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七一有感

與往年相比,今年的七一讓我有一種特別的沉重感。我相信不少中國人也與我有同感。

感到沉重的一個重要原因,是中國思想之混亂,尤其是政治 話語之混亂前所未有,令人對中國的前景有非常不祥之感。首先當然就是當權的共產黨自己的思想和話語的混亂前所未見。幾天前結束的中央政治局會議是一個重要 的政治事件。且不說這個政治局的自我整風會能否達到習近平預期的效果,這個會議讓外人沒有任何理由再懷疑,有關習近平類似文革時代的種種言論都不是"謠 傳"。也就是說,過去三十多年的所謂改革開放,對習近平的思維方式,對他的世界觀和歷史觀基本沒有什麼影響。

這個會議傳遞的另一個信息, 那就是習近平確實有一種理論、制度和道路的自信,他不僅這樣說,而且還要做給你看。這不能不讓外人,尤其是自由派們感到格外驚訝,因為他們無法想像,毛澤 東的那一套,居然還能再度復活。在他們看來,今天誰要是敢公然反對他們深信不疑的普世價值,誰就是在政治上自取滅亡。

我當然希望他們的這 個理念很快就會被證明是正確的。但中國的現實並不能讓我對此樂觀。事實上,中國社會目前出現的一種現象就是,一方面習近平和整個中共的權威江河日下,但另 一方面,自由派的“公知”們的影響力也並沒有因此而上升。恰恰相反,他們的影響力也在迅速下降。事實證明,“公知”們並沒有能夠為中國的廣大民眾提供一種 行動的方向感。批評乃至挖苦“公知”和嘲諷習近平一樣,是當今網絡話語的時尚。

但是,無論是嘲諷習近平還是挖苦“公知”,都不能回答人麼心中的各種疑問,更不能消解中國人對未來的焦慮。而最近接連發生的種種“意外”事件,則不斷加深國人的焦慮。

讓 投資者躲閃不及的“錢荒”,徹底動搖了許多人對中國經濟的信心。現在的問題時,樓市會不會像謝國忠預言的那樣,在幾個月內發生他說了好多年的崩盤。新疆在 幾天之內連續發生的恐怖襲擊案,也增加了人們心頭的陰影。仇結的如此之深,沒有人懷疑,還會有更多的人為此付出血的代價。

越來越多的人感覺到,中國的政治話語,無論是左還是右,都是失敗的。習近平的所謂三個自信,特別是他公然無視普世價值的政治話語,越來越多地使用毛澤東創造的語言,固然說明他"執迷不悟",但又何嘗不說明,自由派脫離中國實際的空洞話語,不能給當權者帶來行動的靈感。

也許是看到了這一點,有些人,包括一些海外學者,試圖嘗試新的話語,為中國的變革提供一種方向感。比如,寒竹對吳敬璉的批評文章就代表了這種傾向,劉勝軍關於改革領導力的文章亦屬此類。

這種努力會有效果嗎?我以為不會。他們雖然看到了現在中國左右兩邊的政治話語都失效的事實,但是,他們對於這個現象背後原因的探究是膚淺的。因此,他們用來替代左右兩派政治話語的話語,其實也不會產生任何效力。

中國政治話語失效,最根本的原因是政治本身已經死亡。中國只有統治,而無政治。文革結束後,中國之所以能夠有效地推動變革,是因為當時中共黨內還有政治家,有政治。

那麼,中國現在有沒有辦法讓政治重新活躍起來呢?看來很難。習近平顯然沒有能力,也不想這樣做,而挑戰中共權力的人,似乎也沒有能力迫使習近平這樣做。六四以後,中國最深刻的變化之一,就是官僚把所有有公共政治志向的人都從公共空間中趕盡殺絕。

現 在,恐怕唯一能夠讓政治人物回到公共生活中來的,就是危機的爆發,是各種天災人禍的發生。但這樣的代價究竟有多大,誰也無法估計。這正是許多人和我一樣感 到心情沉重最深層的原因。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