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麒元:中国经济当前核心问题

笔者按:此文甚为重要,今天终于在《香港商报》刊出了。不过,文中的一些敏感内容还是删节了(后半部分没有了)。编辑们的选择是对的,应该给所有人都留有回旋的余地。删节的部分主要是针对机构问题和人事问题的,一些问题现在已经多说无益了。仅希望此文能够引起重视,有机会消解已经迫在眉睫的经济危机。

【香港商报讯】自2012年11月起,政府重新启动放松银根的政策,试图遏制经济加速下滑的势头。但是,从实际产生的效果看来并不理想,非但经济下滑的趋势未能遏制,境内外投资者的预期已经转为负面。
货币发行失控了
放松银根未必能够刺激经济,这是本届政府获得的宝贵知识。还有更为珍贵的知识是,一旦放松银根不能刺激经济,则意味着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空间已经消耗殆尽了。
一般而言,我们可以通过费雪定律来解释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极限。费雪定律的公式是MV=PQ,在V(资金周转效率)不变的情况下,注入M(放松银根),可以刺激经济(商品价格P上涨或商品数量Q增长);但是,在V不断降低的情况下(甚至趋近于零),即便是不断注入M,刺激经济的效果都将会锐减(无法维持价格P或产能Q增长)。换句话说,放松货币(增加M)是有约束条件的,QE不会永远是万能的,特别是在V已经出现严重问题的情况下(趋近于零),M的增加非但不能解决问题,还极有可能导致灾难性后果(恶性滞涨)。
关于中国货币投放存量合理性问题的争议一直很大。一种观点认为,中国的经济运行总量有限,货币存量(M)不宜过大,过大则导致显性或隐性通货膨胀,房地产泡沫就是例证;另一种观点认为,中国的总资产存量巨大(与美国相当),货币存量(M)不宜过小,过小则导致地区性和行业性流动性短缺,民间高利贷就是例证。奇怪的是,中国官方(财政部和央行以及社科院等研究机构)从不解释货币存量(M)合理区间的界定范围,更不解释建立合理区间的逻辑依据,中国立法机构没有任何关于货币发行边际和极限的法律限制(例如财政约束和通胀约束),这与西方国家确实大相迳庭。任何一国央行都必须遵循货币发行的学理逻辑和法律依据,而中国央行的货币发行依据是外汇结存,这实际上与经济运行总量和总资产规模均无关系。令人不解的是,中国货币发行与美元发行存在某种特殊的联系,美元发行与中国外汇储备增长已经形成稳定的联动机制了。结论非常令人震惊:事实上,中国货币发行失控了。
房产过大流动性急降
笔者曾经戏言,中国最大的专制是金融专制,中国的金融专制是美元专制。
中国经济的核心问题是金融管理权问题。正是由于金融管理权丧失,才导致资本价格严重扭曲,从而导致要素价格全面紊乱,资源配置亦都由此出现全面混乱。资本开始大规模退出生产部门,转向房地产等投机性部门,这是非常危险的经济信号。这意味着,中国实质通货膨胀水平已经高于或远远高于一般工业部门的正常盈利水平了。毋庸置疑,资本进入一般工业部门的正常收益,根本无法覆盖通货膨胀损失,资本的牟利要求强迫其进入投机领域。中国目前唯一可以对抗恶性通胀的行业就只有房地产行业。而房地产的操作周期与一般工业部门完全不同,你不能让一个房地产一年交易4次,这就必然导致V的急剧下降(资金开始大规模沉淀)。更为可怕的是,房地产业一向是一般工业的杀手,此行业过度发展必然导致百业萧条。
目前,中国货币发行既无财政约束也无通胀约束,完全受制于外汇结存的变化。在外汇价格被人为操纵的情况下(强制性升值),占款数额是一个完全人为控制的经济指标。谁能够操纵外汇价格?谁能够控制外汇结存指标?这是一个公开的秘密!结论是,中国货币发行数量某程度取决于外部金融势力的安排,与中国政府的经济管理战略失去了必然联系,中国宏观调控变成了一个蹩脚的笑话(十年房地产调控结果可资证明)。在中国近乎彻底失真的CPI数据配合下,货币超发行成为一种不折不扣的金融掠夺游戏。简单地说,当房地产价格年均增殖达到或超过20%,其增殖所产生的利润将超越一切生产部门,如果可以使用金融杠杆放大(例如按揭等),其年回报可以达到50%至100%。如此高的利润水平,将阻止资本进入其他生产部门。更为恐怖的是,如此惊人回报将导致行政部门更倾向于发展房地产行业。中国经济近十年就处于这种扭曲的状况,特别是2008年之后已经陷入极度疯狂的状况。
在不动产年通胀水平高达20%至30%的危险形势下,金融当局仍毫无顾忌地增加货币投放。我们不得不问:为什么中国货币发行与美国QE时间与数量高度匹配?为什么中国要用房地产做美元剩馀货币的海外池子?为什么中国现在突然要打通外资出逃的正规通道?难道,金融管理主权真的彻底丧失了吗?
通过持续恶性通货膨胀,通过持续制造房地产泡沫,进而使海内外资本短期获得巨大收益,是海内外资本劫掠国民福利的经典操作模式。从广义财政的角度看,持续实质负利率,实际上是非政府组织和个人,假借国家行政权力,强制性征收的特种资源税,是金融资本僭越财政主权,向国民征缴的一种价内税。这个模式,已经在1983年后的香港演绎过一次了,几乎吸干了香港居民数十年的全部财富。其结果是香港提前终结了工业化进程,为英国戴卓尔主义提供了巨额资本支持。今天,中国内地旧戏重演,使得美元资本大规模获利后,即将重返美国支持美国经济完成重组。
夺回重建金融管理主权
普通民众无法理解房地产泡沫的本质。房地产泡沫是金融资本僭越财政主权,通过超级地租(价内税)向普通国民征缴的居住税。居住税仅次于呼吸税,是践踏基本人权的卑劣暴行。这是政府部分地让渡了财政金融主权,以致于被机构和个人强行介入社会分配,大规模劫掠国民福利的悲惨状况。任何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就不会将住宅大规模商品化。要知,香港的住宅商品化率也仅有45%。大部分西方国家的住宅商品化率都低于30%。新加坡等高福利国家住宅商品化率更是低于10%。
解决中国经济问题的方法非常简单,必须夺回并重建经济管理主权。其中,必须夺回并重建金融管理主权。重建金融管理主权之前,可先完成如下工作:
第一,将房地产年复式增殖水平控制在3%以下。如果征收8级超额累进物业税,收高额房地产投资所得税,房地产年复式增殖率控制在3%是毫无问题的。当房地产年复式增殖率控制在3%以下时,就能将资本从房地产中迫出,大大加速资金周转效率(解决V的问题),其他行业才能恢复正常发展。
第二,建立货币发行的财政约束和通胀约束。立刻终止依据外汇结存发行货币的做法。绝不允许地方政府通过所谓「融资平台」解决政府财政缺口问题,地方政府不是信托投资公司,再也不能放纵行政介入金融了。绝对不允许超越经济增长需求增发货币,遏制通货膨胀必须是货币发行的第一准则,第一准则将被立法成为货币发行的铁则。
第三,封死资金非法外逃的通道,实现人民币汇率正常波动(必须允许双向波动)。人民币国际化的正规路径是签订国家货币互换协议、鼓励区域贸易人民币结算和建立人民币债券市场。任何以人民币国际化为借口,开通非正常人民币兑换保障的行为,将被视同为非法的财政补贴和汇率操纵行为,将会被司法部门依法(预算法和银行法)严厉查处。中国将尽快取消所有关于人民币离岸交易的价格承诺和汇兑担保。
第四,实现存款利率与通胀挂钩的制度性安排,确保人民币名义利率接近实际利率。为了确保民众的根本利益,政府承诺商业银行存款利率与通胀挂钩的制度性安排,允许存款利率追随通胀水平波动。同时,在汇率正常波动、严厉打击外汇炒作的情况下,有效控制因利率变化而产生的跨境套利行为(彻底解决所谓的热钱忧虑)。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匿名
    2013年6月24日19:46 | #1

    一头雾水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