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荣、衰退与游行 新兴市场熟悉的景象又回来了

土耳其和巴西曾经幸福生活着的中产阶级们走上街头游行,而中国经济则被一次信贷危机所威胁。资金从新兴市场的股市、债市和货币市场中逃离。新兴世界的奇迹是否已经走向尾声?答案可能并不是一定的。只是现在,在近十年的平静过后,战后那个不断在衰退和复苏、政治动荡和平稳周期中摇摆的新兴世界又回来了。
2003年被认为是新兴世界“黄金年代”的开端。在这之前,新兴世界所占全球经济总量经历了连续半个世纪的低迷以及近十年的下降(主要由于俄罗斯与泰国等国家的债务危机)。90年代末,这些新兴国际迎来了新一代领导人,例如巴西总统卢拉、俄罗斯总统普京以及土耳其总理埃尔多。
这些领导人为自己国家2003年后的经济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而美联储和各国央行也在当时大幅削减了利率,以帮助经济从后科网泡沫时代中恢复。由此产生的大量低成本资金流入了新兴国家,将新兴国家经济增速从前二十年的3.6%推至7.5%,翻了一倍多。
这一进步是前所未有的。通常,每个新兴国家都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它们在危机中变革,从变革中收获发展,而发展又让政治家骄傲自满,从而导致新的危机。但在2007年,几乎所有的新兴国家都在经历繁荣发展,150个国家中只有3个国家的经济发生缩减,造出了一种新兴世界充满了满足的年轻人的假象。中产阶级更是将自己的领导人视为英雄。
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之后,新兴国家变得更加强大了。2009年中新兴国家的增速比发达经济体快9个百分点,创出历史新高。2005年到2010年间,流入新兴国家股市的资金增加了500%。
而现在,全球的商品现金流速正在减缓。新兴国家第一季度的GDP增速下跌至3.7%,正常的周期又回来了。一些国家在危机之中,另一些则在经历改革、繁荣或骄傲自满。中国作为最大的新兴国家,在2008年到达了巅峰,并在之后通过政府投资与信贷扩张继续增长,造成总债务从2008年的150%GDP上升到了如今的200%GDP水平,对其经济发展造成负面影响。
随着中国的减速,那些为其提供发展所需商品的国家也受到了影响。商品价格的下跌影响到了俄罗斯,南非和巴西等出口国家,并助推了南非的煤矿罢工、俄罗斯的反普京游行以及巴西连月的政治动荡。
这些国家都太过依赖于商品出口以及政府干预。在巴西和土耳其,示威者们质询本国的领导人们为何在大型建筑项目中花费数以亿计的美元,却对教育和其他社会基础建设置之不理。
在负面的头条新闻背后,其余的新兴国家情况截然不同。墨西哥正在经历改革,而一度落后于亚洲的菲律宾却正在快速发展。
奇迹是否已经结束?吹起所有新兴国家的那股顺风已经消失,资金从新兴市场流出,让这些国家重新走入了繁荣、衰退与游行的周期中。但新兴国家依旧代表着全世界超过80%的人口和40%的GDP。经济增长的空间依旧存在,只是不再无时无刻的存在于每一个国家。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