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陳光誠的照妖鏡

中國維權律師陳光誠,此刻正造訪台灣、呼吸華人社會難能的民主空氣;然而,民間熱、官方冷的差異待遇,再對照前此習近平訪美,歐習會流露的美中勢力消長,明顯看出台灣在「躁動的帝國」(史家文安立所著書名)陰影下,一種新的朝貢關係已悄然上演──引發軒然大波的《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就是顯例。

處處精算原則全失

北京政權對人權自由的踐踏人盡皆知,倒是台灣眾多政客、媒體以精算師身段衡估陳光誠醜態,如今也在照妖鏡下無所遁形。莫說一心擁抱北京大腿的藍營政客,連某些綠營人物也變成豬八戒。某些特定媒體先是恐嚇陳光誠,再刻意扭曲陳光誠有關「一國兩制」的言論,世人早已看在眼底。
台灣人太聰明,太錙銖必較,只求帝國不以砲轟,但求小惠示意,如此就感恩莫名。這種侍妾之道行之多年後,已然讓台灣原則全失、尊嚴盡喪,而得到的永遠只是微利小惠。這種處處精算卻心盲腦滯的現象,較之眼盲心明的陳光誠,差異豈僅以道里計。
我們不必期待陳光誠仿效《舊約》中打倒巨人哥利亞的大衛。重點不僅於陳光誠的無畏,更應探究陳光誠得以挑動帝國神經的公民力量何在。崛起的帝國看似可怕駭人,實則內部躁動不休。

挾公民意識可無懼

史家文安立(Odd Arne Westad)認為,中國或在國力大盛下,行徑愈來愈有侵略性;或者,依據它本身的價值和過去的教訓,與它國尋求合作。陳光誠的存在,就在於昭告世人,始終有股力量試圖牽引向第二條路。
以此照見台灣,就知台灣既不知己,對於中國現況更只見一面倒的歌詠(或有少數人是全面的視而不見),於是「天朝主義」崇拜無處不在,臭不可聞(這在學界、文化人身上最是大膽鮮明)。陳光誠的例子告訴我們,面對巍峨帝國,挾公民意識以行的個人是可以無懼。倒是那些過度精算的台灣人,渺如螻蟻。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