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奇帆或“下课”,重庆清洗薄熙来势力

  近日,重庆市政府网信息显示,市国资委在过去两个月中出现10余项、涉及14人的新人事任免。由于该市国资委由现任重庆市长黄奇帆分管,外界有关其本人即将卸任的传言再起。事实上,除此次国资委集中性官员调整外,在薄熙来、王立军事件后,以公检法系统为重点,山城重庆官场已经历了多轮次的“去薄熙来化”大规模人事变动。外界普遍认为,薄熙来大部分“亲信”基本已被“清洗”。而被认为是其股肱之臣、“政坛不倒翁”的黄奇帆的权力交接可能意味着这场持续一年有余的政坛“洗牌”将正式收官。

  有观点指出,在张德江与孙政才对薄熙来重庆班底进行洗牌之前,后者也曾在主政后进行过多次洗牌。由此也导致重庆屡屡出现“一朝天子一朝臣”的现象。这种现象也凸显了中国以人治和集权为核心的政治体制的弊端。

  黄奇帆或“下课” 重庆洗牌收官

  在薄熙来主政重庆期间,黄奇帆与长期担任重庆市公安局长的王立军、市秘书长的徐鸣被坊间称为薄熙来的“三驾马车”,并且有“文有徐鸣,武有王立军,经济有黄奇帆”的说法。在薄熙来因王立军事件等一系列案件落马后,黄奇帆的仕途动向亦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尽管各类相关传言和猜测纷起,但黄奇帆却能够始终稳坐市长之位,而这又激起民间更高的关注度。不过,近期发生的一系列实质性政坛动向则表明,黄奇帆面临着自薄熙来下台后最紧迫的政治危机,其重庆市长任期或许也已进入倒讲时。

  据重庆市政府网显示,自5月以来,重庆政府系统已发出近20项人事任免消息。尤其是在6月7日,黄奇帆曾分管的市国资委集中发布13条人事任免信息。有评论观点直接指出黄奇帆旧部基本已被清洗。

  2013年4月24日,中国兵器工业集团总经理张国清空降重庆,担任市委副书记一职。生于1964年的张国清为博士研究生学历,是目前中共最年轻的中央委员。而且其此次入政后,重庆出现了双60后省级正副书记搭档的局面,其仕途自然被进一步看好。而在过去两个月间,张国清频繁参与外事接待、调到各区县和企业调研、参加劳动模范报告会等。多位分析人士指出,张国清以中央委员身份出任重庆市副书记,显然只是过渡。经过这一段适应期后,张国清将接替黄奇帆担任市长的可能性也越来越大。而后者很可能会调任另一正部级闲职,其仕途也将走到尽头。

  在5月13日重庆市政府一次分工安排中,被认为具有发展经济特长的黄奇帆主管实权范围受到大幅削弱,攸关地方经济动脉的发展和改革、财政、国资、税务、金融等领域职责被交由新上任的常务副市长翁杰明分管。另外,在孙政才领衔的新市委班子于次日集体参加的“重庆学习论坛”上,黄奇帆意外缺席。而张国清则位列重庆市人大主任张轩和市政协主席徐敬业之后,引起外界猜测。

  分析人士表示,虽然黄奇帆在薄熙来下马初期地位未受到较大影响,并且在张德江、孙政才相继入主重庆后起到了重要的辅助和稳定政局的作用。而近期这些迹象均表明,不仅“六朝元老”黄奇帆的权力受到较大削弱,其市长一职也很有可能交予张国清。回顾薄熙来后重庆发生的持续将近一年的官场人事变动,黄奇帆的去职或许也将意味着这场政坛“洗牌”的正式收官。

  然而,在重庆大体定盘后,仍然有必要对黄奇帆进行审理。因为作为薄熙来“左膀右臂”,黄奇帆在薄从事一系列违法违纪行为,尤其是“打黑”过程中必然有难以撇开的联系,而公开、公正的调查审理不仅有助于对黄奇帆进行客观认定,更是重庆新政府实践和塑造法治精神、法治权威的客观要求。

  多波次大洗牌 上演“去薄熙来化”

  有对重庆较为关注的观察人士指出,在薄熙来正式落马后,张德江、孙政才相继入主重庆,之后此地政坛大体经历了2个阶段、5个波次的有层次、有步骤的大规模人事变动。由于薄熙来对重庆官场的掌控主要侧重于公检法系统,并且其“打黑”暴露出的问题最严重、最为外界诟病之处也正是这一区域。因此,张德江与孙政才也将人事调整着手点和重心放在这一方面。这一阶段从张德江2012年入主重庆以至2013年全国两会,主要包括3个波次。张德江在2012年3月接管重庆后立即替换了一批法院系统官员;9月集中任免一批法院、检察院、监察系统官员;11月孙政才入主重庆后,法院、检察院以及公安局副局长再次调整。

  第二个阶段则从全国两会后以至如今,共包括2个波次:从2013年3月开始,重庆8区主要领导职位也被调整;4月26日重庆国土、财政、水利、计划生育、税务、安全、食品、物价、科教文卫体等众多基层部门领导职位也出现变动。

  该观察人士同时表示,在这5个波次大规模人事变动中,也穿插着其他重要地方高层人事调整,尤其是多位受到薄案牵连的官员纷纷落马。虽然在这一年多以来,也有一些因不雅照等偶然事件而下台,但是由此所导致的薄熙来旧班底的去职和新官员的任命,同样也可以起到“去薄熙来化”的效果,并且可能在某种程度上成为洗牌的“催化剂”。

  原重庆南岸区委书记夏泽良于2012年3月21日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并于2013年1月移送司法机关,至今仍在审查和起诉过程中。这是现任政治局常委张德江就任重庆市委书记后,在清理门户中的第一位正厅局级干部被调查。值得注意的是,在当年11月份发生的不雅照事件中,夏泽良作为涉案官员再次“中枪”。

  原重庆市委秘书长徐鸣曾被外界认为是薄熙来的“文胆”,行事极为低调,在商务部工作期间即受到薄的重用。而且紧随薄熙来进入重庆工作,成为薄的秘书。不少人士甚至相信,正是徐鸣在薄熙来的主持下策划了“唱红”运动。而在薄熙来落马后,徐鸣的仕途亦受到影响。在今年2月25日,徐鸣被免去重庆职务。在外界纷纷猜测其受到薄案牵连之时,旋即又被调任国家粮食局副局长,仍保留副部级待遇。有观点认为这是一个闲职,相反观点则认为在粮食安全在政府行政中日益凸显的今天,徐鸣的角色可能将更为吃重。

  同徐鸣类似,原原重庆市委副秘书长、市委办公厅主任吴文康也是追随薄熙来进入重庆。吴文康曾是薄熙来秘书,薄任大连市长以及辽宁省长时,吴一直被视为是薄熙来心腹。薄熙来在2007年出掌重庆后,吴文康在亦于次年一月,由辽宁省调重庆任职。据消息人士透露,在2012年2月王立军年遁入美国领事馆初期,吴文康即被双规,至今下落不明,成为薄案后众多“失踪”人物之一。

  另外,原重庆市纪委书记徐敬业曾也曾在薄熙来时期的商务部工作,之后先于薄熙来抵达重庆,担任纪委书记。历经汪洋、薄熙来、张德江、孙政才4任书记后,在2013年1月被调任至虚职——重庆市政协主席。有分析认为,由此调动来看,尽管徐敬业仍得以保留在官场之中,但是显然受到薄熙来案的影响。

  这也表明作为薄熙来时期的纪委书记,对于期间发生的违法乱纪行为也负有一定的责任。

  原重庆市组织部长陈存根在薄熙来主政后重庆当年被从陕西请入山城,担任组织部部长。在王立军出逃美国驻成都领带馆后,重庆当局派遣黄奇帆、陈存根、徐敬业三人前往处理这一棘手问题。这也说明薄熙来对此三人的信任程度。在2012年3月,即张德江接替薄熙来入主重庆当月即解除了陈存根重庆市常委与组织部长两个实权职位,陈在2013年1月被调入中央,担任国家机关工委副书记(正部长级)。

  近期被双开的原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唐建华也引起外界关注。2010年2月,在薄熙来、王立军在山城重庆大搞“打黑除恶”专项斗争如火如荼时期,唐建华因“打黑”成果突出被记一等功,旋即被任命为市公安局副局长,成为王立军副手。而在薄王落马,张德江主政的2012年6月,唐建华被中共相关部门组织调查。历时约一年后,唐建华被双开。据相关人士透露,唐建华曾是重庆打黑小组副组长,与王立军关系密切,并曾给予后者超过100万资金。唐建华随后即在接受调查期间检举揭发王立军涉嫌受贿的有关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在唐建华被批捕一周后,其同事郭维国、李阳、王鹏飞、王智参与的徇私枉法案也浮出水面。4人分别是原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重庆市刑警总队总队长、重庆市公安局技术侦查总队总队长与重庆市沙坝区公安分局副局长。他们是王立军被薄熙来从辽宁调入重庆后,被王从辽宁公安系统一起调往重庆公安局的高级警官,被称为王立军的“四大旧部”。 2012年8月,4人被判处5至11年有期徒刑。

  原重庆市宣传部长何事忠曾是薄熙来政治行动的忠实推行者,对“唱红打黑”的正面宣传获得薄熙来的认可。在张德江时期被调离宣传岗位,转任政协副主席。

  也有一些工作调动的重庆高层并无迹象显示与薄熙来、王立军的违法违纪行为具有必然和主动的联系。如原重庆市委常委兼政法委书记刘光磊在汪洋担任重庆市委书记时期由贵州进入重庆,担任公安局长一职。薄熙来接替汪洋后,刘光磊的公安局长一职被王立军取代,转任市正当委书记。虽然外界认为刘光磊对重庆违法“打黑”负有一定的责任,但是大体上采取了一种不温不火的态度。不仅如此,由于刘光磊曾在胡锦涛麾下工作,有传言甚至认为其在薄熙来主政重庆时期与胡锦涛持有某种程度的联系,并共同抵制文革色彩浓厚的“唱红打黑”运动。不过,在薄后重庆人事调整大潮中,其市政法委书记一职也被剥离,转而负责农村工作。

  此外,重庆市委副书记张轩(女)、副市长马正其等人也在未公开原因的情况下被免除职位。在孙政才新任重庆后出现的重庆不雅照事件也导致了21名中共党员,包括雷政富等多位区县级书记和国企一把手被拉下马。

  观察人士指出,经历张德江、孙政才持续一年有余的官场人事调整,重庆已经几乎完成了一次大洗牌。在薄熙来时期被重用的各级各部门领导因各种原因纷纷落马、离职、外调等,而其接替者则理所当然更倾向于接受其提拔者,即现任重庆一把手的领导。张德江、孙政才二人通过这种人事调整方法基本完成了一场“去薄熙来化”的政治运作。

  集权体制下的人治和洗牌

  有对薄熙来比较关注的观察人士指出,在薄熙来2007年从商务部空降重庆后,也曾展开了一场场声势颇壮的被认为是“去汪洋”的政治运作。其方法与张德江、孙政才的手法如出一辙,也是展开了一系列大规模人事变动和洗牌。

  薄熙来甫一进入重庆就展开一场“肃贪”行动,拿下重庆市规划局局长、九龙坡区区长黄云在内的7名县区级官员。

  此后又先后多次进行大规模人事调整。在2008年8月,重庆一举任免了30多名重要职位官员,包括多位区县书记和政法系统官员,王立军亦于此时首次进入重庆政坛。当时即有新闻分析认为“如此高密度的干部调整,在重庆并不多见。”而这仅是重庆官场5年来不断洗牌的缩影。在2009年1月初,重庆公布最新任免情况,职务变动涉及到29名市管官员。2011年5月,重庆再次任免一大批官员,尤其以法院、检察院、公安等政法系统官员为重,王立军则在此时升任重庆市副市长。

  不仅如此,薄熙来与王立军还展开了轰轰烈烈的“打黑除恶”运动。在这场运动中,原重庆司法局局长文强、市高级法院副院长张弢、公安局副局长彭长健、市检察院第一分院副检察长毛建平、市北碚区副区长赵文锐等几十人均被涉及,甚至被判死刑。重庆市检察院检察长余敏在2013年1月曾公开表示,“过去5年,重庆有60名厅级干部、852名处级干部因职务犯罪落马”。在这些数字中,“打黑”运动被认为做出了不小的“贡献”。

  有观点指出,重庆近五年内发生着自文革以来最大规模的政坛官员大变动。而通过对这些人事变动的观察可以发现,其变动主要是随着主政者的更换而出现的。薄熙来取代汪洋后,同时将自己曾经在商务部、辽宁等地“旧部”调进重庆,这些“手下”也会招徕自己原先的“手下”。“薄熙来——王立军——郭维国”就是这样一个由上而下的连带体系中的一条线。之后,薄熙来又通过程序式或“打黑”等运动式的手法进行官场“洗牌”,并建立起以自己为核心的权力体系。

  而在薄熙来落马后,张德江与孙政才为整顿重庆政坛也分批次、有步骤地进行着官场“洗牌”。一方面打破了以薄熙来为核心的旧政治班底,另一方面又会通过自上而下的组织任命建立起以新的领导核心及其体系。而自2000年至2003年以来已经历贺国强、黄镇东、汪洋、薄熙来、张德江、孙政才六任省委书记的重庆政坛的官员仕途,随着主政者的交替而不断兴衰,此类情景被部分人士认为是古代皇帝集权制度下“一朝天子一朝臣”现象的再现。而这种现象再次体现了当前中共政治体制中的人治和集权特性。而且这种人治和集权显然为薄熙来的文革式的“唱红打黑”提供了组织和制度上的助力。

  不过也有观察人士认为在处理薄及后续问题上,中共一直在秉持切割的前提下,尽量减少因政治剧变带来的创伤波及和动荡。例如,尽管黄奇帆与徐鸣均与薄熙来有难以推托的关系,但是并没有因此受到很大牵连。黄奇帆甚至一度成为张德江“救火”的助手,一定程度上起到了稳定重庆政局的作用。另外,年仅48岁的万州区委书记吴政隆,本来就是重庆老市长包叙定从国家机械工业部带来的秘书,估计不久将调离重庆,或返京任职。至于属于解放军少将的重庆警备区政委梁冬春,现年57岁,已达服役年期上限,料将退役。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