钮文新:国十条的对与不对

作为本周末出现的重磅政策,国务院办公厅《关于金融支持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指导意见》公布,全部政策一共十条,所以被称为“金融国十条”。从“十条意见”的总体看还是有些新意。比如,它在强调支持新型产业的同时,重点强调了过剩产能的重新整合问题,体现了传统产业必须在有序、可控的前提下完成兼并重组;再比如,关于民营金融放宽准入、放宽创业公司上市准入等问题,这也体现了对经济改革的推进。还有小微企业的扶植问题,也都提得比较具体。

依据于“金融必须回归服务实体经济”而出台政策,这显然是“金融国十条”的最亮点,但我们不去更多地赞扬了,还是来谈一些问题,希望政策在执行过程中注意,不要事倍功半。

首先,中国金融不愿为实体经济服务,或说资本不愿意流向实体经济的根本问题是什么?如果不抓住这个根本问题下药,那我们的所有政策都将是粗浅的、表层的,都将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缺乏系统性的、效率低下的政策。

我认为,中国之所以会发生“金融疏远实体”的问题,其核心和根本在于,我们的宏观金融政策无视中国已经开放的现实,一味就事论事地针对本国经济存在的表面问题,而使宏观金融机制扭曲变形,“助炒抑实”。在此背景下,一切试图强制金融回归实体经济的政策,都会受到这一机制的制约而大打折扣。

我们看到的事实是:中国与发达国家硬通货之间存在巨大的利率差,在开放条件下,这个利差肯定会引发“套取利差”的热钱流入中国;在现行汇率制度之下,外汇如果刚性地供大于求,人民币就会不断升值,从而使“专司无风险套利”的资本更多地流入国内。在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央行为了控制国内的流动性,不得不一面从外汇占款端吐出基础货币,一面从其它货币市场回笼货币。因为外汇占款的数据不透明,所以市场只能看到央行从其它货币市场回收货币,但这样的收紧动作,往往会提高市场参与者对货币收紧的预期,这使得市场利率居高不下,于是中国金融市场流动性经常发生“越多越收,越收越多”的恶性循环。这一点大家过去已经看得比较清楚了。

但现在央行变招了。它们放大了汇率浮动区间,同时采取考核商业银行外汇存贷比的办法,迫使商业银行大量持有外汇。于是,中央银行控制流动性的压力减轻了,而商业银行的流动性也因此而变得十分紧张,这必然刺激货币市场利率更加敏感。从而,更多地吸引“无风险套利资本”大量流入中国。

但与此同时,另一类资本的必然流向并未引起我们的关注,那就是实业资本流向。鉴于国内劳动力、资源、能源、融资等所有生产成本都在快速上升,而市场需求被流动性紧张抑制,实体经济利润下滑,生存环境不断恶化。在开放条件下,尤其是各色鼓励“走出去”政策被实施之后,实业资本开始向外流动。

谁走出了?显然,大型国有企业对外投资受到国外政策的限制,而实际“走出去”的更多是民间资本。它们从中国市场撤资,向国外移民,并在国外寻找投资出路。因为,那里的资源、能源和资本环境都比中国当下更加优越,更具吸引力。

请注意,两类资本的“逆向流动”,必然导致中国市场更适于“炒”,而不支持实体经济,久而久之,中国经济空心化、泡沫化。实际上,我们今天看到的中国经济现状,正是上述“深层次机制”下自然形成的必然结果,而不是一些简单政策可以解决的问题。

如果我们不能有效地解决根本问题,实行机制改革,那所有就事论事的政策都将事倍功半,而且中国经济会败于无形。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