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泪:棱镜门事件:美国是“伪君子”,中国是“真小人”

我知道谁是协助斯诺登离开香港的所谓“中间人”,我也知道这位“中间人”在港府、维基和斯诺登三者间扮演的角色,我甚至于知道他在送斯诺登去机场登机后当天还参加了哪些活动。但很遗憾,因为没有得到授权,我不能透露这位“中间人”的身份。我只能告诉各位,这位“中间人”在圈内德高望重,在香港人脉极广,且参与过谋划多年前的一个跨国救援行动。

在这场所谓“棱镜门事件”中,因为斯诺登离开香港,美国就指责香港、中国、俄罗斯都是很荒唐的。美国在斯诺登棱镜门事件上的被动,完全是自己造成的。作为互联网管理上的“伪君子”,美国政府说一套做一套,被自己人揭发后,又眼见揭发者成功溜走,脸上挂不住了,就拿港府和中俄两国政府说事,对斯诺登进行围追堵截和舆论绞杀。这种愚民宣传造势手法,包括西方媒体给斯诺登扣上违背职业道德的说法等等都是屁话,这种做法,其实和陈光诚逃往美国使馆后北京官方舆论对美国和陈光诚的围剿指责差不多,都是为了掩饰自己的错误和无能。

不论是香港特区政府、中国政府,还是俄罗斯政府,在事前都不知道斯诺登要离开香港去俄罗斯。特别是俄罗斯政府,完全是被蒙在鼓里,等斯诺登到了俄罗斯才知道此君已不期而至。

斯诺登离港完全是自己的决定,他先找了何俊仁做他的私人律师,在从何俊仁初了解到继续滞留香港可能遇到的麻烦后,又透过其他渠道找到这位“中间人”请求帮助离境。在这位“中间人”帮助下,斯诺登借助美国正和香港进行司法交涉的时间空挡悄然出境。在得到斯诺登离境的消息后,港府如释重负。因为港府即不想得罪香港民意向美国引渡斯诺登,也不想因为保护斯诺登而过于得罪美国,更不想因为斯诺登事件处理不当而被北京中央政府吹胡子瞪眼睛。

斯诺登本来打算周六(6月22日)离境,在犹豫了一天后,最终决定透过中间人帮忙在周日(6月23日)早上离开香港去俄罗斯。斯诺登原本打算在维基解密方面的安排下,从俄罗斯乘飞机经由古巴到厄瓜多尔避难。但到俄罗斯机场后,未知是因为个人原因还是俄罗斯方面的原因,斯诺登并未继续原定行程。后又传出白俄愿为斯诺登提供政治避免的消息,而普京也表示斯诺登仍滞留在机场国际区域,并表示不会向美国方面引渡斯诺登。

我认为,港府在心理上有放走斯诺登的主观故意,但在实际处理上,港府只不过是采取了睁只眼闭只眼的态度,利用美国政府的技术失误巧妙的耍了美国一次而已。事实上,根据老牛从香港方面得到的内线消息,斯诺登在香港机场登机口登机的时候,边检官完全是照流程办事,就像对待普通国际游客一样在斯诺登的护照上盖戳放人,连看都没有多看他一眼。

至于中国政府,我认为一定会透过中联办等对梁振英进行窗口指导,以免港府处理失当损害中美、港媒关系的大局。但在斯诺登离开香港这件事上,中国政府的确是毫不知情。有不少人认为那个“中间人”可能得到了北京的授意,帮北京处理掉了这个烫手山芋,但就我个人对他的情况了解,我认为他根本不可能和北京方面沟通。

在“斯诺登棱镜门”事件上,除了《卫报》和多维新闻,没有赢家。《卫报》最先拿到了斯诺登的消息,而多维新闻则在斯诺登事件发酵成国际事件后,拿到了斯诺登从香港飞赴俄罗斯的独家消息。这两家媒体在“斯诺登棱镜门事件”上都赚足了眼球,而美国、中国、俄罗斯、港府、斯诺登,甚至是维基解密和厄瓜多尔方面都因此而受到了舆论指责并形象受污。当然,在所有受污者中,美国是唯一被脱掉裤子露出隐私的那个人。

“斯诺登棱镜门”事件折射了美国政府的虚伪。就像在文章开始说的,在互联网监控问题上,美国政府是伪君子,而且是全世界最大的伪君子。美国从去年就开始在互联网安全上造势,开始给中国政府施加阻力,本来想在今年7月的战略对话上强压中国,逼中国政府低头认罪,想不到斯诺登的出逃揭秘,让美国政府如意算盘落空,而且被搞的极为丢脸被动,主动权全部被中国收缴。

但是中国政府也不要太早高兴,如果说在互联网监控上美国是最大“伪君子”的话,我认为中国就是最大“真小人”。这两个国家政府的最大区别是:一个是光干不说,而且还老耍流氓,利用掌握的全球主流话语体系动辄指责别人如何如何混蛋,另一个则是借助强势政府地位,各种网络封堵的招数无所不用其极,网民搞不好就会被跨省追捕。拿“伪君子”和“真小人”相比,我想大部分人还是更讨厌“伪君子”的,但无论是“伪君子”还是“真小人”,都不是好人,都要检讨反思,才能对待起本国的人民。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