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部县城里,很多爷爷奶奶和父母真可怜!

主要是改开以后的“80″后及以后小孩的爷奶爸妈
辛辛苦苦把孩子养大,在考上大学的那天起,就意味着聚少离多的开始。

我自10几年前上大学后,就只有寒暑假三个月在家,工作以后更是节假日才能回去几天,与父母亲人的相聚只能以天来计算。
外公外婆父亲母亲非常思念我,但就是只能听声不能见人
家里非常冷清。
去年外公去世,我回头想一想,十多年来,我跟他见面相聚的次数其实少得可怜。

前两天有事回老家一趟,看着外婆、父母、叔叔、阿姨他们日渐衰落的样子,伤心的暗自落泪。
不免把去年清明节回家时产生的的一些感慨又回忆一番:

清明假期一到,我便迫不及待地返回家乡,
望着父母老态已显的身影,看着父亲乡下老家孤寂的老弱
内心早已有之的忧伤却不可阻挡地涌上心头

由于过去人口基数较大,加上得益于一直以来计划生育抓的不是很严格,因此,我们县储备了较为充足的人口,这几年随着乡下人口不断往县城迁移,同时,由于县领导下决心大力整治环境,发展经济,县城越来越美,也越来越热闹,但繁荣的背后却潜藏着巨大的危机。

走在大街上,会发现20-40岁的青壮年寥寥可数,30-60年代生的人占了县城的人口 的主体,县直机关事业单位绝大部分是60-70年代的人,此外,20岁以下的学生倒是不少,比以前还有所增加,但这是以乡下中小学无生可招导致关门换来的。
20-40岁的青壮年绝大多数都是常住外地,只在逢年过节的时候回家几天。当年我高中班上70多个同学,留在县城生活的不超过10人。定居在外的人,他们的后代就成当地人了,不会再回来了。

目前还可以通过乡下进城来维持县城的人口和繁荣,但是清明到父亲乡下老家祭扫时,可以深深感受到农村的冷清和沉寂,几十户人家,只有几个老弱妇孺在留守,青壮年要么外出打工,要么在县城做事。一个老奶奶看着我们回家,高兴之余,又感伤地说,你们都回屋里了,屋里好热闹,下午你们一走,乡下又好冷清了。 这样的农村,又怎么可能持续地为县城输送人口?

我想,最多五十年,等30-60年代的人都去了,不知那时还会有几个人在n山坝上晨跑,在鄱阳湖打渔,在步行街购物,在偌大的一中新校区读书,我美丽的家乡可能就会荒掉吧!

随着岁月的流逝,我们和我们的后代与家乡的联系,大概就是那山野乡间的一座座墓地了!

难受归难受,可我自己也无能为力,因为我也是外出的一员,我的工作和事业不在家乡。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每逢节假日就尽可能地回家,陪伴父母和亲朋,在熟悉的街道和山脚湖边行走,感受家乡丝丝缕缕的温馨。

————-

县城还好,县城人都往市里跑,但是也有农村的人跑进来填补。农村是真完了,青壮年全部外地打工或搬入县城,人越来越少,初中高中都停办了,上次回老家,以前的荒山已经长满灌木,山上的路都没了,据说已经有狼出没

照这样子下去,再过几年都不用治理荒山什么的了。自己都长好了。 乡下真的是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村子里除了个别回家生孩子的妇女,剩下的就是些老头老太了。

05年一个新疆锡伯族的小孩说,我们家20年没变过样,他大哥在深圳,弟弟在上海,他自己在帝都。我深深的陷入了沉思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蓝蓝
    2013年6月26日07:49 | #1

    现实版老无可依。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