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哥称:调价前已涨份儿钱(看到中国式改革只能呵呵了,每次调价都是双输一赢,消费者不高兴,的哥不高兴,还有一赢就是出租车公司)

无奈签合同算不算受胁迫?

本报连续两天报道了本市有些出租车公司以提高车辆维修保养费等方式变相暗涨份儿钱的情况之后,昨天又有不少出租车司机给本报来电投诉。更有一位只愿意留下手机号的匿名“的哥”爆料,称自己所在的出租车公司连暗处的猫腻都懒得玩儿,明着在4月、5月份给合同协议到期的出租车司机涨了份儿钱。

调价前已涨千元份儿钱

“6月调打车价,我们公司直接4月、5月份签新合同时,就把我那些合同到期同事的份儿钱给涨了,每个月单班每人涨了1000元;双班每人涨400元,共800元。”这位匿名“的哥”师傅在自己的公司已工作了十多年,一直觉得公司虽然规模不大,但简简单单挺好,直到今年明着开始涨份儿钱,让他接受不了:“我们公司是个小公司,司机师傅多是干了8年以上、超过50岁的老司机师傅了。不签这个新协议就得丢饭碗,就算想跳槽去别的不涨份儿钱的出租车公司,岁数太大的人家也不爱要了。所以最后是抱怨归抱怨,都忍气吞声签了。”

这位爆料“的哥”师傅也面临着快要到期的合同,以及还有10个月就要报废的车辆。“要换新车了,也要签新合同了,不敢想真涨1000块份儿钱我还干不干了。打车费涨价以来,二三公里距离打车人减少挺多,毕竟10元变成十四五元让这些人有点儿接受不了。就算打车人数不变,还按打车费涨价前我每天工作8小时、一个月拉四五百位客人来算,涨价后我每月理应该多挣1500元到2000元左右。份儿钱涨1000元,就把我多一半儿多挣的占走了,这还是乘客总数不减少的前提下。”

公司仅上交强险

还有一位服务于一家比较大型知名出租车公司的司机师傅告诉记者,他们公司也在5月份调高了维修保养车辆价格,行驶5000公里后必须回公司保养,每个月120元涨为150元。

“除了暗暗提高维修保养费,油补只返给司机指定加油站油卡、油票却不返现金这些‘小动作’,有的出租车公司还会打保险上的主意。”比如,公司只给上交强险,而第三者责任险让司机自己负担,每个司机师傅每年又多负担2000多元。

的哥无奈算不算受胁迫?

这种公司随意提高劳动合同中费用的行为,是否也属于一种违法的“霸王条款”,司机师傅如何通过法律手段维权?北京瑞中律师事务所刘铁律师告诉记者,公司与司机劳动合同内有关涨维保等费用的内容,尚未构成违反法律或者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因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相关法律法规对出租车维修、加油等费用做出强制性禁止规定。

对于上述内容的违法确认,根据劳动法相关规定,是需要由劳动仲裁机关和人民法院进行确认的。就本报报导事例来看,司机目前还无意对此提起劳动争议仲裁或诉讼,尚处在向舆论监督部门或行政主管部门投诉阶段。如果下一步有司机想对此提起仲裁诉讼,在没有证据证明自己是在受胁迫、被迫签订合同或协议的情况下,劳动者胜诉的可能性会很小。像这位爆料的司机,无奈下签订新合同,虽然公司没有胁迫他签合同,但面对不签合就丢饭碗的现实,这算不算受胁迫?

“所以,可行的办法是,先得有关部门对出租车公司内部汽油、保险、维修的费用制定出相应标准,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可做相应调整,超出调整范围的,出租公司应作出合理解释,将来发生纠纷还可以作为劳动者的维权依据。像那种明着涨份儿钱的,就比较好查处,主管部门明确是这次改革不让涨份儿钱的。”

此外,刘铁律师建议,出租车司机如将来离职时对上述不合理费用想讨个说法,最好通过录音或者证人证言等方式保留证据,一旦发生劳动纠纷,可以以劳动合同不是双方协商为由主张部分无效。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