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報》全球的水資源及糧食危機

原文:Global food supply under threat as water wells dry up, analyst warns
作者:John Vidal
日期:2013年7月6日

萊斯特·布朗(Lester Brown)說,在美國,印度和中國接近“用水高峰”(Peak Water)之時,糧食收成已經開始萎縮了。
水井就要乾涸,而在中東、印度部分地區、中國和美國的地下水位下降速度如此之快,使食品供應受到嚴重威脅,一位世界知名的資源分析師這樣警告。
地球政策研究所(Earth Policy Institute)位於華盛頓,其負責人萊斯特·布朗在一份重要的新文章中宣稱,有18個國家—加起來的人口佔了世界一半—在超量抽取地下水,快要到達一個稱為“用水高峰(peak water)”的臨界點,即地下水得不到補充,而每年的收成越來越小的情況。

中東地區的情況最為嚴重。根據布朗所言:

水供應已經達到頂峰並開始下降的國家包括沙特阿拉伯,敘利亞,伊拉克和也門。到2016年,沙特預測將會進口1500萬噸小麥,水稻,玉米和大麥來養活自己的3000萬人口。這是首個公開預測含水層枯竭縮減糧食收成程度的國家。

全世界都看到,在區域層面的人口增長和供水之間起了衝突。有史以來第一次,一個地理區域的糧產量正在下降,而且目前沒有方法可以止住跌勢。由於區內的政府未能按照人口制定水資源政策,現在要養活的人數每天增加一萬,但相對的,用來灌溉的水卻減少了。

布朗警告說,敘利亞的糧產量在2002年達到頂峰之後,至今已經下跌了30%;自2004年以來,伊拉克的糧產量已經下跌了33%;而隨著灌溉井開始乾涸,伊朗在2007至2012年間的產量下降了10%。

“伊朗已經深陷困境,它受到因為抽水過度而引致供水減少的影響。也門正在迅速成為一個無望的水文案例。在過去35年,當地的糧產量已經下降了一半。到2015年,水澆地在那裡將會難得一見,整個國家所需的糧食幾乎都要靠進口。”

在中國,印度和美國這三個世界上最大糧食生產國的地下水位下降也使人擔憂。

“在印度,一億七千五百萬人所需的糧食是用過量抽取的水來種植的;在中國則是一億三千萬。在美國,在人口急速增長的同時,加利福尼亞州和得克薩斯州等主要農業州的灌溉面積正在萎縮,原因是含水層的水用光了,而灌溉用的水則轉而供給各個城市。”

地下水位的下降,已經對中國這個可以和美國爭奪世界最大糧產國之名的國家的收成前景構成不良影響。

布朗說: “華北平原—生產該國所需小麥總量的一半,以及三分之一的玉米的地區的地下水位正在快速下降。過度抽水已經基本上耗盡了接近地表含水層的水,當地的井不得不鑽得更深,從區內的較深的含水層提水,而這些水是不可補充的。”

印度的情況可能會更糟,因為他們現在鑽井所用的方法是以石油鑽探技術為藍本,可以抽取地下半英里甚至更深層的水。“最近幾年的收成之所以能夠急劇增長,只是因為大量過度抽取地下水。在印度,一個每年增加1800萬人口,而灌溉幾乎完全依賴地下水的國家,人們賴以生存的所需糧食和農產量之間的平衡岌岌可危。農民鑽了一些大約21米深的灌溉井,並大量抽取地下水。旁遮普邦,哈里亞納邦,拉賈斯坦邦,古吉拉特邦和泰米爾納德邦等地的地下水位下降速度越來越快了。”

在美國的西部大平原,包括幾個主要穀物生產州份如得克薩斯州,俄克拉荷馬州,堪薩斯州和內布拉斯加州在內的農民在超量取水。這些州份的灌溉農業蓬勃發展,可是,他們用的水是取自奧加拉拉蓄水層(Ogallala aquifer)—一個從內布拉斯加向南綿延到德克薩斯州狹長地帶的巨大地下水體。

“不幸的是,這是一個化石含水層,它所含的水不會補充。一旦耗盡這些水,水井便會乾涸。視乎各地的條件,農民要不重新使用旱地耕種法,要不只能完全放棄農耕。”布朗說。

“位於含水層較淺那一端的得克薩斯州,其灌溉面積在1975年達到頂峰,自那時以來灌溉面積已下跌了37%。

俄克拉何馬州的灌溉面積在1982年達到頂峰,並已下跌了25%。堪薩斯州在2009年才到達頂峰。但是,在那以後的三年內,它的灌溉面積急劇下降了近30%。內布拉斯加州的灌溉面積在2007年到頂,從那時起當地糧產量已經減少了15%。”

布朗警告說,許多其他國家可能瀕臨收成下降。 “由於可以用於灌溉的水少了,

穀物豐收的墨西哥可能就在糧食產量下跌的邊緣上,巴基斯坦也可能已經達到用水高峰。如果是這樣,糧食產量的峰值可能很快就到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