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麒元:中国经济的下半年预测和建议

中国经济的剧烈调整已经开始了。我们高度关注这次调整的方向、烈度、时间以及结果。

错误的货幣政策

  中国经济的剧烈调整是被动的,是由外部因素造成的。美联储的量化宽松接近尾声了,美元的实质利率开始回升了,美元开始大规模回流了。其他国家必须应对美元出现的调整,各国央行要么加息,要么贬值本幣。有趣的是,中国央行既不加息也不贬值本幣。此种做法的结果是显而易见的,必然刺激资本外逃,必然导致资产价格崩溃。在如此混乱的局势下,多数投资者必然选择增持现金,出现「钱荒」几乎是必然的结果。当然,钱荒也有积极意义,终于可以促进政府进行经济结构调整了。套用一句流行的句式:危机倒逼改革。

错误的结构调整政策

  确切地说,中国早就应该进行经济结构调整了。5年前,迫于巨大外部压力,管理层实施了4万亿(总量18万亿)刺激计划,终结了已开始的经济结构调整。去年下半年,再次用4万亿的2.0版本阻止了第二次结构调整的机会。新届政府运气实在不算好,现在外部环境已发生变化了,美国经济结构调整完成,即将结束量化宽松的货幣政策。没有美国量化宽松的顺风车,中国版的量化宽松就缺少了依据(外汇结存将迅速减少)。如果霸王硬上弓继续滥发货幣,人民幣将面临彻底崩溃的局面。看来,4万亿的2.0版本已经失效,本届政府在巨大的内外压力下,将被迫重启延误多年的经济结构调整。
  为什么必须调整经济结构呢?由于中国实施隐性的联繫汇率制度,货幣发行权失去控制,不能自主管理通货膨胀,实质负利率长期处于两位数的超高水平,这就导致工业生产部门利润长期低于通货膨胀水平,其结果就是不动产溢价远远高于工业部门利润,迫使资本逃离生产部门转向房地产等不动产投资,在未能实现产业升级的前提下,工业部门开始出现退出和转移的迹象。如果中国不能顺利完成工业化,产业结构将不能支撑人口结构,国民经济发展将彻底失去动能,中国将无法顺利升级为发达国家,而极有可能陷入拉美化。事实上,错误的货幣政策已经帶来灾难性后果,再不及时进行经济结构调整,中国将错失本世纪极为难得的发展机遇期。

美欧日都在成功改革

  与中国错失调整良机相对应,美国勇敢地抓住了2008年这个关键性的歷史时刻,他们开始了义无反顾的调整。经过5年的艰难调整,美国要素价格基本恢復了正常水平,整体生产率水平得到了歷史性恢復,经济重新获得了强大的竞争力。与此同时,欧洲在德国主导下,也开始了歷史性调整,在统一财政的歷史进程中,欧洲的生产率水平开始缓慢回升,整体竞争力在逐渐恢復之中。即便是反应迟缓的日本,也于今年开始进行大刀阔斧的调整,他们的生产率水平在提升,整体竞争力也在恢復。
  毋庸置疑,2008年对任何国家都是调整的最佳机遇期。可惜,由于种种原因,我们非但放弃了已开始的调整,反而进行了莫名其妙的逆向调整。短短5年时间,中国的要素价格变得极度扭曲,生产率水平急剧下降,整体竞争力迅速降低,产业未能升级而是在丧失,国民经济情况已经不容乐观了。现实地看,已经被逼到背水一战的地步了。

上策:先税改后金改

  今年下半年,是中国经济调整的关键时期。管理层的不同选择,将会帶来完全不同的结果。
  第一种选择:霸王硬上弓,延续4万亿2.0版本,甚至启动4万亿3.0版本。好处是,确保地方债继续扩容,房地产价格继续上升,确保经济高速增长,确保就业继续增长。坏处是,拒绝进行经济结构调整,经济结构进一步扭曲,高端产业无法形成,中低端产业向外转移,提前结束工业化进程。结论是,在美、欧、日等西方国家完成调整后,中国经济陷入全面危机直至崩溃。
  第二种选择:以不变应万变,坐视流动性极度短缺,任由资产价格大幅度下跌。好处是,所有的资产泡沫一次性破灭,要素价格开始回归合理水平,各类资源开始重新分布,产业升级重新启动,经济结构开始调整优化。坏处是,房地产价格崩溃,金融机构承受重创,地方财政陷入困境,经济增长陷入衰退,就业状况急剧恶化,社会保障压力剧增。结论是,国民经济陷入全面衰退,管理层可能面临下课的危险,但国民经济尚有復苏的可能性。
  第三种选择:有选择地调整,有先、有后、有保、有放,先改税政而后改金融,保障财政金融而严控不动产投机,坚决调整要素价格并努力稳住资产价格。好处是,封死总负债增长,避免泡沫继续膨胀,有效管理通货膨胀,逐步理顺要素价格,促进资源回归工业部门,继续产业升级,维持工业化进程。坏处是,各级政府要过紧日子,地产商要大规模破产,经济增速有所降低,就业情况未如理想,社会保障压力增大。结论是,大家集体捱苦日子,一起努力完成国民经济结构调整,努力提高国民经济生产率水平,提高国家整体的竞争力水平,促成国民经济再次高速增长的机会。
  显然,应做出第三种选择。第一种选择,下半年将有一次小阳春,明后年将陷入大萧条;第二种选择,下半年开始进入大萧条,明后年会在滞胀中挣扎;第三种调整,下半年陷入衰退,明后年逐渐走出衰退,2017年进入新的增长周期。
  毋庸置疑,对于普通投资者而言,现在当然应该是现金为王。
  有能力的投资者,应该选择美元计价的资产进行投资,等待中国经济调整完成后再度回归。就理性而言,笔者并不主张以爱国的名义牺牲个人利益。但是,作为中国人,我们不应该放弃改善国家的机会,都有责任和义务推动政府作出明智的选择,也应该配合政府进行极其艰难的经济结构调整。我们应该用有限的资源支持产业升级,推动中国完成工业化进程。
  至于对管理层,也许危机才是最好的老師,在危机中才能开启最伟大的变革。我们期待着新一届政府励精图治,扭转危局。
  笔者想重述一遍对经济问题的一般性分析。中国经济由于货幣发行失控,导致要素价格全面扭曲,使得资源配置极度倾斜于不动产部门,最终迫使产业升级中断,提前终结了工业化进程。那么,如何解决这一问题呢?我们建议,通过坚决果断的税政调整,强制性地回归要素价格,重新调整资源配置,继续产业升级,完成工业化进程。为了平顺地进行调整,要使用成本控制(避免使用数量控制)的方式调节流动性,使得资产价格波动处于可控制的区间之中,确保金融体系不至于崩溃,确保财政体系能够正常运转。为了实现这一战略目标,应该制订一篮子财政金融政策,确保经济政策的系统性、连续性、有效性,确保国民经济的稳定性和可控性。财政金融貌似复杂,其实极其简单。真理是朴素的,朴素的东西必然简单。财政的真理就四个字:量入为出。金融的真理就四个字:收支平衡。
  国人对新届政府寄予厚望。只要新届政府拿出决心和勇气,义无反顾地进行调整,全国人民苦捱3年,定可开启嶄新局面。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