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从红二代吵架谈起(中)

上次讲到,两个红二代吵架,官员派理屈词穷,恼羞成怒,败下阵来,但是普世派却并未取得胜利。因为普世派不敢公开说出“如果人民想要共产党下台,共产党就应该下台”。

按理说,如果大多数人民想要执政党下台,执政党就应该下台。这个条件命题是普世真理,谅那共产党自己也不敢公然否认的。但问题是,在共产党那里,谁说了这句话谁就是犯了头号禁忌。在共产党那里,维护党的绝对权力是不准质疑的。

因 此在党内争论中,理屈词穷的一方总是率先给对方扣上你们反党,你们分裂党,你们就是要搞垮共产党的大帽子;而对方不敢明确地说,这样的党就该反,就该分 裂,就该垮台。他们只是一味地辩解,我们不是反党不是分裂党,不是要党垮台;我们也是为党好,为了党的统治长治久安。他们甚至还可能展开反击,说,要是象 你们这样搞下去,党才会垮呢。可是由于他们的这些说法本身也已经承认了维护党的统治是第一位的这条错误的前提,因此他们无法摆脱被动,更无法战胜对方。

回顾历史,我们可以把这一点看得更清楚。

我 们知道,在1958年,毛泽东发动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运动,结果造成了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人为大饥荒,导致三千多万人非正常死亡。大暴君大昏 君毛泽东不因此而垮台就已经够不可思议的了,更不可思议的是,三五年后,毛泽东的个人威望不降反升,竟然还达到最高点。这实在太不合情理了。如此惊人的巨 大逆转究竟是怎样发生的呢?其内在逻辑究竟是什么呢?

本来,到了1961年,面对大饥荒的严峻形势,毛泽东不得不暂时退却,让刘少奇等务 实派领导人出面,放弃了一些荒谬的说法和做法,调整了经济政策,使中国走出死亡峡谷。按照1956年中共八大会议上通过的党章,党代会5年一次。61年就 该开九大了。毛泽东深知,倘若如期召开九大,三面红旗的问题,大饥荒的问题,免不了会提上议程,他的错误势必会遭到某种批评追究,即便不下台,其权力也必 然会大幅度削弱。因此,毛泽东耍赖,硬是把党章扔在一旁,就是不开九大。

可是不开会也不是办法,因为党内有压力。于是在62年1月开了个 七千人大会。七千人大会主要是检讨大跃进的缺点错误。刘少奇代表中央作书面报告和讲话,坦承经济困难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毛泽东在会上发表了关于党 内民主集中制的长篇讲话,好歹做了一点自我批评,毛泽东鼓励大家畅所欲言,营造生动活泼的政治局面,“让人说话,天不会塌下来”。强调要“发扬民主”,也 多少让与会者出了点气。

七千人大会不是公开举行的,会上没有改选,也没有发布公报或决议。毛泽东的职务没有任何变化。在社会上,一般民众由于不知情,因此毛泽东的地位和形象似乎也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在党内,尤其是在党内上层,毛泽东的个人威信已经一落千丈,降到最低点。

然而,最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七千人大会结束后还不到8个月,在62年9月份举行的中共八届十中全会上,毛泽东变被动为主动,一举夺回了话语权,也就是对党的主导权,重新强化了自己的领袖地位,并且把党的工作重点从搞经济建设变成了“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那么。毛泽东这场翻身仗是怎么打赢的呢?分析分析他在会上的讲话就清楚了。

实际上,还在8月份的北戴河会议上,毛泽东就为接下来要开的八届十中全会定下了调子。在8月9日中心小组会上,毛泽东一上来就说:“今天来讲共产党垮得了垮不了的问题。”

可以想见,很多来开会的人一听到毛泽东这句话,都感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七千人大会不是说好要进一步调整政策,恢复经济吗?不是说好要发扬民主,让人讲话让人批评吗?怎么一下子就成了共产党垮台不垮台的问题了呢?

不过他们很快就明白过来了。是的,共产党犯下了这么大的错误,不改不行;可正因为错误犯的太大了,真要改起来,要改彻底,改得起吗?中国的民众遭受了这么大的灾难,真要发扬民主让人讲话,他们能饶过共产党吗?

不 错,从表面上看,当时的中国,共产党的统治似乎还是稳固的。由于长期的洗脑,由于封锁消息掩盖真相,大多数民众对他们身处灾难的严重程度以及共产党错误的 严重程度是不清楚的,因此似乎也看不到有多么强烈的不满和要共产党下台的意愿。但老百姓不知道的,中共高层是知道的。正如后来万里所说:“如果这些情况让 工人、农民、知识分子知道了,不推翻共产党才怪呢!”因此,中共高层不能不有危机意识,他们知道毛泽东的讲话并非危言耸听。

接下来两句话 就更让与会者担心了。接下来毛泽东说:“共产党垮了谁来?反正两大党,我们垮了,国民党来。”众所周知,国共两党之间有血海深仇,尤其是49年共产党掌权 后,对残余的国民党势力更是不遗余力地残酷镇压。国民党重新上台无疑是共产党的最大梦魇。中共高层意识到,共产党的统治正面临空前的危机,因此大家必须抱 团,把捍卫政权放在第一位。毛泽东的责任不能追究,要是毛泽东倒了,共产党还站得住吗?在这种情况下,谁还敢进一步批评三面红旗,谁还敢追究三年大饥荒的 责任呢?谁还敢议论毛泽东的是非呢?于是,不是靠别的,而是靠着共同的罪恶感,中共高层达到了新的团结。而罪魁祸首毛泽东则理所当然地又成为全党无可质疑 的最高领导人。

毛泽东之所以能在八届十中全会上赢回主导权,说到底,就是利用了共产党的所谓党性,这种党性要求党员必须把党的利益、党的 权力放在至高无上的地位。倘若在北戴河会议上,当毛提出“今天来讲共产党垮得了垮不了的问题”时,与会者就说:是的,我们党闯下了滔天大祸,我们对人民犯 了大罪,非鞠躬下台无以谢天下。或者说,共产党下台不下台要让人民来决定,我们没有任何理由继续一党专制,我们必须实行民主。那么,毛泽东接下来的戏就没 法再唱下去了。反过来,既然党内没有人敢于说这样的话,所以这个党就祇好服从毛的逻辑。就这样,毛泽东走出低谷,赢回主动。一个大恶魔,在对人民犯下了滔 天大罪后,不但没有倒下,反而在短暂的退却后东山再起,而且获得了比原来还大的权力。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