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央企自导破产闹剧 多银行发愁40多亿债务

一家原本经营正常,年净利润达1亿元左右的央企子公司,自整体划转至另一家央企之后,短短3个月的时间,就走向了破产重组的边缘,中间到底经历了什么?

银河纸业划转之后迅速走向破产

眼下,中、农、工、建、交等13家银行和2家金融租赁公司正为山东临清银河纸业的40多亿的债务发愁。

银河纸业为中冶纸业集团子公司,归属于中国冶金科工集团(下称中冶集团),3月8日,中冶集团将中冶纸业集团100%国有产权无偿划转至中国诚通。“我们当时觉得这对银河纸业是一个好事情,这是一个做大做强纸业的信号。”为银河纸业提供融资服务的一位银行人士表示,因为诚通集团是国资委批准的、唯一以林浆纸生产、开发及利用为主业的中央企业。

但进入3月份,事情的发展大出银行预料之外,划转之后,原本信用良好的中冶纸业集团对银行开始出现逾期。3月15日,中冶纸业在民生银行的1亿元贷款出现逾期,紧接着3月30日,北京银行贷给中冶纸业的1亿贷款也未能收回。

“这在国企中非常罕见,而且很少有企业在新划转之后就马上出现逾期。之后中冶纸业每一笔贷款都出现逾期,引起了我们的高度重视。”上述银行人士称。

到了5月份,银河纸业公司内部开始出现破产重组的传言,相关银行也注意到了这一信息,并且发现银河纸业的股权已被冻结。“只有在资本运作有大的动作时,企业担心自己的股权被大的债权方冻结,才会先主动冻结自己的股权。这令我们很紧张。”

5月31日,主要债权银行工农中建成立维权俱乐部,联手要求诚通拿出具体措施确保债权人权益。6月3日经山东省临清市政府、所有债权银行对诚通联合交涉,诚通派中冶纸业集团董事长严肃等与银行开会商议银河纸业的债务问题。

会上严肃抛出了破产重组方案,提出60%的负债留在老公司,与企业项目有关的40%负债及经营性资产划入新公司中国诚通银河纸业,职工人数由6000多人裁至2000多人,要求银行对新公司基准贷款利率下浮30%,还明确诚通不会对银河的原债务提供担保和资金支持。

“这次会议就面对面地证实了诚通逃债的意图。”该银行人士称,按照诚通的重组方案,老公司在重组后只剩下一个空壳和数千富余人员,银行将不得不承受60%的债务损失。

 银行指诚通恶意逃债

在明白诚通的意图之后,银行希望能够尽量阻止破产重组减少损失,但他们可以选择的退路并不多。

通常情况下,企业若出现多次贷款逾期,银行可以启动保护机制。6月5日北京银行5000万贷款逾期后,查封了银河纸业大部分银行账户,却发现账户里资金已经所剩不多。

更奇怪的是,账户里没有资金的银河纸业即便到今天仍能够继续正常生产。“我们了解到,企业短时间内现金流失严重,但银河纸业现在还是三班倒,并且诚通控制了银河纸业的原料供应和销售回款,一次只买几天的原料,用别的账户进行资金收支。”

据了解,中冶纸业集团及其下属子公司在整体划转前所有银行债务一共为145亿元,其中银河纸业是中冶纸业板块中效益最好的优质资产,2012年实现收入30亿元,税后利润1多亿元,虽然银河纸业有40亿元左右银行贷款,但负债率仅为60%多。

因此,银行维权联盟认为,诚通对资金面良好、销售生产正常的银河纸业实施破产重组,显然是恶意的。

且划转之时,中冶科工集团增资48亿元现金作为解决中冶纸业集团债务负担的资本金,国资委还同意对诚通集团现金增资30亿元,以保证诚通接收中冶纸业集团后进行经营及财务重组的资金需求。

上述银行人士称,如果去掉银河40亿元左右的贷款以及诚通拿到的78亿元现金,实际诚通接手中冶纸业的可称之为负担的银行债务只有27亿元,但中冶纸业的资产达200亿元。“以27亿元债务的代价换取近200亿元的资产,如果这不是一次央企内部的资产划转,而是以这样的优厚条件将该资产转让给民营企业,一定又会被诟病为一次国有资产的巨大损失。”

 诚通导演破产重组或已成模式

该银行人士表示,如果诚通集团一直拒绝对话沟通,银行只能采取法律手段冻结查封银河纸业资产,公司也将因此面临破产清算。“如此一来,银河纸业、银行、当地政府都将成为输家,未来以低价接手银河纸业资产的公司就成了最大的赢家。”

该人士称:“诚通有一个主业是资产管理,其官方网站上提到了几种成熟的重组模式,有可能以前也这么做过。”银行维权小组认为诚通集团在恶意破产方面或有丰富的经验,从股权冻结、资金运作方式、重组方案,到目前不担保、每债必逾,发展事态均在破产重组的轨道上运行着,银行和政府只能被动接受。

据了解,诚通集团自2005年被指定为国有资产经营公司试点单位后,先后托管、接收了普天集团部分企业、寰岛集团、中唱公司、中企国际、中包公司、中商集团等中央企业,托管华诚公司,积极参与国药集团、北车集团、农业银行等IPO项目,多次以债务重组的方式盘活国有资产。

“从企业利益最大化角度出发,诚通的这些做法均无可厚非。但如果这样的目的最终达成,是否意味着新一轮国有企业逃废债运动的开始?这一轮国有企业改革不过又是让国有银行为国有企业买单,国有企业将包袱甩给银行、储户和当地社会后再一次“斗志昂扬”的轻装上阵。”上述银行人士质疑道。

据其透露,当地政府已经多次到北京与中国诚通商议银河问题,但尚无结果。新浪财经致电临清市银监会相关负责人了解详情,被以“现在不方便说话”婉转拒绝。

截至发稿之时,中冶纸业集团董事长严肃、银河纸业总经理周启红的电话均无人接听,新浪财经联系到银河纸业财务总监李守权,询问公司的财务状况,他表示:“我是新来的,不了解情况,你不要问我。”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