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冬:去年的经济政策基本失败(影帝:嘿嘿!)

中国经济在第一季度同比增长仅为7.7%,如果以环比折年率计算,目前增长速度只有6.6%,消息传来,市场大哗。如此的增长速度,印证了笔者之前的预言—所谓增长反弹不过是一个伪周期,经济并未进入新的上升周期,只是现有周期的延续而已。

其实几乎所有的民间经济活动,都仍在放缓或持平,政府不过是在GDP的各项指数之上,加入了一个新的成分,即地方政府投资。多了地方基建这一块,就像人穿上高跟鞋一样,达到8%的高度不太成为问题,不过那不代表真正的身高。

增长7.7%,以历史的尺度衡量的确偏弱,不过这是今天中国经济中最不成问题的问题,增长之外才是问题。

首先,去年夏季开始的信贷扩张、财政扩张,已历时半年有余,但是对民间经济活动的刺激,成效甚微,基本上失败了。政策刺激,并没有带动起民间的投资意愿、消费意愿,并没有把经济引领到可持续的加速轨道。而且,每拉动一个百分点增长的政策成本越来越高。

其次,地方大上基建项目,主要依靠影子银行。这些游离于监管之外的非常规金融中介,违规行为比比皆是,不少借贷项目对信用风险的无视几乎到了触目惊心的地步。笔者认为,2012年通过影子银行贷出的资金中,最终有相当一批会成为坏账,威胁金融稳定,威胁社会安定。

第三,2012年对房地产业的松绑,对稳定当时的经济有帮助,但是也解了开发商现金流之困。开发商从来都是中国房地产市场最弱的一环,当这环被补强后,除非全国范围内推出房地产税,今后两年房价易升难跌,将房地产泡沫越吹越大。

第四,H7N9导致鸡肉、猪肉价格暴跌,救了中国的CPI。但是一轮杀鸡、猪之后,一旦人们恢复对肉类的消费,供应缺口将导致肉价的暴涨。同时近几年滥发货币的后果也会浮现出来,且看当前商业租金的涨幅,不难预测明年服务业通胀的压力。

中国经济问题的根源,在于结构性瓶颈导致民间投资的消失,其解决方案一定是结构性改革。然而,2012年经济政策的重心却被放在反周期政策上,试图通过信贷政策来解决结构性困境,通过公共开支替代民间投资。这种做法可以暂时垫高增长,但是无法带出可持续的增长动力,最终注定要失败的。

要想将经济重新推入过去我们习以为常的欣欣向荣的轨道,结构改革无可避免。“稳经济”当然在某种程度上是必要的,但是“调结构”才是治理当前经济困难的关键。趁增长和就业还有腾挪空间之时,早打改革牌,纲举目张,不要再拖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