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教授党员就民主改革致中共中央暨全体党员的公开信(附政治体制改革框架)

一位教授党员就民主改革致中共中央暨全体党员的公开信

附政治体制改革框架

(一)

在经历了三十年摸着石头过河的改革开放后,我们已经迷失在开放的迷雾里,深陷进改革的泥潭中。

 

贪腐无度、傲慢的官僚,自私自利、鼠目寸光的资本家,失去了道德和信仰的知识分子、为了基本生存而苦苦挣扎的大众,这就是当前中国社会的阶级构成;权力所支配的资本像四处漫溢的洪流,以全面性水土流失的代价制造了一片沙滩上的绿洲,官僚集团与学术精英结成联盟控制了社会的命脉,腐败制度化而成为既得利益集团的共识,被剥夺、被忽略者眼中的冷漠与无奈正在变成仇恨与嘲讽,这便是当前中国社会的政治图景;官员不再忠诚,工人不再勤恳,农民不再朴实,老师放弃了尊严,学生没有了激情,所有美好、高尚的价值都遭到轻蔑,投机的、市侩主义的人生哲学成为唯一的信仰,这便是当前中国社会的精神状况。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种触目惊心而又似曾相识的末世景象:不仅是政治的腐化,经济的崩溃,更是道德的颓败,文化的沉沦!

为什么是这样?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自小被灌输的革命理想成了反讽现实的海市蜃楼?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被承诺的最民主、最公平的美好社会成了颠覆常识的黑色幽默?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大家的改革变成了他们的改革?从什么时候开始,少数人的富裕替代了绝大多数人的富裕?从什么时候开始,当年课本中所控诉的资本主义社会的邪恶和黑暗,都成了眼前司空惯见的现实?我们看到了黑砖窑的包身工如何孤独无助,以命搏食的煤矿工人如何形同牛马;我们看到了权力与资本如何沆瀣一气,被凌辱的小民如何诉告无门;我们看到当数亿贫民为了糊口之食而苦苦奔劳,当千千万万看不起病的穷人在绝望中默默等死,却有那么多仅仅依靠政策垄断就坐地圈钱的党员官僚安享数百万乃至数千万的年薪!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我们曾被告知走的是一条共同富裕的金光大道,可是在多年的闷头前行之后,我们突然发现走进了瘴气弥漫的沼泽地,走进了财富与文化的双重废墟!现在是停下来,抬起头,瞻前顾后,认真思考面对的现实,重新定位前进的方向和目标的时候了,因为不满和愤怒正在酝酿,大地的根基开始晃动!

(二)

必须重新审视文化大革命,因为导致我们走到今天这种境地的起始逻辑是对它的批判和否定。

 

由于对财富的渴望和赶超的需求,更由于缺乏反思的勇气,当年我们对文革做了近乎仓率的简单化处理,就卸下包袱轻装前进了,就像一个脚骨损伤的运动员,打一针封闭,不再感到痛疼,就万事大吉重新上场,然而错位的关节没有得到矫正,扭伤的软组织没有得到治疗,到头来还得打开重新诊治。

将”文革”仅仅描述成权力斗争操纵下的大众疯狂,不仅肤浅而且轻率,这是一种对历史不负责任的态度,使我们放弃了通过惨痛代价换取的经验教训,也失落了建构未来的坚实基础。改革初期的意识形态故意遮蔽了部分真相,掌握话语权的官僚和知识分子片面强调了黑暗的一面,才使文革成了整个社会刻意回避的创伤,成了一个被有意识遗忘在现实之外的黑洞。

可是,历史不应该有黑洞,现实与传统不可割裂,曾经令整个民族如痴如狂的文革是难以用”十年动乱”四个字一笔带过的。动乱应当是自下而上的、无序的,而文革不是,文革是自上而下的、乱中有序。文革并不是彻底的虚无。毛泽东革命浪漫主义想像的背后,是对修正主义(一个含糊的词汇)和官僚主义的现实忧虑;群体性暴乱和疯狂的另一面,是被压抑的基层群众对专制特权的反抗,是世世代代被管理、被统治的中国人民在属于自己的时代里对当家作主的渴望,是年轻人充满革命激情的对崇高价值的追求。这种权利和精神上的需求尽管长期被压抑、被侵蚀,但它没有消失,因为它正是我们共产党人伟大革命的遗产,不论出于多么正当的理由——经济增长抑或民族利益,对这种遗产的抛弃就是对革命的背叛!

 

让我们重新反思”六四”事件,因为它使我们的党放弃了最后一点革命理想主义的激情,彻底关闭了政治改革的门径,走上了唯增长主义的不归路。

 

“六四”事件只是30年改革开放过程中的一个插曲,尽管它影响了改革的方向和进程。在改革导致的不公造成民怨沸腾、国外势力极力从事和平演变的复杂背景下,有激情但没有经验的学生被一小撮人操纵把事情推向极端,惊慌失措的党政府后退无路采取了最严厉的处置手段,这就是”六四”的真相。悲剧是民族的,伤痛是时代的,过错是双方的,使用武力是万不得已的。它给后人留下的最重要的启示是,改革尤其是政治改革是理性妥协的结果,欲速则不达;在一个缺乏民主传统和实践的社会里,因缘际会的民主运动很容易异化为失去节制的群众性狂欢,而所谓的民运领袖很容易变成操纵民意追求个人权力的野心家。

经历了20年的自然愈合后,那曾经鲜血淋漓的创伤只留下了令人不愿正视的疤痕。如今这个事件只剩下了象征意义:对党和政府来说,它在等待着一个说法,一种姿态;对曾经的参与者而言,它意味着一个需要由外力打开的心结。所以,让我们坦诚而勇敢地面对它,因为对历史事件总得有个交代,把这一页翻过去才能轻松地面向未来。

对党的威信造成伤害的主要不是事件本身,而是此后对待这一事件的态度;对民族的事业造成损失的,不是几乎来自于全世界的谴责和制裁,而是民众对政治的冷漠和全社会市侩主义的泛滥,是我们党群众路线的丧失和理想主义的陨落。

所以,让我们解除这个不幸的事件造成的心理障碍,让我们的党和人民重新站到一起,回到20年前的起点,在公平和正义的地基上纠正和推进关系我们民族命运的改革事业!

(三)

让我们重新反思改革开放,因为它越来越成为少数既得利益者的嘉年华,它正从政治、经济、文化等不同方向撕裂着这个民族的肌体,它正在使越来越多的人经受着一种深刻的挫折感和幻灭感。

 

发轫于1978年的改革实际上是在外部压力下避重就轻的机会主义选择的产物,尽管它曾经唤起过关于共同富裕的民族性愿景。以承包到户为形式的农村改革释放了专制的计划体制所压抑的生产热情,为下一步的城市改革奠定了丰厚的物质基础,但却是以公共资源(组织制度、水利设施、森林)的全面凋敝和荒废为代价的;随后以”放权让利”为特征的城市改革则成了一系列自相矛盾的试探性政策的大杂烩,结果大量工人以近乎无偿剥夺的方式被强制下岗,官僚阶层控制了改革的收益权和解释权,官僚利益最大化成为改革最根本的动力机制。

“六四”事件后,经济增长成为政权合法性的唯一来源,改革的最后一丝理想主义色彩彻底丧失,成为一场充满原始积累意味的权力的盛宴。靠国家信用的挥霍和社会资源的无限耗费推动的经济增长,在灌溉着官僚阶层物质利益的同时强化着他们的权力基础;权力被资本化,窃取和侵夺成为心照不宣的秘密;由少数特定利益集团滥用、盗窃全民财富所造成的坏帐,一次又一次被理所当然地转化为全民负债,中央政府轻率地成为了野蛮剥夺的担保人;农民工生命价值的补贴、国民应享的福利和属于子孙后代的权益,被作为引进外资以膨胀GDP的必要条件,各地当局义无反顾地充当了贪婪而冷酷的国际资本的同谋者。绝大部分的国民不仅被排除在经济增长的成果之外,而且还受到了制度支持的蓄意的剥夺,越来越多的人逐渐沦入绝对性贫困的深渊。

总之,我们曾经抱以无限期望的改革其实早就偏离了本来的目标,丧失了道义的基础,并最终走向了自己的反面。它被官僚集团所挟持、所操纵。它以社会主义的名义把民族绑架上了资本主义的战车;它以建立公平有效的分配制度为出发点最终却把财富垄断到少数人手里;它以共同富裕的愿景号召于民却在最短的时间内制造出了令世界瞠目的贫富差别。20年竭泽而渔的经济增长,不过是官僚阶层为寻求政绩和寻租机会而不计成本地堆砌出的门面上的繁华:公平的资源配置和财富分配体制没有形成,也没有实现有效的资本和技术积累,更谈不上民生的培护和社会福利的增长,却无限期地延迟了社会文化和政治改革的议程,堵塞了我们民族进一步发展的道路。

改革死去了,我们必须换一种活法!

(四)

我们反对资本主义。不论现实的逻辑多么有力,都不能改变这样一个事实:资本主义制度既不是最”经济”的制度,也不是合乎人道理想的制度。

 

资本的意志是把全世界作为征服和榨取的对象。它放纵人的本能欲望,遵循无限消费的市场信条,奉行赢家通吃的强者逻辑,它以对落后地区的掠夺作为自我持存的条件,把遇到的一切变成没有人性的生产要素。人类有限的资源不可能长久地承担这样一种高耗费的生活方式,人类日益觉醒的尊严也不会长久地屈服于资本的淫威。正在发生的全球性经济危机已经证明,不受约束的资本暴力造就了淹没世界的深渊,资本主义体系以水济水自救措施只是灭亡前最后的疯狂。

让我们当机立断,与正在驰向深渊的资本主义列车脱钩。资本主义救不了中国,中国也救不了资本主义,要创造富强而公正的国家,全靠我们自己!

我们要求把民生福利放在政策考量的首位,保护和发展民族产业,谨慎地、有选择地利用外国资本。

工人的劳动力价格被人为地压低,土地和赋税收益被慷慨地赠送,对自然资源的耗费性开发、对环境的损害被宽宏地容忍,对本国市场的让渡、对本土经济的歧视性待遇被视为理所当然:各级政府为堆砌GDP以凸显政绩展开的引资争夺成为恶性循环的”竞次”,成为喝盐水卖血的自残机能的愚蠢生计。

倘若我们继续不计成本延揽外资,削尽藩篱听任他人恣肆,民族企业将永无振兴之期,国家的战略性产业势必受制于人,我们赖以挺立于民族竞技场的脊梁骨将被永远抽掉;国民经济的”水土流失”将日甚一日,农村将彻底崩溃,农民将被连根抛起,被甩到工业文明的边缘,成为失掉过去也没有未来的游民,无可奈何地进入国际资本廉价生产资料的储备库;资本的铁蹄将踏遍神州大地的每一个角落,最后留下一片繁荣的废墟扬长而去。

(五)

我们要求维护农民的公民权益和他们的生活方式。农民问题是中国的根本问题,一个把农民排除在现代化进程之外的社会是野蛮的没有前途的。

 

农民是我党革命事业的基础力量,可是,从共和国建立的那一天起,就被以制度的方式剥夺了应享的公民权益。他们曾经像贱民一样被限制在农村,被超限榨取哺育着城市和工业的发展;他们如今又作为纯粹的自然资源被粗暴地使用,支撑起了国民经济的畸形繁荣。

然而历史是公正的,是欠账就必须偿还。占人口总数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农民没有购买力,广大农村被隔离在了国民经济能量循环的主流之外,城市工业就失去了内生性成长的生态环境和发展空间,我们民族在国际市场角逐中就失去了从容回旋的余地,就不得不以我们的血汗挣来的财富向资本主义进献,不得不以挥霍财富的方式垫高我们的发展平台,不得不加速用尽我们战略资源的潜力。

让我们重温马克思的教诲:”一切真正的危机的最根本原因,总不外乎群众的贫困和他们有限的消费,资本主义的生产却不顾这种情况,而力图发展生产,好像只有社会的绝对的消费力才是生产发展的界限”。我们号称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已经无可奈何地落进这种资本主义的发展的陷阱!不把农村纳入经济成长机制,却靠不断增大的产能、不断追加的流动性刺激经济的活力,最终将导致整个社会陷入长时期的停滞不能自拔。

迄今为止,工业化的历史就是农民全面失败的历史:他们如果不是被连根拔起,成为一无所有的劳动力出卖者;就是被挤向边缘,面对资本世界的喧嚣茫然无助。学者们已经宣布这是农民不可避免的宿命,早就开始了研究如何处理即将在大城市迅速蔓延的贫农窟、如何处理流浪在城市里的数量巨大的无家可归者……

即使工业化不可避免,它也应当有不同的途径和方式。我们不能以历史绝对性的名义劝说农民安心接受或许可以避免的苦难。旨在为大众谋利益的社会主义制度在采用市场体制和规则的同时,理应探索出一套能够驾驭资本的盲目力量、实现全国一体有机发展的制度形式。农村也不应当想当然地被看作仅仅是输血救治的对象,作为一种生活方式它并非早已毫无疑义。在维护日见珍贵的自然和文化资源方面,在新的生存方式的构建中,农村将发挥无以替代的作用。

因而,在把农村纳入现代工业有机系统的同时,在落实他们公民法权和社会财富受益权的同时,应当小心保护他们既有的生存方式,因为只有在自己的家里,他们才能建立起真正属于自己的生活,才能真正”当家作主”。

让那些半吊子的买办化的经济学家们闭嘴吧,让我们在常识和正义原则的指导下安排我们的政治和经济生活。公平就是效率,社会主义制度比资本主义更有效就在于它是一种更能体现公平原则的秩序安排。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应该更能克服强势利益集团的影响,更能体现社会的公平和正义,因为从诞生的那一天起,它就确立了这样的原则:占人口绝大多数的人民大众是社会财富的直接主人。

(六)

让我们重新建树理想,让我们重新高扬革命的旗帜,让我们捍卫无数先烈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以大多数民众的福祉为诉求的社会主义事业!

 

我们坚信,只有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但那必须是真正的社会主义。我们坚信,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世界上最民主的制度,只要把宪法向人民承诺的权利落实到政治、经济的微观基础上。

人民是政治的主体,拥有表达自己意志的顺畅的渠道,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愿选择、委托和监督自己的管理人,而不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权力所强行代表,这是我们社会主义制度的微观政治基础;国家的自然资源、文化资源和五十年社会主义建设积累的存量资产的受益权必须落实到社会大众,这是我们社会主义制度的微观经济基础。不坚持这两个基础,我们的社会主义制度就没有说服力,我们党也就失去了奋斗的方向和目标。

在一个建设了50年的社会主义的国家里,却公然以制度的方式制造了世界上最悬殊的贫富差别;在一个号称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的社会里,工人却被剥夺了建立自己的组织以维护其基本生存的权利;在一个据说最民主的体制下,公民最基本的言论权却受到最严厉、最彻底的禁锢!这是社会主义的耻辱,是人民共和国的丑闻!

据说我们实行的是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那是什么?是社会主义的空洞概念加上徒有其表的市场形式吗?我们被告知党代表着先进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代表着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代表着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请问证据何在?为什么我们社会主义的国土成了国际资本的跑马场,而我们打定了主意要为末路狂奔的资本主义殉葬?为什么我们的社会理想泯灭,激情丧失,道德和信仰体系全面崩溃?为什么我们的政府未经允许就慷慨地牺牲国民的福利,甚至如此轻易地逾越了现代资本主义的伦理底线,以农民工基本的生存权益补贴外资的超额利润,人为地制造了一个为国际资本奉献苦力的贱民阶级?

我们不想继续生活在意识形态的谎言里。为了祖国的繁荣,为了民族的强盛,我们愿意承担责任,我们愿意接受苦难,可是,请让我们面对真实,请尊重我们的人格和智力!

全世界最快的贫富分化速度,最高的行政成本,最大规模的制度性的集体腐败,几乎是最低的劳动生产率和资本效率、最高的资源耗费和环境污染指数,最肆无忌惮的机会主义伦理和官僚主义作风,等等,所有这一切,都是因为不受约束的权力支配经济、垄断财富的结果。

(七)

民主,对广大人民来说,不再是看似奢侈的政治权力,而成了关系其基本生存权的命脉所系;对我们国家而言,不再是可以无限搁置的有关发展的外部条件,而成为国民经济健康成长的内在要求。

 

请不要再以国情作为拒绝改革的借口。请相信人民,相信他们具备自我教育、自我管理的能力,把本来属于他们的权力交还给他们。让人民真正成为社会主义国家的主人,享有公共财富的监管和收益权;让农民拥有自己的家园,享受他们早就应该享有的国民待遇;让知识分子能够自由地思考,担负起维护和创新价值的使命;让每个党员都按照内在的信念去履行义务,而不是蛮横地去代表别人!

社会主义是一场历史运动,是人类理想的伟大实践,因而社会主义的制度应当是在民众捍卫自己权益的实践中”结晶”出来的,不是由权力自上而下规划的、安排的。

如果我们还相信共产党人理解了历史的规律从而能够超越由衰而败的历史宿命,那么这个规律就是:民主是大势所趋,顺者昌,逆者亡!

不要再盲目自信畸形的经济繁荣能够继续遮掩和消弭一切矛盾。在一大堆喜气洋洋的统计数字构筑的关于发展和进步的幻象里,我们已经游荡到了深渊的边缘!世界已改变,人民正醒来,习惯了的秩序整合方式将难以弥补巨大的社会裂痕,倘若继续采取政治市侩主义的鸵鸟政策,一味片面强调发展和稳定,改弦更张的历史机遇将转瞬即逝!

中国的民众已经习惯了逆来顺受,可是,正是这些平常看起来像绵羊一样驯顺的芸芸众生,以世间罕有的强暴和残酷推翻了一个又一个曾经强大无比的王朝。当他们明白了被盘剥的真相,当他们眼中的不满和困惑变成愤怒,这个社会将海枯鱼烂不可收拾!

(八)

让我们拿出党的先辈们曾经的智慧和勇气,走出盛极则衰的宿命轮回!

 

我们这个民族已经经历了太多太多的苦难。苦难积成了我们生息于其上的土地,苦难溶进了我们的血液和肤色,苦难成就了我们五千年的荣耀和辉煌。

当那么多民族还沉浸在童年的天真幻想里,我们的先人已经发出了”天命无常”的沉重叹息。他们留下的不是浪漫的神话和英雄的传奇,而是以身作则的圣者典范和发于忧患的道德训诫。然而在威权面前,道德是那样苍白无力。

资源稀缺和强敌窥伺的现实压力,使我们过早地建立起了大一统的专制主义政治体制,因此陷入了梦魇一样的治乱轮回。集权国家强大的财富榨取能力可以在瞬间堆砌出旷世繁华,吏治腐败导致的过度盘剥所引起的民众暴乱又会使这旷世繁华一时间灰飞烟灭。在劫波相仍的盛衰循环里,芸芸众生——他们最奢侈的期盼只是明君圣主的降临——像漫生的野草任人残踏,偶或如起飞的蝗群作拼死一搏。每一次社会大动荡都会导致千百万生灵涂炭,世世代代所创造的物质和精神财富一次比一次更彻底地横遭毁灭,民族的生机一天比天更加萎顿、消沉。

而如今,在资本主义物质财富的喧嚣里,在现代管理体制的包装下,我们看到那个古老的幽灵又在中华大地上借尸还魂。”民心如实炮,捻一点而烈焰震天;国势如溃瓜,手一动而流液满地”。吕坤这句形容明朝末世景象的话正好是今日现实的写照。不详的阴云已经在天边积聚,宿命的齿轮已经在吱吱转动!

(九)

在这危机存亡的关头,让我们以壮士断腕的决绝,告别过去,开创未来!

 

在经历了几个世纪的沉沦之后,我们的民族又一次走到了世界历史的前台,资本主义世界的衰落为大中华的崛起提供了千年一回的历史际遇。可是,我们显然没有做好物质、文化和精神上的准备。

资本主义世界的大本营美帝国主义正在从鼎盛的穹顶上滑落,因为当一个国家靠了制造敌人和无意义的耗费维持活力时,她就已经走到发展逻辑的尽头了。发轫于华尔街的金融危机在把穷人的财富激荡一空之后,将把资本主义的巨轮搁浅在滞涨的淤泥里。资本主义的逻辑是有进无退,为了摆脱困境,它会不惜动用最疯狂的手段:战争并不像我们所希望的那样遥远。

中美之间的对决将成为世界历史转换的枢机。从来没有哪一个实力甘心退出历史舞台,也从来没有哪一个大国能够和平崛起。中国的崛起势必挤压美国的生存空间,对于已经极度扩张的美国来说,任何点上的退缩都会引起面上的连锁反应而危及其根本利益。而中国对外扩张的过程一旦开始就不会停下来。资源是有限的,资本主义制度的根本原则不是如何理性地消费资源,而是如何在有限的资源中获取最大的份额。

所以不能寄希望于敌人的仁慈,资本是最冷酷最没有人性的力量。当我们托国脉于他人,把自己套牢在资本主义的战车上,很容易成为垫背的冤大头甚至是殉葬的牺牲品。而当危机降临、其势再难共存之时,尽管采取并不光彩的搂抱战术,我们仍然难以必保免于强大对手的致命一击。

因为贪鄙而平庸的官僚集团是虚弱无力的,尽管走投无路时会孤注一掷地煽起民族主义情绪,发动一场轻率的战争——那将导致更深重的灾难;高度外向型的国民经济是经不起折腾的,尽管与国际资本纠缠在一起可保苟安于一时——最终的结果是被榨干活力而油枯灯尽。

因合法性的缺失而讳疾忌医、患得患失,对舆论的恐惧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对谎言的信奉到了自欺欺人的地步,庞大的官僚机构成了无能的政治虚胖症患者。而由于长期的意识形态洗脑和体制性控制,作为其同盟者的知识精英或主动投诚,或悄然噤声,或甘心游荡于边缘,丧失了思考和批判的能力。

官僚主义支配的社会是不堪一击的,失掉思考能力的民族是注定被淘汰的。要战胜以美国为代表的旧实力,靠的是能够动员全民力量和智慧的更优越的制度——真正的社会主义制度。只有人民的中国,才是不可战胜的!

靠了人民的支持,我们才夺取了革命的胜利。离开了人民,我们的党就像离开大地的安泰一样失去力量的源泉。然而,一个毋容讳言的事实是,作为社会主义事业的领导核心,我们党正在迷失奋斗的目标和理想,党的组织演变成了既得利益的官僚集团。”人民”已经从执政者的视野中淡出,官僚集团自己及其精英联盟的现实利益才是政治经营的目标,因而但求无过、苟且因循成为处理国内外政治事务的基本原则。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对已经到来的机遇不知所措,一直没有为民族的崛起找到准确的定位和明确的方向,更没能提出一个建设性框架和战略性远景,在应对国际政治斗争中也没有表现出应有的自信和果敢。

只有人民自己的政府,只有与人民站在一起的党,才能表现出高瞻远瞩的胸怀和气度,为这个被阶级矛盾、集团和地方利益冲突所撕裂的社会赋予一种文化和政治共识,带领我们民族安全通过充满高度不确定性的当前困境,走向我们祖祖辈辈梦寐以求、千万先烈为之献身的真正社会主义的迦南地!

 

最大的风险,最后的机遇,摆在我们面前,

我们失望,我们着急,我们期待着。

全中国真正的共产党员,联合起来!

 

附件:

政治体制改革框架

总则:

一把人民当家做主的公民权利落实到政治、经济制度的微观层面;

二保留党的强势地位,体现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保障行政的效率

纲要:

一司法独立,依法治国;落实宪法规定的公民言论和结社自由。

二落实人大最高权力机构的地位。省级以下(含省级)人大代表划区直选,全国人大代表由省级代表中选出(根据人口数安排名额);党员可以个人身份参加竞选。人大代表任期四年,可连选连任,每两年改选三分之一。人大代表专职化。

三党政合一。实行小党委大政府体制;各级党委直接负责组建同级政府(其中非党员应占一定比例),党委书记兼任最高行政长官;各级政府对同级人民代表大会负责。

四政务官与一般公务员分开。前者采取任期制,由以党委书记为首的常委提名,报请人大批准;后者采用年功序列制,由政府管理。

五采用中央—省(中央直辖市、自治区)—地区(省直辖市、自治州)—县(地区直辖市)—镇(县直辖市)五级行政体制。

六党内实行层级直选。基层(镇、乡、街道)直选;下级常委选举上级常委。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
  1. 2010年6月7日11:30 | #1

    看起来很美,却无现实基础

  2. yong1992
    2010年6月7日12:51 | #2

    好啊

  3. Joanna
    2010年6月12日09:03 | #3

    你的文章是我看过的最好的,你文章里的思辨散发智慧、理性和对国家的热爱。但是,一党治国,是独裁,不是社会主义,社会主义的本质是权力属于全体人民,而不是一个独有的执政党,而人民的权利最和平的行使方式是选举他们的政府及成立他们自己的真正的工会。加拿大是资本主义吗?但我处处感觉到,加拿大是一个离社会主义最近的地方。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