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德华讲话与“太子党翻脸 ”

作者:杨光

网上热传一篇由陈子明发布的胡德华在《炎黄春秋》聚会上的发言,讲得非常好。这篇发言主要评析了习近平“竟无一人是男儿 ”和“两个不能否定 ”,中肯丶善意,但直截了当丶不留情面。读後难忘,印象深刻。胡德华自嘲其批评称不上“尖锐 ”,应在领导人可容范围,但在读者看来,已不必再期待“尖锐 ”了,他批得恰到好处,适度,到位,戳到了痛处,击中了要害。他的讲话已经显出了中华“男儿 ”本色。

胡德华讲话有不少妙语。针对“竟 无一人是男儿 ”,胡德华说∶“是不是手握现代化的武器,驾驶着第三代主战坦克向着手无寸铁的苏联人民开枪开炮,横冲直撞的军人就叫男儿呢? ”针对“两个不能否定 ”,胡德华指出中共其实一直都在自我否定,文革否定了十七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否定了文革,不能否定就没有习近平的今天。他反问∶“我们是不是文革不能否 定,是不是反彭德怀不能否定,是不是反右也不能否定,是不是薄一波依然是革命的叛徒也不能否定,是不是毛主席所说的习总的爸爸习仲勋‘利用小说进行反党, 是一大发明’也不能否定。如果说都不能否定那我们否定的是什麽,否定的是三中全会以来的拨乱反正,否定的是改革开放,不就把我们自己给否定了吗? ”

胡德华是已故中共前总书记耀邦先生的三子,以血统论,属于标准的“太子党 ”。不过,他的名气不够大,在各种版本的“太子党 ”名单中似乎都排不上名号。在胡家兄弟里,他的长兄胡德平因为经常被“毛左 ”当作靶子,也要比他更引人注目一些。

   “太子党 ”是一个鱼龙混杂的群体,既有让人看着难受丶听着可乐的毛家“伟人苗裔 ”,也有大胆放言“准备牺牲西安以东所有城市 ”的朱家“孙子将军 ”,更有一大批雄纠纠丶气昂昂驰骋政商两界的牛人丶 人丶达人丶名人。能言善道之辈自然也所在多有,比如王岐山能侃,刘亚洲能文,薄熙来能辩,“今上 ”习近平的言谈能力也不错——比其前任胡锦涛至少高出一个档次。但是,像胡德华这样一篇既有思想深度,不乏独特见解,又颇有口才魅力,措词得体丶语带机锋 丶观点犀利丶不失幽默的上乘演讲,似为“红二代 ”丶“红三代 ”里所仅见。如果不署名,很少有人会想到出自一位“红二代 ”之口,因为人们很难相信官大钱多学识少的“红二代 ”群体竟藏有如此高人。行家一开口,就知有没有,胡德华的讲话奄有大家风范,在思想丶见识丶修养丶气度方面远远超出了“红色後代 ”的一般水准,真不愧是耀邦後人。这样宝贵的文献是应该广为传播而绝不应该被埋没的。

  二

  有人认为胡德华的讲话是“斥习 ”,也有人将胡德华批评习近平丶孔丹辱骂秦晓综合解读为“太子党翻脸 ”,我以为都不太准确。

   胡丶习两家是世交。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二人都曾挨过毛泽东的整,受过邓小平的气,却从未为了争权夺利昧心整过哪怕一人,且对整人歪风痛定思痛丶深恶痛绝;都曾助人无数,施恩无数,平反冤假 错案无数,却于晚年不得好报,心情郁闷,落寞以终;都是改革开放的急先锋,是专政烈火没有烧尽的中共高层极其稀有的自由派丶民主派种子,也是少数民族丶 “民主人士 ”丶异议圈子普遍敬重的中共人物。胡耀邦丶习仲勋二人患难相助,交情很深∶胡耀邦主持为深陷困厄的习仲勋平反,并在叶剑英支持下委习以主政广东的重任;习 仲勋在胡耀邦遭遇不公正围攻时挺身而出,独力施援,难能可贵。

  父辈如此情深义重,他们的儿女想必也会互有亲近感,习近平上台之後第 一个屈尊拜访的“红色後代 ”不是毛刘邓陈後人,正是胡德华的大哥胡德平。此种背景之下,说胡德华“斥习 ”显然用词不当,胡德华的批评的确不讲客气,但他摆事实,讲道理,光明正大,态度恳切,语气平和,显然意在劝谏而非驳斥,更非“攻击 ”。更准确地说,他是在点拨习近平。

  胡德华在讲话中透露两位当年的“西纠 ”老红卫兵秦晓丶孔丹聚会论政发生争吵,孔丹认为讲普世价值就是“给我们领导添乱 ”丶“要共产党下台 ”丶“没有信仰 ”,当被秦晓质问“你把你的老婆孩子全放到美国去,那你有信仰吗 ”时即破口大骂,以“我X你妈 ”捍卫其虽发大财丶做裸官而犹未改的“革命信仰 ”。(中美两国有关部门是否应该调查一下,想必孔丹先生的老婆孩子在美国一定不是去接受资产阶级教育或享受资本主义生活,而是去破坏中美关系,煽动颠覆美 国反动政府,要发动世界革命把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高高插上白宫的。)孔丹丶秦晓也都出身于中共高干家庭,父辈都有过革命经历,都做过部级官员,二人因此也 称得上是轻量级的“太子党 ”。胡批习,孔骂秦,人们觉得很难理解∶胡习两家有交情,习近平如今荣登大宝,胡家应该凑上前去,献上赤诚,投其所好,借光升官发财才对,似乎不应该侈言 批评;孔秦二人是少年朋友丶中学同学丶“联动 ”战友,人生际遇相似,身家地位相似,校友聚会,本该拉拉关系,诉诉衷肠,怎麽也不应该拿“我X你妈 ”作见面礼啊。因此,网上将其解读为“太子党翻脸 ”或“太子党分裂 ”,似乎也不无道理。

  这种解读之所以不准确,是因为“太子党 ”终究只是一个蹩脚的比喻,人们用这个词指称一种政治现象——权力血统主义现象——而非指称一个组织丶一个内部一致的党中之党。对于一种政治现象,当然不 存在什麽“翻脸 ”“分裂 ”之说,这就好比两个流氓打架不是“流氓党分裂 ”,因为流氓原本没有党。具体而言,胡德华批评习近平,无论从人际交往丶家族关系的角度,还是从公共生活丶言论自由的角度,都属于正常行为,除非有人认为 习近平应该免于批评,否则胡批习没有一星半点过分的地方,只有心胸狭隘至极者(如毛泽东丶薄熙来)才会为此“翻脸 ”和“分裂 ”。孔丹辱骂秦晓,倒确有“翻脸 ”之虞,但那不过是两个老红卫兵丶老同学丶老熟人的“翻脸 ”,似乎不必扯到“太子党 ”上去。

  三

   习近平上台之後说过一些意思很好的话,比如“要容得下尖锐批评 ”,“把权力关进制度笼子 ”,“宪法的生命和权威在于实施 ”;也讲过一些意义不明丶难分好坏的话,比如“中国梦 ”丶“鞋和脚 ”,这些都是在公开场合讲的。“竟无一人是男儿 ”和“两个不能否定 ”,还有“毛泽东思想绝不能丢,丢了就会丧失根本 ”等等则是在内部讲话中讲的。按惯例,内部讲话虽不冠以“重要讲话 ”之名,却往往真的很“重要 ”,因为面对的是内部人,即“自己人 ”,可以不绕弯子丶直抒胸臆,可以放得更开丶说得更透,可以掏心挖肺丶畅所欲言,因此更能体现讲话者的真实想法;而公开讲话通常为了营造公共形象或“宣传 效果 ”而不得不穿靴戴帽丶面面俱到,难免虚文矫饰,敷衍应付,有时废话连篇,很有可能真话只说一半,真情只表一面。这就是“苏联男儿 ”和“不能否定 ”的阴影大于“尖锐批评 ”和“制度笼子 ”的光明的原因,也是人们对习近平大感失望的原因之一。

  失望于习还有另一个重要原因,人 们曾经对他期待太多,寄望过大。不消说,这主要是因为过度相信了“有其父必有其子 ”这句老话。现在看起来,满嘴毛式话语的习近平或许真如吴祚来所说,不像是习仲勋的儿子,倒像是毛泽东的孙子。他所受到的毛泽东思想教育似乎压倒了家庭教 育,大大超出了他所受到的“习仲勋思想 ”教育。高新说,“习仲勋比胡耀邦还右,习近平比胡锦涛更左 ”,但愿这些说法都不是真的。

   胡德华也谈到了习近平那一代人青少年时期可悲的教育状况。“现在的领导人都比我还小,那会我们受的教育非常有限。我只上到高中,习总跟我妹妹一样大,只 上到初一 ”,“六六年文革之後,任何书都没有了,想学也没有的学。书店除了毛主席选集,毛主席语录,甲种本,乙种本之外,其他一切文学艺术科学教育数理化天地生文 史哲,甚至连马克思丶恩格斯的书都没有了,多可怕,一片空白,学什麽呀。 ”那一代人如今已成为中共政坛的绝对主力,按照毛泽东当年的设想,先要让他们学会造反丶革命,把他们在“资产阶级统治我们学校 ”那里学到的那点可怜的文化知识尽量吐出来,最高指示说,“书不能读得太多,……读多了就会走向反面,成为书呆子,成为教条主义丶修正主义 ”;造反之後送他们下乡去吃点苦头,“接受再教育 ”,越苦越累越脏越能磨练革命意志,最好是身上有泥巴丶脚上有牛屎,伟大领袖说过,牛屎比知识分子更干净。如此折腾下来,青年成为中年,便可成长为“毛泽 东思想武装起来的革命事业接班人 ”。

  也许毛泽东已经成功了?

  君不见,在此种“毛泽东思想大课堂 ”里毕业的薄熙来丶习近平们几乎每次即兴讲话都会不假思索当众背诵毛语录。我们完全可以合理怀疑,当他们运用手中大权的时候想必也会不由自主地以毛泽东式 的思路丶毛泽东式的手腕去运用,因为在他们的知识结构和价值观念逐步形成的关键时期,在他们最需要文化知识和文明教养的时候,毛泽东无情地将他们投入一场 反知识丶反文明的浩劫,粗暴地剥夺了他们正常求知的权利,在如此坑害他们的同时,毛还要以雷霆万钧的威力逼迫他们日复一日地歌功颂德丶感激涕零。当然,习 近平丶薄熙来都很能干,很聪慧,堪称“红二代 ”中的佼佼者,他们虽然从毛时代的文化荒漠和政治苦难中走出来,但完全有能力也有机会弥补青少年时代的教育偏差和价值失误,但是,他们愿意这麽做吗?至少 从薄熙来身上,我们并没有看到这一点,薄熙来在重庆的所作所为说明他这一生都未曾摆脱毛时代所造成的严重的知识缺陷和价值偏差,彷佛改革开放这30多年对 他的改变根本顶不上文革那十年对他的塑造。

胡德华在讲话中多次重复,“我的心情很沉重 ”。是的,凡怀忧国忧民之心者,当此“伟大复兴 ”时代,我们的心情都很沉重。因为历史重担已经历史地落在了“红二代 ”们的肩上,试想,开明善良如习仲勋先生者,他的儿子尚且如此让人担忧丶让人失望,若真是换了薄一波的儿子来做,中国又该如何?这真是让人不敢再想下去。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