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泪:习近平两度怒摔茶杯

在最近半个月内,习近平最少两次大发雷霆。

一次是中国足球1:5输给泰国二队,习近平明火突起,怒摔茶杯。比赛刚一结束,习近平就打电话给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刘鹏,表示对结果“不能容忍”,要求体育总局和足协管理层必须“认真总结,找出原因,汲取教训,像抓奥运一样抓好足球运动”。主抓教科文的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也亲自向体育总局高层过问了此事。

被习近平等居于厚望的中国足球在其上任伊始就公开掉链子的确让习颇为不爽。几年前,时任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曾亲抓足坛反腐,几乎清洗了足坛高层,抓捕审判了一大批足协官员、裁判和大牌球员,其力度一点都不亚于党内正在开展的“整风”运动,但效果却并不令人满意。

业内人士认为,中国足球积弊难返的原因是多重因素的重合与叠加,足球运动的指导思想僵化落伍、俱乐部和足协间的制度扭曲、足球领域封闭性存在的系统性腐败和利益输送得不到外部有效监督制约、从足协高层到球员个人都极度功利浮躁、足球运动缺乏足够群众基础、管理层内部官僚主义和长官意志盛行等等,才是导致中国足球在反腐风暴后不仅未有改观,反而排名日益下滑的根本原因。

中共今天的反腐整风,也存在着和中国足球同样类似的风险。习近平要恢复共产党的战斗力,光靠着急发火没用,靠整风反腐也只能解一时之痛。要真正解决共产党面临的严峻问题,就必须要扭转党内不良政治生态,要在指导思想上、制度设计上、监督制约上、社会及党内风气上、联系群众上、法治建设上等多管齐下,才能见成效,出成绩。事实上,如果我们仔细分析习近平上任以来的连续动作,就能发现正是在按这样标本兼治的方式整体推进。

习近平第二次发火是针对近段时间媒体舆论对他的“毛左”形象定位。不过这次习近平发的是暗火,也就是说火被憋在心里,想发却不能明发,或不方便明发,只能把茶杯狠狠摔在自己心里,再透过政治上的手腕进行平衡整肃。

其实习近平这个人是很重视自己的形象定位的。习近平尚未上任就拜访改革派领导人胡耀邦之子胡德平,刚一上任就追随邓小平南巡足迹,在国家博物馆扛起民族复兴大旗,根据其智囊从老牛这里汲取的建议提出“中国梦”这个柔性概念,带着夫人彭丽媛女士到俄罗斯、非洲、拉美和美国等地访问造势,就是想塑造一个开放、开明、现代的领导人形象。

但是,习近平的初衷,包括习办和中办的种种努力,也抵不过当局官僚和媒体喉舌们的笨拙包装推广。以习近平的“中国梦”为例,习近平提出“中国梦”这个概念,为的是用柔性的词语打破中共长期以来过于僵化八股生硬的语言传统,唤起普通民众和世界人民的感情共鸣。但当局官僚和媒体喉舌为了显得对习近平尽孝尽忠,对“中国梦”一再进行政党化、标签化、理论化、边界化的僵化解读和生硬演绎,反而硬生生的把“中国梦”又拉回到八股僵化的老旧传统,使“中国梦”褪去人性色彩,所引发的逆反情绪正在使“中国梦”失去其原本朴实的精神感召力。

再一个,习近平在中央党校提出“前后两个三十年不能互相否定”的讲话,这个从“左王”邓力群智囊身上借来的概念,本来是个统战工具,是在为党内左右两派寻找最大公约数。这一论断在认识论上的意义是要超越左右,要全党上下正确认识“前后两个三十年”的辩证关系,在方法论上的意义是要统合党内左右两派分歧,督促左右两派结束无休止的口头争论,把力量尽快集中到民族复兴的实干上来,和邓小平当年的“不争论”有着本质基本相同的意义,

可是,党内极左分子、一些骑墙党媒、文人,却借此发布了一系列倒行逆施、违背历史潮流、也违背习近平本意的惊世奇文,将习的表态异化对“文革”和“大跃进”的肯定,解读为对邓小平路线(即中国特设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抛弃。特别是《求是》杂志下的《红旗文稿》和一家叫《党建》的杂志,发布了一系列极左文章,起了很不好的带头作用。极左势力和部分骑墙党媒、文人曲解圣意,不但偏离了习近平的本意,而且为他制造了很多敌人,尤其是将一些本可依赖、或需要统战的力量推到了对立面。

在这一过程中,只有习近平嫡系中央党校的《学习时报》在党内舆论中发挥了中流砥柱的积极作用。海外舆论场上,也只有多维新闻等少数媒体能顶住西方媒体对习近平的“毛左”形象描述,像老牛一样坚持认为习近平是开明现代的改革派而非僵化保守的顽固派。

可以说,在此前两三个月时间内,党内极左分子和骑墙党媒、文人按照自己的解读(或根据自己的政治利益),“配合”西方媒体的夸张描述,再加上党媒喉舌官僚化色彩浓厚的笨拙政治化妆推广术,已经为习近平成功刻画了一张“毛左”脸谱,将习近平污名化为一个顽固、保守、抗拒改革、开历史倒车的“毛左”分子。

这里必须强调指出的是,并不是所有人都对习抱有主观恶意。党内极左势力是在想方设法绑架消费习近平,是在拉习近平的大旗对习近平的说法进行自私自利的政治解读,这是最可恶的一群,是不能被原谅的政治败类。骑墙文人和骑墙党媒们是在进行早已烂熟的政治投机,这种令人作呕的行为固然可耻,却要拜中共政治生态文化所赐。西方媒体的疯狂炒作则完全是意识形态主导下的政治无知和一叶障目,同时也是媒体性质与媒介生态使然,我认为习近平可能根本不屑一顾。

倒是中共的舆论管理机关才是让习的头疼所在。一方面,习近平需要透过这个官僚机构来对自身定位和中共形象进行包装推广,需要借助该机构力量来向全党进行政治灌输并重塑中共主流话语体系;另一方面,因为中共意识形态管制系统长期官僚化运转形成的工作惯性和文化生态,又使得这个机构的改变,特别是文风和作风的改变,很难赶上时代的步伐和习近平的工作要求。

对于中共来说,特别在现代社会,这是一项价值观念的挑战。就像在《引领中国——习近平必须面对的十大挑战》这篇多维社论中说的:“中共必须提升社会主义的‘市场认知’,也就是除了提升它的‘品质’,还需要改善其市场推广模式。在现代社会普及一种意识形态,就好像对商品进行市场推广,品质的好坏决定其价值,但推销手法也是商品成功的关键,中共必须将市场推广视为价值观的有机组成部分。”事实上,我们也注意到,尤其习近平上任以来,中共也一直在致力于转变文风作风,习近平,包括他的文宣助手刘云山可没在这方面少下功夫。但遗憾的是惯性的力量总是太大,在官僚机构中被娇生惯养的中共笔杆子们已经失去了与人民沟通的能力,其文风作风已经干瘪到很难完成中央交办的任务。

习近平已经认识到这种“污名化”对自身形象的杀伤力,认识到如果不对极左政客和骑墙媒体文人及时整肃,如果不对党媒喉舌的僵化包装推广方法及时喝止,若被极左势力继续绑架,待党内极左势力坐大,必将威胁到自己在中共党内的政治地位,并进而影响到中国的改革开放进程。

习近平决定立即行动。

6月22日至25日,利用召开中央政治局专门会议,带头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的机会,习近平踢出整肃反击的第一脚。在这次碰撞激烈的高层会议结束总结时,习近平提出五点要求。在谈到第一点时,习近平强调,要“坚持以马克思主义政治观对照自己、改造自己、提高自己。要加强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特别是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的学习,把握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在这里,习近平从马克思说起,跳过毛泽东,直接过度邓小平,并对邓小平以来三十年的路线进行着重强调,这说明习已认识到舆论左转带来的政治风险,开始有意向“毛左”分子泼出冷水。

在总结谈话上,习近平强调:“中央政治局的同志要带头自觉维护中央权威,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自觉接受党的纪律约束,认真贯彻执行中央政治局作出的决定决策,坚持重大问题按规定请示报告,用实际行动树立中央政治局高度团结统一、步调一致的良好形象。”习近平这番话中有话的说法隐藏了不一样样的潜台词。政治局内是不是有人破坏了中央权威?是不是有人在思想上行动上已经和中央拉开了距离?是不是有谁在重大问题上擅自做主,没有按规定向习近平报告请示?如果我们联系到这场会议提出的重拾批评与自我批评的作风要求,就更能意识到这场会议潜藏的杀机。

6月25日下午,在中央政治局就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和实践进行第七次集体学习时,习近平又对“极左”势力踢出第二脚。在这次集体学习伊始,习近平就开宗明义的指出:“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学习党史、国史,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把党和国家各项事业继续推向前进的必修课。要继续加强对党史、国史的学习,在对历史的深入思考中做好现实工作、更好走向未来,不断交出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合格答卷。”

在主持完学习会后,习近平进一步总结到:“30多年来,我们能够创造出人类历史上前无古人的发展成就,走出了正确道路是根本原因。现在,最关键的是坚定不移走这条道路、与时俱进拓展这条道路,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越走越宽广。同时,在当今世界深刻复杂变化、中国同世界的联系和互动空前紧密的情况下,我们更要密切关注国际形势发展变化,把握世界大势,统筹好国内国际两个大局,在时代前进潮流中把握主动、赢得发展。”

考虑到前段时间党内左派文人如李慎明等利用“前后两个三十年”为借口发表的一系列否定党史、历史的文章,考虑到此前这段时间海内外对中国将退回文革时代的广泛质疑。毫无疑问,习近平绝不是心血来潮主持学习会,他这是在对左派进行主动反击。在这次学习中,习近平对毛泽东只字未提,而是利用大段篇幅反复强调对历史的反思,强调对邓小平所提出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路线的坚持,并且很明确的提出要关注国际形势发展变化,把握时代潮流和世界大势。这些都体现出了习近平对改革的坚持,体现出了习近平的开阔视野,体现出了习近平“矫枉必须过正”的纠偏思路。

6月28日至29日,全国组织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习近平利用参加这次会议的机会,对极左复辟势力踢出了第三脚。习近平在这次会议中全面总结了中共建党以来92年的历史,然后话锋一转,提出了“干部要勤于学、敏于思,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特别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学习要求,表示共产党的领导干部“必须顺应世界大势”。

至此,透过连续三次举行的高频密会议,习近平已经对全党摆明了自己的政治态度。也就是说,习近平会继续坚持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路线,会继续坚持改革开放。习近平想要树立的是一个开明现代的改革派领导人形象,他不喜欢被“毛左”分子绑架利用,不喜欢被世界媒体错误解读,不喜欢被党媒喉舌采用僵化落伍的包装推广方式对国民党内进行填鸭式灌输,更不喜欢被人为扣上“毛左”帽子,被刻画成抵制改革开放的顽固“毛左”分子。

当然,对于习,想要在他的时代来完成“去毛化”的想法也是与虎谋皮。习近平是中国共产党的总书记,毛泽东是共产党中国的创始人,“红二代”出身的习近平需要用毛泽东的影响来统合拥毛崇毛的中国基层工农和党内左派势力,需要用毛的地位来体现其接班地位的政治正统性。面对党内国内的复杂情势,他还要捧起毛泽东用过的方法论,透过“整风”运动和批评与自我批评等,来巩固自身政治地位,完成共产党的再造过程。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1. 匿名
    2013年7月6日10:41 | #1

    嗯。这个人是习近平的二舅或者是三叔。天天看他摔杯子。

  2. 2013年7月6日21:30 | #2

    习也是个平庸的货色,是个狗逼!!

  3. 和尚
    2013年7月6日15:20 | #3

    半根鸟毛发愁的大事多着呢,闲的鸟疼关心一个破球?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