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朗:子虛烏有的李克強經濟學

一周來,中文媒體大量報道一家投資銀行–巴克萊資本(Barclays Capital)的一份報告內容,聲稱他們創造了一個新詞:Likonomics,李克強經濟學。該“經濟學”有三個“支柱”:不出台刺激措施、去杠杆化 和結構性改革。對此,中國經濟學家和媒體評論員如獲至寶,紛紛闡述,越說越玄:“‘李克強經濟學’必將成為中國乃至世界的顯學研究,這毋庸置疑”。“李克 強經濟學類似裡根經濟學、撒切爾夫人經濟學,帶有供給學派的特點,也有公共選擇學派的特點,但又極具中國特色。”“李克強經濟學:砸碎現在的體系”。“從 ‘克強指數’到‘李克強經濟學’,反映李本人的經濟治理和發展思路日漸深化和清晰。”

就連6月上演的銀行“錢荒”和股市暴跌,也與李克強 經濟學掛上了鉤,說是“市場在反作用於李克強經濟學,並以錢荒下的股市砸盤行為與其博弈。” 6月20日是足以載入中國銀行間市場史冊的日子。銀行間隔夜回購利率達到史無前例的30%,7天回購利率達到28%。而這兩項利率近年來都不到3%。“銀 行間互放高利貸”的“錢荒”導致隨後6月24日股市大跌5.3%,25日最低跌去近4%。這分明是一次惡性事件,卻被說成是政府警示銀行等產生了“效 果”,好像是央行的部署,並宣稱:“那個過去隨意開動印鈔機的時代將一去不返。”

各種論斷顯得太迫不急待,為時過早。愣是把一個子虛烏有說得煞有介事,尤其是利用中國人對外國投資銀行的莫名崇拜,吹捧李總理新政,似乎比自己發明創造一個詞來得更有權威性。

不 幸的是,“李克強經濟學”恰恰就是一個出口轉內銷,再被熱炒的詞。它的第一次出現是在3月21日兩會之後,《南方周末》評論員的一篇文章,題目叫:《李克 強經濟學:讓中國經濟重回市場軌道》。本來這只是一個標題黨聳人聽聞以抓人眼球的標題,文中只一句“新總理李克強將選擇什麼樣的經濟哲學?從首次記者會的 問答來看,如果用一句話來概括李克強經濟學的基調,那就是,讓中國經濟重回市場的軌道。” 可見,所謂經濟學只是說說而已,並非認真。雖然3月15日李克強毫無懸念地“當選”總理,就有媒體強調了他的身份:“李克強成為中國第一位經濟學博士總 理”,然而,畢竟經濟學博士和李克強經濟學不是一回事。

經濟學是一門有傳統、有理論規範的學科。亞當•斯密、凱恩斯、弗裡德曼等等,無一 不是嚴肅的經濟學家。近20多年,經濟學被庸俗化,從裡根經濟學到安倍經濟學,再到李克強經濟學,愈發不成體統。不要以為有了這個說法,就真有一個“李克 強經濟學”了,根本沒有。經濟學需要抽像假設、理論框架,科學邏輯和實踐檢驗。李克強上任百日,既談不上什麼理論框架,也看不到創造出了什麼嶄新概念,除 了說過多年的空洞道理,並無經濟轉型制度變革的實際舉動。巴特萊資本湊過來拍馬屁,為熱衷諂媚之中國人所用。作為總理,重要的不是你創建什麼經濟學,更不 需要你是經濟學家,而是你有沒有魄力,突破阻礙,推動制度變革,從而轉變經濟發展模式。

即使從所謂標識“李克強經濟學”的央行不放水,不 刺激增長來看,實際情況也並非那麼回事。不僅央行注了資;股市也有巨額資金進場,傾力提升中石油和工行。此外,穩增長依然是政府首要任務。目前至少看到三 項擴大政府投資計劃:一是,今後5年再改造各類棚戶區1000萬戶;二是新增規劃的高速公路,規劃到2030年國家高速公路網總規模達11.8萬公裡,比 原規劃的2020年目標大幅上調了3.3萬公裡;三是,加快城鎮化,推進主體功能區建設,帶動產業轉移。

與報章吹捧不同,微博上有識之士 議論:“經濟制度正常,領導人不必懂經濟。如果不正常,領導再似懂非懂一點經濟,那將是經濟的悲劇。因為他會根據自己的誤解指導企業家。各種會議,文件, 政策,調控,都是領導覺得自己牛逼,比企業家和真正的經濟學家聰明的產物。所謂克強經濟學,是拍馬屁出來的,根本不是任何經濟學。”人們拭目以待,再看他 一百天,甚至一年,看他有多少治理中國經濟的良策和實效,人民是否成為最終受益者。如果言過其實,“李克強經濟學”勢必破產,成為笑柄。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