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andson:说说“钱荒”

今天上午股市击穿1900点,下午V型反转。晚上看消息,央行打算承担最后的贷款人的职责了,也就是所谓的“向部分金融机构提供流动性支持”。机构的消息一向领先于小散,所以会有下午的反转。

这次股市暴跌,是前一段钱荒的必然结果。要想看股市发生了什么事情,必须首先分析清楚“钱荒”的来龙去脉。

要分析“钱荒”必须先从商业银行的运作模式说起。

商业银行都是央行的客户,都在央行的帐户中有存款。假设几家财团要开办一家股份制银行,那么这几家财团就需要在央行开户,并且存入一定量的存款。假设这几家财团凑了1亿元自有资金,存进央行,然后就开业了,银行名字就叫宏达银行。这时,宏达银行在央行的帐户中就有1亿元的存款。这时,宏达银行决不会闹“钱荒”,因为它没有存贷款业务,完全是自有资金。

不久,宏达银行就从其它银行(假设叫旺财银行)拉过来一群客户,吸收了3亿元的存款。这时,旺财银行的资金出现了跨行净流出,宏达银行的资金出现了跨行净流入。于是,宏达银行在央行的帐户中的存款余额就变成了(1+3=)4亿元,对应的是旺财银行的在央行的帐户中的存款减少了3亿元。这时,宏达银行资产1亿元(就是股东投资),负债3亿元(就是拉来的存款)。

接下来,宏达银行就要放债了。假设某地的上了一个大项目,比如修公路,日后道路建成以后卖地还债,向宏达银行贷款8亿元。宏达银行会首先审查,通过以后就要放贷。这时有人可能会问,宏达银行在央行的帐户中只有4亿元,怎么能放8亿元的贷款呢?如果宏达银行是投资银行,那么宏达银行确实不能放这样的贷款,最多是提供4亿元的贷款,外加帮助项目方发行4亿元的债券或股票。但是,如果宏达银行是商业银行,那就不一样了。商业银行可以创造货币。

宏达银行首先会要求项目方在本行开户。然后在项目方的帐户中记下8亿元存款,同时在本银行的账本中记下,新增负债8亿元(给项目方的存款),新增资产8亿元(项目方未来要归还的贷款)。于是,宏大银行的负债变成11(=3+8)亿元,资产变成9(=1+8)亿元。宏达银行在央行帐户中的存款不变,还是4亿元。也就是说,宏达银行创造了8亿元的货币。

这时,宏达银行就存在被挤兑的风险,因为宏达银行在央行帐户中只有4亿元的存款,但是却有11亿元的负债。

假设项目方购买了建材,支付了工人工资,一共8亿元。这些货款和工资都被存回了宏达银行,那么一切不变。只是这8亿元从项目方的帐户转移到了供货商和工人工资的帐户。但是,如果这8亿元存入了旺财银行。那么宏达银行出现资金净流出,旺财银行出现资金净流入。于是,宏达银行在央行的帐户中就会出现资金为-4(=4-8)亿元的情况。央行不允许商业银行在央行的帐户中出现负值,怎么办?宏达银行就要向旺财银行借钱,至少借4亿,才能让资金在央行的帐户恢复为0。这就是同业拆借。因为社会资金总在流动,那么与之对应的,商业银行在央行的帐户中的资金总是在波动。谁都难免成为资金净流出的一方,谁都难免出现负值,谁都难免同业拆借。反过来,资金净流入的一方,在央行的帐户中有余钱,自然愿意拆借出去挣点利息。只要宏达银行的8亿元贷款肯定能回来,就是同业拆借也不算什么。

宏达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平衡的原因在于8亿元的贷款能按期收回。这些贷款放出以后,项目方卖地,收回卖地款以后,存入宏达银行,拿出其中8亿元偿还宏达银行的贷款。于是,宏达银行的负债(存款)减少8亿元,资产(未收贷款)也减少8亿元。一切回到开始。

如果这8亿元不能收回,变成坏账,那么宏达银行的麻烦就来了。它在央行的存款只有4亿元,可是储户帐户中有11亿元,由它的贷款产生的8亿元并不会消失。储户如果用这些钱买东西,发生资金净流出超过4亿元,那么宏达银行在央行的帐户就会出现负值。糟糕的是,谁也不会给这样的同行拆借。这时,宏达银行随时可能被挤兑。

在资本主义制度下,一旦停止新增贷款供应,宏达银行的8亿元贷款,就可能会有很大一部分不能顺利回到项目方手中。项目方偿还贷款要靠卖地,卖地的一方,其实也是靠贷款。假设有一件开发商购买这块土地,向宏达银行贷款10亿元。宏达银行审查,放贷。然后开发商买地,项目方偿还8亿元,利润2亿元,存入宏达银行。那么这时,原有的8亿元贷款修路项目消失,变成10亿元房地产开发项目。于是,宏达银行的负债变成13(=3+10)亿元,资产变成11(=1+10)亿元。下一步,开发商可能把这些房产卖出去,卖13亿元,宏达银行提供13亿贷款供给买房者。于是,宏达银行的负债变成16(=3+13)亿元,资产变成14(=1+13)亿元。这样不断滚动。宏达银行能顺利收回每一笔贷款,但是资产和负债都在负债不断增加。社会上流通的货币不断增加,宏达银行的负债和资产也不断增加。

如果修路的项目方和开发商不愿意购买买房者的商品或劳务,只想聚敛货币,那么买房者还不上贷款是必然。宏达银行就需要不断滚雪球。靠新增贷款让交易不断进行下去。

这时,随着宏达银行不断放贷,社会上流动的货币总量不断上升。如果经济总量变化不大,那么物价必然不断上涨。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开发商获得了3亿的利润以后可能用这些利润去搞投机,不务正业。

这时,高层决定不能新增信贷了,货币太多了,要盘活存量。于是,宏达银行靠不断赠加贷款不断收回贷款的游戏,一下子就玩不转了。

假设停留在买房那一步。

宏达银行此时的资产负债表会非常难看,负债16亿,资产14亿,央行存款4亿。资产14亿中,有13亿的贷款,能回来多少,完全是未知数。如果完全回不来,那么到贷款到期的时候,宏达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中资产就会只剩下1亿自有资产外加那13亿贷款对应的抵押物。这种抵押物,很有可能就是房产。那些房产能拍卖多少钱,完全是未知数。

这时,如果宏达银行出现资金净流出超过负债总量的1/4,也就是超过4亿,就需要同业拆借。谁敢借钱给这样的银行?

进一步考虑,这时其实所有的银行的情况都类似,程度不同而已。旺财银行也许好一些,但是也会有巨大的亏空。旺财银行对自己的情况是心知肚明,对同行的情况也是大致了解。这时,旺财银行是不会轻易借钱给宏达银行的。因为借给宏达银行的资金能不能还回来是未知数,何况自己也随时要应对资金净流出的情况。有钱也会按兵不动。不论谁来说,旺财银行都不会把钱借给宏达银行的,除非是储户主动提款转存宏达银行。对储户提款千万不能拒绝,拒绝一个,马上会来一群。可能的话,旺财银行还希望多借入一些钱,这样自己在央行的帐户中会更宽裕,有更强的能力应对资金净流出。

这时,表面上看,宏达银行也好,旺财银行也好,他们在央行的帐户中的总钱数并没有变。但是,同业拆借市场却死掉了。利率市场化,没有供给,需求旺盛,利率必然飙升。

这是钱荒的内因。

钱荒还有“外因”。比如储户从宏达银行提款3亿元,然后兑换成5千万美元,汇到美国。那么宏达银行也好,旺财银行也好,在央行帐户中的总钱数,就会下降3亿元。毫无疑问,对整个商业银行界,这是雪上加霜的事情。很多时候,就是单纯大规模资本外流,都足以导致钱荒。

这是钱荒的外因。

内外因叠加,导致钱荒来势凶猛。

这时,如果央行提供临时金融支持,宏达银行就不必再向旺财银行求援。如此,各个商业银行不必紧紧抓住央行帐户中的存款,毕竟实在不行还可以向央行求助。于是,商业银行间的隔夜拆借的利率大幅下降了。

然而,央行的临时资金支持,并不能让宏达银行和旺财银行收回贷款,也不能阻止资金外流。所以,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案。治标不治本,钱荒还可能在暂时缓解之后,继续蔓延。

要彻底解决钱荒,如果不采取社会主义的方案,就要允许宏达银行继续玩滚雪球的游戏,并设法阻止资本外流(也就是继续推动本币升值,靠本币升值的预期吸引热钱留下)。然而这必然埋下货币泛滥的祸根,所以钱荒与货币泛滥只有一线之隔。

松一步,是火焰山,紧一步,是极限深寒。

人民日报,经常自己打脸。领导讲话,经常出尔反尔,完全不在乎朝令夕改对自己的威信的影响。相比之下,密切关注央行的报告,非常重要。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