录像,但希望不要叫手下的过来交差,因为这个系统乃是厦门率先使用的,故而作为优异政绩大吹特吹的。市民怕那些低级官员回去只说好话,反而耽误正事。这个帖子明白无误地说到一旦发生事故,这乘客连逃生的地方都没有的。

不幸被言中了。

这公交车的大火烧的极快,故而很多人未及逃生就丧命火海了,期间爆炸三次,大约一半乘客即刻丧命。四十多条人命啊。这公交车乃是厦门本地产的,在大陆有些名气,叫做金龙客车。这个金龙客车其实也出过不少问题的,只是大的人命事故不多,就没有人过多在意了。而大陆汽车最近经常被媒体曝光说发生自燃情况,可是每次都没有下文。这次大火以后,终于有行内人士揭开谜底了。

原来这汽车的输油管质量有问题,因为用的是软管,故而对于材料要求很高,据说欧洲都是有严格规定这类管材必须如何耐受高温和腐蚀,故而即使在大火的时候,这种管子也不易被烧坏从而引发油箱起火爆炸的。而大陆这里,却正好相反,大家都在偷工减料,所以这软管反而用的还是不良的材料,莫说抗燃了,就是平日里时间久了,这管子就会渗漏了,结果时间久了,就会在车底一些部位形成油气聚集,一旦遇到火花,尤其是摩擦产生的小火花,就会燃烧起来,而因为油管不耐高温,引发油箱起火甚至爆炸,结果很容易就整车都烧起来,而且烧的很快。

而金龙客车,曾经被曝光说设计有问题,尤其是后轮胎一旦爆胎,就容易引发后面的油箱起火燃烧。只是这个有传言,却未见无论是官方管理机构或是金龙客车正面回应过的。故而这次大火一起,很多人都说这个是后胎爆胎引发大火的,连官煤也在最初的时刻间接承认了这个可能性。故而第一时间就是停运厦门所有的BRT公交车。

起火八个小时以后,官方突然改口,说这个乃是刑事案件,众人为之一震,都有些不敢相信了。接着诡异的事情立刻发生了。网上突然疯传一个叫做陈水总的人的帖子,此人被称为嫌疑犯,而帖子里陈水总自称草民,写了一些自己不如意的经历。只是这个帖子是用微博的方式写的,而且写的颇有文采,至少是个高中文化的人才写的出来的。而帖子里却自称自己乃是初小毕业,一直是没有长久职业,都是靠着自己做小买卖为生的,家境极度贫寒。

说书的看罢这个帖子,立刻狐疑起来,首先若是极度贫寒的话,如何可以上网发帖,而且都是六十岁的穷人了,居然会发微博,显然有矛盾之处。其次,这初小的文化却可以写出极为精炼的语句,实在让人有些惊诧,故而说书的立刻和厦门的朋友去核对。厦门的朋友只是回答,官府说什么就是什么,谁知道真假。说书的就暂时把疑问放在一边。

而后,关于这个微博的更多细节被披露出来了。据说这个广为流传的帖子就是这个微博帐号第一次发帖。而当天就发了三个,前后不超过两个小时。总共也就三个帖子。可是,若是按照平日里一般人的习惯,这三个帖子也要花上好些时间,对于一个初次使用微博,年纪又在六十岁的人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到的。更为神奇的是,这个帖子连同微博帐号之后就消失了,也就是在大火以后,这个帐号被人删除了。而陈水总,那个嫌疑人,已经被认定在那个时候死掉了。而发帖子的时间是在大火之前前几天。只是这个帖子都是大家转来转去的,究竟当天是不是有人看见过这个帖子,无人真的知道。

这个帖子流传甚广以后,厦门警方在大火以后24个小时内就宣布破案了,嫌疑犯就是陈水总,当时还未说是死是活,只说通过DNA鉴定确认了罪犯是故意纵火。说书的听了又是一惊,这DNA检测也没有那么快的,况且人都烧成这样了,公安如何如此迅猛就可以那么快的排查出来?就是怀疑某个人,也需要很多时间来逐一验证的。接下来就更加离奇了,说陈水总已死,这下说书的就彻底不相信警方的话了。若是死人,你连鉴别尸体是哪个都要很多时间的,如何知道是这个人放的火?更不要说DNA鉴定了。而且,厦门有八个学生不知所终,连尸体都找不到的,如何可以确定哪个是陈水总的尸体?而且说陈水总自己烧死了,那么自己作为火源,烧的比别人更加厉害才是,若是有八个学生烧的不见了,那么陈水总更加烧的没有样子了。

再往后,警方说很多人看见陈水总点火的,甚至故意烧起来以后往车厢里挤。这个就更加离谱了,一般人坐车,如何会注意别人做什么呢?而且若是这许多人看见陈水总点火,难道没有一个出来制止的,难道都是傻子,非要等火烧起来以后再去逃的?故而警方一个谎言接一个谎言的编,只是破绽越来越大了。

警方继续编道:陈水总还买了汽油,家里有油桶的,可是这些汽油如何被带上汽车的?警方也从未说过有气油桶在车上,说陈水总是点燃一个毛巾或是围巾这样的东西。可是,之前警方说陈水总带着编织袋上的汽车,这汽车几乎满员,人挤人,陈水总如何有地方解开袋子,从容地拿出毛巾或者围巾,然后点火,而边上那么多人看着,却无动于衷?

而警方最滑稽的地方就是倒叙的,先说是谁做的案子,然后再说如何做的案子,然后再说如何准备做的案子。几乎都是一个故事没说全,就来第二个,第二个没说全,就来第三个。故而以说书的推断,警方的都是在胡扯。而这个推断又被中宣部证实了,因为中宣部下令,任何媒体不得质疑厦门警方,任何媒体不得说与中宣部不同的口径。这个就悬疑了,中宣部如何怕人家质疑呢?只有一种情况,就是知道事先是假的了。

好了,若是假的,那么问题就是那个陈水总的帖子哪里来的。若是是事后有人故意补贴上去的,然后动用水军转发的,那么如此高效的事情只有中宣部一家可以做到的。而若此事是真,即帖子是事后通过加工变成前些日子的故事,那么如此做法的理由就比较容易理解,厦门官方要把事情推干净,免得有官员受难,另外,对于金龙客车而言,若是事故源头,那么就是灾难了。还有一个,若是刑事案件,那么赔偿问题政府极为主动,因为不是政府犯错,故而政府可以轻松地主导赔偿方案,反正陈水总家里一贫如洗,你们要陈水总赔偿也无济于事了。这个可能性大一些。

若是陈水总的帖子真的就是事先在网上的,那么这个就恐怖了。这个就是大连空难的翻版了,是人为制造的恐怖袭击,而陈水总,可能自己都不知道如何变成替罪羊了。事发以后,说书车曾经在大街上听到几位老人聊天说到,“我看是广隶干的,别人想不出这样的事情”说书的当时听了惊了一下,心想,怎么老人家反而认为这个事情是广隶干的,说书的都没有往这个地方想过呢。如今回想起来,若是帖子真的是6月7号以前挂在网上的话,这个事情真的就是超级黑了啊。真相到底如何,恐怕只有以后才能见分晓的。

现在几把大火其实已经将西七帝陷于困境了,至少有些焦头烂额了。而更令西七帝名声落地的却是本来手上的一张好牌,刘志军。结果却演出成了一场乌龙球戏,实在让人大跌眼镜。

这刘志军之两天被公开审理了,自然,审理之前,又在秦城监狱里彩排了一把,这个辩护律师已经说的非常明白了。只是这次演戏,比之谷开来的演出更加低劣,大约因为没有外国人在看,所以就匆匆而过,大家都懒的认真演戏了,只有刘志军一个,为了保命,演的极为认真,又是流泪,又是保证,又是悔过,还说起中国梦来了,真的是与时俱进啊。

而可能大家都懒得好好演戏,连脚本可能都拿错了,这检察官反而替刘志军求情,要求轻判,说他有自首情节,而辩护律师却说刘志军没有自首情节。有没有搞错呀?而更加戏剧性的就是公布了刘志军的财产了,现金7亿多,美元欧元几百万,外加房子374套,玉器字画一百多件。还有一个叫做英才俱乐部的股份。这个英才俱乐部乃是刘志军让山西女商人叫做丁书苗一手创办的,这个俱乐部和月月鸟人的婆娘有着不同一般的关系,换言之,月月鸟人的婆娘在里面也有干股的。据说宝宰相的老婆也牵涉其中。平日里这个俱乐部都是高官云集的场所。可是,检方未就英才俱乐部做任何说明。最离奇的是,那么多的财产,却没有说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只说还牵涉到其他两宗案子,可是,这本身已经在审问刘志军了,为何不一起审完呢,为何还要留两个案子在后面呢?若是其他案子还没有审完,这里如何可以为刘志军定罪呢?简直乌龙一团啊。

整个演戏时间不到三个小时就结束了,实在也太快了一些啊。西七帝怎会容得这么马虎的戏码出演,实在匪夷所思,若是西七帝真如传言所道 样样都是平平的,以后就是滑稽戏了。而刘志军的审理无论从那个角度看都不应如此马虎的,尤其是站在CP自身的角度看。而现实如此,实在让人感叹不已啊,天意已定,非人力可改也。只是如此一来,这薄熙来这张好牌也不知会变成怎样的滑稽戏了。而最近传言是,徐明死在狱中,这个可是让人有些震惊啊。若这个是真的,这徐明必是被人灭口啊。这足以可见挺薄的势力实在厉害实在厉害啊。

刘志军审完后,接下来应该就是薄熙来了。这大戏说书的也等了许久,不知是出什么样的戏码。若是滑稽戏,也就当成笑料说给看官听了。

说书的看了陈水总的遭遇,为了保命,避免被黑,特在此地庄严声明,说书的从来不曾,将来也不会想到任何方式来做成任何极端事情,更不会以牺牲自己性命来做任何事。说书的贪生怕死,莫说牺牲性命,就是肉体疼痛也是消受不起的。吃不了苦,耐不了劳,成天只求潇洒自在,不受拘押。心无大志,胸有点墨,只求太平说完这三百集评话,然后耕田种地,撒网捕鱼,颐养天年。众看官给做个明证。渔夫拱手鞠躬拜谢。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