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太太和富太太

财富不是一个普世认可的价值,但却是一个很简单的尺度,依此很容易就将定居在温哥华的中国女人们划分为穷太太和富太太两大群体。

穷太太大多来源于技术移民,有着高学历、丰富的工作经验和不怎么丰厚的物质基础,一般属于来了就赶紧提升语言、找工作的人群。富太太则大多是投资移民,学历未必高但财富很可观,多数在国内有着自己的家族企业,来了之后学英语就是看看西洋景,顺便结识些朋友打发打发时间,主要精力用来买房子置地,为推高当地房价做贡献。

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穷太太和富太太有着不一样的背景,不一样的经历,原本并没有什么交集,但来到温哥华之后因为都可以享有政府提供的一项语言帮助服务,那就是免费到ESL语言学校学习。于是这两个人群便在这个地方产生了交集,产生交集的地方自然就产生了碰撞,当然是思维方式和行为习惯方面的碰撞。所以,不要以为在温哥华需要适应的是这里来自全世界范围的移民所造就的多元文化环境,有时候中国人自己圈子里的强烈差异就已经让人应接不暇了。

ESL语言学校里除了学习英语,更多是帮助新移民在学习中了解当地文化、社会机构、行为规则。穷太太们大多有着比较扎实的英语读写能力,来到加拿大后,参加ESL 语言学校的入学评估考试都考得很收敛,唯恐一不小心考太好了,失去这个福利性的学习机会。毕竟这是新移民熟悉、了解当地文化的一个非常好的渠道。穷太太们凭借国内良好的教育背景,大多在一个阶段的学习之后就跳出ESL,去寻找更高层次的学习机会和职业培训机会了。所以在语言学校他们的学习不是问题,但和富太太的相处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富太太们英语虽然基础不好,但财大气粗的范儿却很足,有钱能使鬼推磨是他们坚信不疑的价值观。首先,她们每天必然是驾着豪车来上课,拎着名牌包,衣着时尚光鲜,甚至珠光宝气,把课堂直接当成了奢侈品的秀场。其次,一个班如果有超过三个中国移民富太太,那么这个英语班的性质很可能就变成商学院了,成了富太太们交流房地产买卖案例和心得的场所。再有就是把国内当老板娘的习惯原样不动地带到温哥华,说话分贝极高、喜欢当仁不让地抢话头,喜欢自行其事,很少顾及他人的感受。她们的做派让其他族裔的移民纷纷侧目,让自己同胞深感羞愧和不安。

由于投资移民逐渐增多,ESL学校门前停车场内的豪车越来越多。经常可以看到在教师的专用停车位上停着的都是很简单的日系小型车或北美非常大众化的轿车。但再看学生停车位,不亚于高端车展,新款、高配的宝马、奔驰、卡宴、兰博基尼、路虎在温哥华的蓝天白云下闪烁着高贵的金属光泽,无疑,这些豪车大多是中国富太太们的座驾。当然也很有一些普通车、甚至很不起眼的二手车“煞风景”,那是穷太太们每天出入上课、打工的工具。下课后看着一辆辆豪车绝尘而去,一位老师曾经明确表达过她的感受:他们是土生土长并接受了良好教育的当地人,但依然只能开着自己非常简陋的车为衣食奔波,向政府缴纳着可观的税收,然后政府用他们的钱为这些大富大贵的海外移民提供着免费服务。更让他们不解的是这些初来乍到的新移民缘何如此富有?不去工作依然付得起昂贵的豪宅、豪车、奢侈品账单?这种入侵式的富有打破了他们生活原本的平衡和平静。近几年来,温哥华的确已经因为高昂的房价和物价失去了世界宜居城市一度高居榜首的排名。而富太太们也曾经直言不讳地发表议论,一副天下唯我独尊的气势:“现在很多人没钱也要住在温哥华,租房子、住地下室都不离开,所以这里环境好是公认的,投资房产,多买几套房子稳赚不亏。”

其实富太太打破的不止是ESL学校老师和当地人内心的平静,他们的同胞,那些来到这片陌生土地上在为生存而奔波的穷太太们也每天活在这种物质爆发的阴影下。有人讲起他们班在一个学期的课程结束后,这个中国人占绝对优势的班级通过表决决定以聚餐的形式表达对老师的感谢。一位富太太自告奋勇去订餐。但是当大家来到餐厅时,大多数人都惊着了,这不是一般的谢师宴,太豪华了,皇帝蟹和各种刺身都上齐了。但这是一个要大家掏腰包平摊费用的聚餐,穷太太们马上就紧张了,自己荷包里那点现金够分摊今天这餐饭吗?每天在水饺店兼职包4个小时水饺的阿薇心里已经在盘算她要包多少天水饺才付得出这一餐平摊到她头上的钱?老师在震惊的同时首先礼貌地表示了感谢,然后表达了极度的不安:“谢谢你们的宴请,但是我深感不安。因为我知道这餐饭对在坐的有些人来说是太沉重的负担,我不忍心吃掉他们打工很多天才能挣来的维持家用的生活费。其实真情表达,一张贺卡就够了,金钱不是传达情感最好的工具。”老师放下100加元,默然离席。

这个故事让我心生感慨,想起了自己经历的一个小插曲。记得我上ESL时曾经有事要回国处理,离开后一般学位很难保留,因为我的老师是位非常好的老师,她的班里从来都是满员,很多人还在候补名单里排着。我非常诚恳地请求她为我保留20天,她看在我平时非常努力的态度上为我保留了这个学位。回来后,我送给她一个价值60元人民币,折合加币不到10块钱的中国传统工艺品泥人张的“齐天大圣”。第二天我收到她的感谢卡,满满写了贺卡的两面,还把齐天大圣的故事又和我做了分享,问我她说得对不对。这是我永远难以忘怀的一种感动,被一种很淳朴的感情所折服的感动。后来,我留心发现,贺卡是他们传达感情的很重要却极简单的方式。各种感谢贺卡一年四季商店里都有卖的。一次看到一个十几岁的男孩在咖啡馆的桌子上埋头写一张卡片,不知道他写给谁,仅那份投入、执着、和已经密密麻麻的字迹就让人心生感动了。

在温哥华,当穷太太们努力学习、寻找工作机会并得到社会的尊重与认可时却被富太太习惯性流露出的轻慢伤得不轻。在一次课后,ESL班里的中国同学组织了一个登山观城市全景的小活动。当车开到山脚下时,才知道一张上山的缆车票是70加元,当时Miya就犹豫了,这对她来说就是一家三口一周的吃喝费用,老公还在餐馆辛苦打工,她舍不得去看这么昂贵的风景。她的犹豫和哀愁并没有让富太太心生同情,而是充满鄙夷和不耐烦地说了一句:“这么磨叽就别出来混!”Miya当时脸色苍白,人差点摔倒,Jenny一把扶住Miya,用她生平最大的吼声回敬富太太:“有钱你去做慈善,给自己积点德!”后来在山下的小咖啡馆,Jenny陪着Miya, 那是Miya记忆中哭得最痛的一次,直哭到第二天发高烧,之后再也没有来上课。痛定思痛的Miya没有逃避现实,而是更加发奋读书,凭着顽强的毅力,在一个学院一口气修完了社会工作专业课程,在政府机构找到了一个当地人都羡慕不已的好职位。Jenny在当地大学读完图书馆专业课程后找到了公立图书馆的工作,她的几本儿童文学译作也在国内相继出版。天道酬勤,这也正是温哥华给予那些苦苦奋斗的人们一份可以改变命运的公平和希望。

然而,富太太终究也有富太太难与外人道来的痛苦。圣诞节前夕,富太太的老公来温哥华了,说顺便做些项目考察,于是带了秘书来,但却是女秘书,安排在宾馆入住,还算给富太太面子,没有直接带进豪宅。富太太盛怒之下第二天飞赴购物天堂纽约疯狂消费,但天堂之称的地方,富太太报复般地刷卡也化解不了炼狱般的内心煎熬。还有一些富太太,年近半百,还在为实施“拴心留人”工程(就是拴住老公的心,留住老公这个人)而拼尽全力、不惜代价地生第二个孩子,为家族财富后继有人生男孩。自己努力无果、生子无望后,干脆花巨款到美国找人代孕。

在温哥华,富太太们大多是地产经纪的座上客,天天周旋于买房子、置地,买地、盖房子的“建设”事业中;穷太太大多是社会义工的热衷者,在参与义工、服务社会的工作中她们敲开了一扇通向未来的希望之门。不一样的生活方式,不一样的价值观。富太太们动辄给刚成年的男孩子送上豪车做生日礼物,或者带着还未成年的女儿去夏威夷、香港购买奢侈品。穷太太们带孩子去的最多的地方是图书馆和不用收费的山山水水。有一个每天带孩子去图书馆做亲子阅读的妈妈说过这么一段话:“对于孩子来说,幸福不是他得到多少财富的馈赠,拥有多少本藏书,而是能够享受到和妈妈一起阅读时的那份心心相通的爱。”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