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府已无力为企业买单

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不景气,风险在过去的几个月中不断暴露。很多企业、地方政府开始又想用老思路、老办法来解决问题:政府加大投资,政府来为企业买单。遗憾的是,现在不能再用这种办法,我们必须转变思路,让市场恢复自身调节能力。

去年下半年以来,中央财政收入就开始吃紧,今年则持续放缓。今年前5个月,中央财政收入为2.7万亿,同比增长6.6%,增幅回落6.1个百分点,其中3、4月连续负增长。

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则更为不堪。仅从前5个月的地方财政收支看,部分地区财政收入接近零增长,与两位数的增长目标差距甚大;而若不算上中央对地方的转移支付,不少地方甚至出现了较大的收不抵支的情况。此种背景下,地方政府就算有心救济,自己没有那么多余力。

从企业债务看,在持续的高增长状态下,尤其经历过2009年的“4万亿”后,中国企业的杠杆率普遍偏高。研究显示,中国企业债务规模占GDP的比例,2011年已达151%,其中企业信贷规模占GDP比重为130%。若以企业债务总额占GDP比重计算,在全球范围内,中国(151%)、香港(141%)、新加坡(133%)分列前三,日本(113%)第六,美国(75%)第十。

今年“两会”后,新一届政府在经济政策上明显转向,更加强调经济结构调整与转型,对经济放缓的容忍度有所提高。

7月5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金融支持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指导意见》,其中明确,要引导、推动重点领域与行业转型和调整,按照“消化一批、转移一批、整合一批、淘汰一批”的要求,对产能过剩行业区分不同情况实施差别化政策。

该转型的就让他们转型,制造业普遍出现的产能过剩,就应该淘汰一批,才能有利行业发展。以造船业来说,在经过2008年金融危机前夕的快速扩张之后,造船业的市场需求迅速下滑,新船市场陷入深度萧条。行业权威人士预计,未来5年内,越有1/3的中国造船厂将不得不关闭。此种情况下,地方政府面对行业的整体萧条,也是无力施救,或者至少不可能全部买单——熔盛重工也许能得到兜底,而那些更小型的,则只能破产重整了。

此外,考虑到中国企业过高的杠杆率,金融债务风险需要各界——尤其是银行业谨慎应对。中国经济走到这一步,需要在经济发展与金融风险之间作出仔细权衡,严守不发生系统性区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