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失败的安倍经济学

日本人因过度礼貌而扬名世界。最近日本经济领导人正在给世界一个免费而及时的关于过度宽松货币政策危害的教训。他们最近的行动,应该更加能够证明日本人的这种“善良”。尽管他们的努力应该给其他国家提供一个无价的好处(只要我们足够警惕就能注意到这个明显的警告),但日本人将会为这个教训付出惨痛的代价。

  目前,世界各地的观察家仍然相信,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无意中发现了经济复兴的神奇不老药。他承诺通过使日元的流通量加倍以及把国家的通货膨胀率调到2%来把日本从经济泥潭中拉出来,这种做法使得这位之前无聊的职业政客变得像摇滚明星一样被媒体宠爱。安倍被誉为一个无所畏惧的勇士,勇敢地挑战了陈旧的思想并且帮助日本经济走出长达20多年的停滞时期。就在上个月,保罗?克鲁格曼亲自为安倍的经济计划大唱赞歌:

  “安倍经济学真正值得注意的是在发达国家没有其他人在尝试类似的事情。西方世界似乎被经济失败主义所笼罩,如果安倍经济学能够成功的话,它将起到两个作用,一方面给日本经济一个切实的推动,另一方面给世界一个急需的解决政策无方的方案。”

  但是就在第一波大加赞赏后的一年,投资人便开始投来质疑的眼光。在许多方面日经指数为期九个月的78%的股票回升(这是从2012年9月安倍当上首相时开始的)以及随后发生在5月22日的暴跌,与十年前在美国发生的以科技股为主的纳斯达克指数暴跌一样壮观。日本市场的投资者这次同样被神化所欺骗。世界上一些信奉凯恩斯主义的主流经济学家告诉他们,贬值的日元会促进日本的贸易,用通货膨胀可以创造真正的增长,提高价格可以鼓励消费,同时通货膨胀的大幅增长不会导致日本国债利息的上升。总之,货币政策被认为是实体经济的替代品。因此,日本国内和国外的投资者都争相聚集到了凯恩斯主义的试验场。

  当安倍一步一步地说服世界他一定会履行自己的承诺的时候,投资人的信心进一步增长。他在重要的经济顾问和日本央行行长的人事任命上更加证实了他的承诺。这同时促使了日本股票市场的大幅回升和日元的大幅贬值。在短短9个月内日经指数回升了接近80%。如此巨大的急升对于一个重要经济体的股市来说是闻所未闻。当年纳斯达克指数的回升与此有些相似,但是在它的鼎盛时期非常偏重科技行业,因此不能成为美国整体经济的代表。

  日本股市的大跌对于那些相信经济数据最初证实安倍计划是成功的人来说是一个大大的失望。这主要的指标是像石头一样落下来的日元本身。鉴于人们广泛持有的弱势货币政策才是经济成功关键的偏见,日元下跌25%受到了投资者的欢迎并且被看作是安倍拥有正确的解决方案的信号。在日元开始下跌后没过多久全国的零售商开始提高消费品价格。这也同样被看成是“好消息”。安倍急切寻求的通货膨胀也开始实现。当日经指数开始对这些发展做出正面反应时,趋势交易者开始加入到游戏当中,进一步推升股市,因此创造了一个自我实现的预言。

  但是,削弱货币是不需要什么技巧的。任何一个低廉经济都可以完成这个目标。而且对于像日本这样一个几乎全部依靠进口原材料的国家来说,大大地贬值日元会提高物价是不可避免的。然而,计划的其他部分,关于刺激出口和增长的经济活动的部分,相对来说就难得多了。实际上,数据已经完全让人沮丧。暴跌的日元没有改变日本日益薄弱的29个月来一直恶化的贸易赤字。这种趋势导致了日本在2012年遭受连续第二年的贸易赤字,这是第一个自1980年以来的连续年度赤字。

  然而,尽管整体经济数据没有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经济学家和投资者们仍然充满希望,他们坚信安倍经济学发挥它的神奇作用只是个时间问题。但是股市之后便出现暴跌。从4月开始,日本政府债券开始大幅抛售。之前,日本政府可以以仅仅35个基本点借10年的资金。

  尽管很多人可能会喜欢忽略它,低于40个基本点的日本国债收益率对日本经济来说是最重要的数据点。在那个水平上,日本需要用其税收收入的25%来支付它未偿还的债务的利息。虽然这个数字很大,但是很多经济学家考虑到日本的高储蓄率并且认为这是日本政府可以承受的。随着国债超过GDP的200%,日本政府马上就会无力偿还更高的债务服务费用。日本曾经一直对,而且将继续对由更高利息率带来的痛苦感到敏感。如果10年债券的利率达到2%(与日本的通货膨胀目标相匹配),那么,超过一半的税收收入将被用来为债务支付服务。

  安倍经济学的重要前提似乎是在不提高长期债务利率的前提下把通货膨胀率提高到2%。为此,一个重要的假设是债券投资者会忍受负利率,尽管原则上贬值的日元正在吞噬他们的本金。这样的结果是不符合投资人的理性行为的。如果投资者选择退出,很多人认为日本央行会加强他们的量化宽松政策并且购买投资者合理售出的债券。但是日本央行已经购买了新政府75%的债券,从这个层面上进一步增加债券购买规模将会公然揭露日本将债务货币化的计划。

  果不其然,日本债券的投资者不能容忍这样的结果(尽管对于美国而言他们似乎依然接受)。因此在5月底日本政府债券的大抛售开始了,这导致了日本债券的收益增加近两倍,10年债券的基本点达到了几乎100点。虽然一个百分比的利率听起来并不多,但是真正引起人们注意的是上升的速度。通胀预期的上升使得持续的债务融资变得不可能。当然,投资人购买债券不只是为了维持收支平衡。如果他们期待2%的通货膨胀率,那么利率就要高于2%,特别是他们还要在利息收入的基础上纳税。如果通胀预期超过2%,那么就要用更高的债券利率来反映。此外,如果日元的贬值导致投资者期待来自国外投资的利润,那么债券收益一定要提高到更高以此来保持竞争力。

  这个残酷但是简单的现实似乎给日本股市投资者带来了恐慌。当人们知道即使是适度地调高利率都能抵消由股票市场或出口增长带来的经济收益时,对安倍经济学的信心也就消失殆尽了。任何日本债券收益的迅速增长都应该告诉我们量化宽松政策和由贬值带来的增长都是应该避免的死路。日本应该成为我们吸取教训的榜样。与此同时,投资者应该在世界经济中寻找不是依靠量化宽松政策或主动贬值而是能够提供真正的收益和成长机会的领域。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