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曉連: 剃刀邊上的中港關係

十年前今天,香港的局勢雖亂,但大方向其實十分明確,香港人仍然底氣十足,自信只要團結一致,終會壓倒特區政府的專橫,甚至可以觸動中國領導層。但十年過去,香港進入大混戰格局,面對「脫胎換骨」的祖國,香港人這種底氣,實際上已經所剩無幾。

十年前的中國,剛在沙士疫情中恢復過來,胡、溫剛上任,整個領導層,仍然在是否跟普世價值接軌的議題上尋找路向。經濟上,仍然極為依重外國的投資,當 然,香港在經濟上的利用價值也十分吃重,是各省市吸納資金的重要管道,至少統治階層中的權貴,還是依賴香港的金融工具,把他們的「財富」轉移到海外。

另一邊廂的香港,十年來經濟實力其實沒有多大的改變,但面對強勢崛起的中國,在此消彼長效應下,無論政治或經濟層面,香港的重要性已大幅倒退。

回歸前後,香港人的自信心,除了來自本身經濟的獨特性,更重要的,是對台灣起示範作用,用香港的一國兩制,把台灣同胞從西方社會陣營拉回來。可惜,現 在台灣人早已看穿「一個兩制」的虛偽本質,不論北京還是台北的領導層,已經接受了一個現實,兩岸統一實際上比世界末日還要遙不可及,現在跟台灣民眾談起 「一國兩制」,人家只會一笑置之。

港人籌碼有限

可以說,不論從經濟還是政治層面看,香港已喪失了利用價值,和十年前相比,香港人跟中央討價還價的籌碼已變得愈來愈少,這就是中央跟香港關係內在條件在過去十年的演變。

香港傳統的泛民政黨逐漸沒落的原因,就在於未能看清這種變化,他們所有行動的大前提,都是建基於一種良好願望,以為中央領導人對香港人始終懷著一種民族感情,珍惜香港對內地的貢獻,當港人跟中央出現矛盾時,中央最終都會投鼠忌器。

九七年香港回歸祖國後,北京已經歷了三代領導人,新一代領導人看香港問題,那份歷史和民族感情已經淡化了,現在他們只會從自身的政治利益角度考量對香港問題。

為保政權壓倒一切

十八大後,習、李承接下來的,其實是「江、朱」與「胡、溫」遺留下來一個爛攤子,經濟正從巔峰滑落,增長無以為繼,債務泡沫隨時爆破,政治方面,已錯過 了改革的最佳時機,知識分子與中產階層的向心力潰散,精英階層早已作好準備,只要經濟繼續下滑,全國將會進入混亂局面。習近平與李克強在上任前已看到這個 問題,並早已作出部署,所有政策,就是要穩定大局,保衛中國共產黨的長期執政地位。胡溫年代的維穩思維,並未因為政法委書記被降格而消失,相反正進一步加 強。

近月從各方面獲得的消息,加上觀察到負責執行對港政策前線官員的行徑,中央對港的態度已全面改變,新領導層已把香港問題提升至國家安全層面,認為讓香港長期動盪下去,早晚會輻射到內地,基於需要,全國性的維穩戰略已擴展到香港。

抗爭必須轉型

根據總書記習近平界定的「中國夢」,至少在未來十年,中國政府只會和普世價值愈走愈遠,至於甚具普世價值色彩的2017雙普選,跟中南海諸君的「中國夢」根本格格不入,現實一點看,要實現香港人心目中的雙普選,將會愈來愈渺茫。

走筆至此,香港人的命運看來一切都是一個死局。對,中央應對香港問題,很大程度上建基於過去三十多年香港人的慣性反應,當中包括民主派機械式的反射動 作,以及大部分香港人的鴕鳥態度和消極反抗,如果香港人維持這種抗爭方式,中央只要從全國的維穩力量中,撥出百分之一的資源用在香港,那就可以輕易瓦解任 何反對聲音。

習李時代新的中港關係已經形成,香港人要扭轉被動的局面,除了走上街頭,還要尋找更具創意的角力方式,否則,只會坐以待斃,走上澳門特區的老路。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