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枫:关于寒门贵子

这些天似乎这个话题很热火,也来凑热闹。

寒门贵子,什么是寒门,什么是贵子?说这话的人,应该还是针对普通人所可能达到的。政治局常委或者炸药奖这些都不在寒门或者贵子的讨论范畴。

大约说起来,寒门就是贫寒的人家,没有地位的人家。那什么是贫寒、没有地位呢?农民大约算了,工人也应该算,但老师家出身的算吗?小职员家出身的算吗?说起来,工人出身在有一段时间还真不是寒门,“厂里照顾分配”,寒的什么门?人家可是可望而不可既的呢。

贵子,大约就是自身地位较高、收入较好、发展前途光明。那谁才是贵子呢?教授?中管?经理?高工?

寒门贵子,说到底就是upward social mobility的问题,现在也叫“上升通道”。

有权势、有教养的家庭的孩子相对于“寒门”孩子在入行的机会上有优势,这不是现在这个时代的特点,什么时代都是一样的,只不过70年代以进工矿为贵子,现在以当公务员、银行经理为贵子;70年代以工人为豪门,现在以有钱人为豪门,不过大干部家总是豪门,呵呵。邓朴方可以进北大,可以当残联主席;毛远新可以当辽宁省革委副主任,实际权力大大高于名义权力。这不是你我他可能做到的。

但是,今日中国实际上是上升通道最畅通的时代。这不是某党倡导了良好的社会风气,而是经济发展太快,机会太多。不说别的,中国人口在过去30年里增长了有 10%?但符合贵子定义的职位增长了何止100%、200%?其中肯定有大量职位是由非豪门出身的人占据着。无奈随之而来的是人口胃口加速增大。实事求是 地说,要是回到历史上的经济发展状态,如今寒门贵子的问题依然会有人问,但寒门的门槛就要高很多,寒门的队伍要壮大多了。寒门队伍的缩小本身就是进步。

寒门贵子论的另一个误区是入门决定一切。“输在起跑线上”是一个时髦的说法,但这个说法的关键错误在于假定起跑后大家的速度都是一样的,这样先起跑的人自然 永远领先。但在现实世界生活过的人都知道,人和人是不可能一样的。不光起跑后的速度不一样,跑道还不是直的呢,遇到弯道或者坎坷,那就是个人素质差别显示出来的时候了。回到70年代和现在的对比,当年优先进入工矿的人,很多在90年代成为优先下岗的人。如今优先进入央企或者机关的人,焉知若干年后不会遇到经济政治体制改革而优先出门呢?

豪门可能在帮助子女进入“好”的行业上有利,但后面的发展归根结底还是要看本人的努力和才具。在一个竞争激烈的社会,混吃等死的最好结果是逐步落后于潮流。这个 潮流是时代的潮流,也是同僚、同辈晋升、发展的潮流。依靠家庭关系进入“好”行业的人一直都有。70-80年代的时候,家里有点港澳台关系的人很吃香,要 是往谁那里塞一点侨汇券,那是可以打开很多门的,一些资质平庸的子女就这样进入了当时吃香的部门,有些这样的部门如今依然吃香,比如政府部门。但他们的升 迁大多平平。过日子是没有问题的,但和他们入行时的相对社会地位无疑是下降了。这没有什么不合理的,在某种程度上,他们在坐吃山空祖传的遗产。他们现在不 一定算寒门,但至少已经在豪门的下限了。如果他们的子女不努力,没有才华,下一代或者再下一代“落入寒门”是没有疑义的。

寒门如何才能出贵子?这和人如何才能成功是同一个性质的话题。说到底,那就是:才华+努力+机遇。所有其他的都是虚的。豪门只能在机遇上加点润滑油,但肯 定不是足以否决一切的决定因素。红二代、富二代只是第二代,上辈子的“祖产”太大,到了他们这一代还有很多可吃。几代下来,如果他们自身不努力,八旗子弟 就是下场,再保护也是没有用的。当然,对于具体的个人来说,没有那么多时间可等,等到豪门不豪也不是办法,因为总是有新的豪门出现的。有人说道家学、家教,其实成功的家学、家教最主要的成分不是教导下一代如何利用关系,而是教导下一代:前任的成功来自于才华+努力+机遇,家庭只能帮你入门,但后面的路要你自己走,你只有加倍努力。

有意思的地方正是这里:新的豪门从哪里来?呃,还是从曾经的寒门里来的。人家能做到,不见得你就一定能做到,但至少把寒门贵子问题怪罪于时代是不对的。有 人说,70后能寒门贵子,80后还有一点机会,90后就不行了。记不清确切的说法,大体是这么个意思。这里应该指出的是,90后还没有到贵子的时候,刚入 行不久,犬子、贵子都还没法分辨,何来寒门贵子问题?70后确实有特殊机遇。那是改革开放后最动荡的时代,也是机会最多的时代。回到“才华+努力+机遇” 的公式,在前两项相同的情况下,机遇就十分重要。但那和寒门、豪门无关,事实上,当时的动荡把寒门、豪门都打乱了。但是80后不乏成功之士。现在的情况与 其说是寒门贵子问题,不如说是媳妇熬成婆的问题。经济和社会发展速度没有哪个时代那么爆发性发展了,贵子职位的增长相应放慢,除非有特殊才能,接下来就要 排队了。然后就是10年后“80后能寒门贵子,90后还有机会,00后就不行了”。

年轻人对于前途悲观,有寒门贵子的感慨,这不是中国特有的,也不是现在特有的。从悲观到不悲观,这本来就是成长道路的一部分。不要说对事业前途,对婚姻前 途和未来子女前途都是一样。什么都没有成型,一切都要从头开始,从懵然跨进未知,这是一个使人害怕的时刻。事实上,越是娇宠的孩子,越是“孩子就应该是孩 子”的家庭,在孩子走上社会面对现实的时候,越容易产生寒门贵子的想法。没错,旁人看似豪门的家庭,他们也未必觉得自己是豪门,因为还有更大的豪门,眼界 也水涨船高。

人脉、风度这些软性差距之所以使人害怕,是因为这东西看不见摸不着,好像不可克服。实际上,这和所有差距一样,都是可以克服的。不说别的,中国人到了外 国,文化和经历上的差距不会比国内的软性差距更小,不是很多人都克服了吗?有困难,不去克服,困难就越看越大。只有真去试图克服了,才会知道这困难究竟有 多大。中国不缺人吗?这是一个错误的看法。愤世嫉俗可以,把这当真了就是自己的不对了。说“这个地球缺了谁都一样转”的人通常就是那些可以“被缺”的人。

克服困难不是盲目硬干。比如说,我要是向娱乐圈发展,那是注定的死路一条;我要向银行经理、法律、政界那些需要巧言利舌的行业发展,也是死路一条。我适合 干工程,我干了,自认为不愧对工程师的称呼。在入这一行之前,我并不确信我适合干这个。这和婚姻一样,有一定的“盲目”和“赌注”在里面,没有人能够确保 自己所干的这一行就是自己热爱的这一行。另一方面,比尔·盖茨和斯蒂芬·乔布斯可能不算出身寒门,但他们的起步事业在当时肯定不是贵子的行业。他们的故事 有偶然性,但意义是必然的:成功来自于创意。不是建立了微软或者苹果才算成功,才算创意。在每个人的行当里,都可以成功,都可以创意。开拓一片新市场,创 立一个新的营销模式,发明一样新技术,这些都是创意,都是你我他可能做到的。无线电里听到一个例子:最近纽约特别火的一样东西叫cronut,这是把 cruissant和donut结合起来的一样新鲜东西,据说要排大队。换句话说,中国的大饼油条行业都是可以有创意的,谁知道哪天不会有人把油条和馅饼 结合在一起,搞出一个“馅条”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短,不是邻居当了银行经理,你也一定要做到,那才叫寒门贵子。最重要的是,我的心灵永远来自豪门,我 热爱的事业永远就是贵子。我们不为别人而生活,我们为自己而生活。这才是寒门贵子问题的真正含义。

还有一点要指出的是,人人都自认为怀才不遇,都自认为比平均要好,所以应该有比现在更好的生活、更多的尊严。关于这一点,西方有一个关于驾车人的调 查:90%的人都认为自己比路上一般的驾车人水平更高、车品更好、驾车更安全。问题是这在统计上是不可能的。如果这“一般”是指统计中点,那只有一半人能 高于重点,不可能是90%;如果是指统计均值,那更是不可能有90%的人都高于均值。用这来衡量寒门贵子问题,或者尊严生活问题,或许有点用处。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