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愚:“巨蟹座”修辞事件

2013年7月1日下午5时39分,央视评论员杨禹发布了一条微博:“中国共产党是一个巨蟹座的党。希望她发挥巨蟹座细腻顾家的长处,带中国老百姓过上好日子。她是一位‘大V’,有8500万粉丝。其中有大批的铁粉,也有一些早就忘了自己是共产党员的僵尸粉,还有一些给党抹黑的脑残粉。她关注了13亿个人,因为要把13亿人民群众放心上。她也要果断地将脑残粉剔除、拉黑。”

这条微博至今有29215次转发、174条评论,因为胡紫微女侠的评论而广为人知:“凡走过必留下痕迹,今日留下的污点也无一不是自污。”

我关心的是杨禹的修辞。

这是21世纪的媚态抒情语,他继承肇始于上世纪50年代的颂歌传统,并对之进行了时髦态处理,以求更入粉丝之耳,这是他研磨政情和民情的结晶,可以称之为原创性的赞美修辞法。打开7月1日的《人民日报》和《光明日报》,仍是陈旧无趣的赞美方式,看到标题就让人望而生厌,可谓废话、假话、空话集装箱。评论员喷射文字的时候心根本不在场,那些文字自动生殖,构成一个虚假的言说现场。职业评论员以几十年如一日的假亢奋赞美体,成功地消灭了一茬茬虔诚的读者。

杨禹的创新堪比那支著名的伪山歌“我把党来比母亲”“母亲只生我的身,党的光辉照我心”——通过简单却不容置疑的造句逻辑,将党和国民的关系纳入伦理系统,母——子,子只有服从的义务,而无质疑的权利,更遑论反抗的权力。而且,这个党母亲具有上帝一般的召唤力量:生母只给我肉体,党用精神哺育我。在此巧妙地完成了脱胎换骨的奴化过程,将党神圣化,甚至超过了宗教神——在其生杀予夺面前,唯有无条件服从。我一直惊诧于“父亲”的缺位,在党母亲—党子之间,播种者安在?一个阉割或隐匿了性配偶的“党母亲”,只能是神,神自生而不灭,神生万物而主宰之。

杨禹继承了这个伟大传统,他貌似自如地添加现时代的佐料,不只为了生动诱人,还有因自家人而生出的亲昵优势——他可以跟“党母亲”开玩笑,因为是“党”的人而拥有巨大的修辞空间。

巨蟹座,一个拟人化的修辞方式,为的是更进一步的褒扬:“细腻顾家”。任何一个生活于中国的人都明白,政府究竟在怎样对待自己。紧接着,直截了当奏响主题:带老百姓过上好日子。“她”,就是这个“她”,“母亲’,一个生养子民的创造者。

这是标准的三段论:她是巨蟹座,便有该星座的特点,自然惠及万物。但我们知道,“她”不是一个有生命的肉体,与巨蟹座无关。

第二句横空出世:“大V”和“粉丝”。这个比喻相当奇巧,将一个主宰所有人命运的组织拟人化为有巨大影响力的“言论领袖”,之间隐含着一个概念的偷换:粉丝是自发生成的,而且忠实度极高,将一个靠掌控舆论和国家机器的抽象物,轻盈地塑造成依靠自身魅力捕获国民的意见领袖,这几乎超出想象力的范畴了。8500万是党员数目,占总人口近6%比例的庞大粉丝群,杨禹对“粉丝”下了一个性质判断:铁粉,僵尸粉和脑残粉。定性之后是定量,“大批”铁粉,“一些”僵尸粉,“一些”脑残粉。他在脑残粉前面加了一个定语“给党抹黑”。脑残粉本意是指因疯狂追逐偶像而变态偏执的人,难道是说因为热爱而损害了“党母亲”?

其实,一个意见领袖所拥有的除了真实的拥趸之外,还有出于各种不可告人目的关注的人,最让人气恼的是,一大批僵尸粉,对你的话语不会有任何反应。我们当然不好精确评估巨蟹座“党母亲”的僵尸粉数量,但凭常识判断,感觉那也是同样庞大的群体,因为你不允许别人取消关注。

接下来才是华彩乐段:“她关注了13亿个人,因为要把13亿人民群众放心上。她也要果断地将脑残粉剔除、拉黑。”——微博的关注数是有上限的,无限度的关注做不到,也不存在,所以这是一句谎话。不论是因绝望而滥杀无辜的陈总水,还是被四处驱赶的性工作者叶海燕,抑或许许多多吃不饱饭的贫困地区幼童……这是另一种《人民日报》社论,“13亿人”?我们都在他们的量词里僵尸粉般活着,他们在说这个数字的时候,一定是另有所指:只有那些递交了投名状的人,才是组织真正关心的对象。

媚党国反宪政近来渐成勇敢之事,为者日众。有人担心杨禹们心口不一,恐其长此以往患上精神分裂症,很为其不值。其实,杨禹们才不愚呢,他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们也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但他们还是要一如既往地做下去,他们知道自己押对了宝。在赞美者心里,“党”不是信仰,亦非父母,而是人生靠山,他们靠上了,别人就靠不上了。他们绝非胡言乱语,神经出错,而是精明的投机家,看准了行情,找对了庄家,就一直跟下去。

胡紫微义正词严地警告杨禹们道:一切都有痕迹可查,审判终会来到。女侠秉持的是永恒正义原则,在杨禹等聪明人眼里,未免迂腐不堪。在这个社会生存最危险的,恰恰是追求正义的人们。

犀利的男支持人孟非说,一个称职的新闻评论员,要具备渊博的学识、广博的见识和精准的表达,但首先必须具备的是:不依附任何势力的、独立的判断标准和人格特质。这一点不是最高标准,而是最低标准。话没错,可惜对象错了。

7月1日上午10时,杨禹发布微博称:“今天是中国共产党的92岁生日。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与8000万同志共贺也共勉。党有深厚传统,更要励志图新。党內多有中流砥柱,但也有摇摆者和蛀虫。新一届党的领导集体反复表达清晰坚定的立场,令人欣慰。但仅守住底线还不够,还要带领全党不断进步,做一个能给13亿人民办好事、办大事、办实事的执政党。”这可以视作母本,广为流传的本子便是在此基础上的生发创作,两条微博并存,作者是要向人们证明自己所具有的高超修辞能力。

杨禹无疑是有文字才能的,可惜用错了地方。我本想告诉他这一点,结果却无法留言,原来,他早把我这个骂党汉奸拉黑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