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的年中总结

导语:让民间异议最大的是“安倍经济学”未能惠及中小企业和普通民众。食品、日用品等进口物价上涨明显,加大了中小企业的经营成本和普通消费者的生活负担。而安倍所扬言的涨薪计划,却丝毫没有体现。

经济观察报 记者 陈勇 7月4日,日本国会参议院选举公告发布,正式揭开为期17天的参议院竞选活动帷幕。从目前民意调查结果看,执政的自民党占据一定优势。

据日本广播协会电视台报道,来自12个政党和无党派的400余名候选人将竞选121个议席,其中包括小选区73个议席和比例代表选区48个议席。

不过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的参议院选举首次允许候选人使用电子邮箱和社交网站参与竞选活动。为吸引年轻选民参加投票,日本国会在今年4月通过法案,取消了对候选人开展网上竞选活动的限制。

但更受社会各界关注的,则是“安倍经济学”能否推动日本经济健康复苏。这成为此次朝野政党在选举中聚焦的议题。

事实上,自安倍晋三再度就任首相以来,日本便推出了包括财政政策、货币政策、结构性改革等一系列激进政策,被称为“安倍经济学”,其目的在于终结通缩、重振日本经济及实力。

安倍的成绩单

6月10日,日本内阁府公布的修正数据显示,第一季度GDP按年率计算增长4.1%,高于此前3.5%的初步预测。对于长期低迷的日本经济来说,这已堪称“高增长”。而其他一些主要经济指标也很抢眼,5月日本工矿业生产指数环比上升0.2%,为连续4个月上升;零售业销售额同比增0.8%,是5个月来首现同比增长;新开工住宅数量同比增14.5%,为连续9个月增长。

此外,日本央行7月1日公布的企业短期经济观测调查显示,6月日本制造业大企业信心指数比上次调查上升12点,也是2011年9月以来首次出现正值。

另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的经济展望报告,将今年日本经济增长率上调到1.6%。而日本经济研究中心则预测,2013年度日本GDP增长有望达到2.6%。

无论外界如何传言,从面上来看,安倍首轮以经济成果换选票,拿出经济成果夺取7月份参议院大选胜利的目的似乎达到了。

但东北亚开发研究院产业经济研究所所长李继凯提醒,安倍晋三这种为赢得参议院大选而采取的经济刺激政策,是典型的“选举政策”,也是众多资本主义国家政党的典型做法。这种“选举政策”对经济增长的推动作用“寿命”有限,效果和质量也有待观察。

副作用呈现

从1月15日的补充预算案出台,到4月4日日本央行的超宽松货币政策,再至6月14日安倍政府正式出台以放松行政管制、刺激民间投资为重心的经济增长新战略,至此,“安倍经济学”的三支箭已全部射出。而日本股市和日元市场也给了“安倍经济学”最直观的回应。据不完全统计,自安倍再度上任以来,日元贬值幅度超过20%,股市上涨约70%。

然而,随着市场动荡和经济变调,“安倍经济学”的副作用以及质疑声也同时呈现。

首先,对于日本央行提出的两年内实现2%的通胀目标,大多数日本经济学者都持怀疑态度。事实上,尽管新任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不断喊话,誓言实现年增长2%的通胀目标,但连黑田东彦自己也承认,实现此目标绝非易事。而在学界对于过去二十年的反思和讨论一直没有停止,一个基本共识是日本经济为什么会有“失去的二十年”?其根源就是巨大资产泡沫的破裂以及之后无休止的“折腾”,最后演变就成漫漫长痛。

日本早稻田大学经济学家野口悠纪雄指出,超宽松货币政策吸引了大量海外投机资金涌入,但实际上,并没有吸引到投资资金。

即便如此,超宽松货币政策仍然加剧了市场波动。5月23日,东京日经股指大跌超千点,拉开了日本股市连续大起大落的序幕;日本央行通过大量购入国债压低长期国债收益率的预期未能实现;日元汇率则明显受到美联储为主的海外央行政策和海外投资者心理的影响。

有“日元先生”之称的原大藏省财务官榊原英资更直接指出,这一目标基本只是“梦想”,这意味着超宽松货币政策将持续更长一段时期。

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经济室主任张季风表示:“日本现在的财政状况非常不好,财政长期债务余额和GDP比值已经超过了230%,在整个发达国家中是最高的,而且安倍晋三的政策只能看作短期的经济政策,在短期一定有促进作用,但长期来说是饮鸩止渴。”

其次,日本国内更多的担心在于,为赢得参议院大选,安倍会不顾结果对日本经济注入“强心针”,从而对日本财政和经济造成一系列恶性连锁反应。而对于安倍政府的大规模财政刺激方案,市场则担心将导致日本财政状况进一步恶化。

据日本政府部门统计,日本国际收支的经常项目已经出现问题,其中多年盈余的贸易收支于2011年首次出现2.6万亿日元的赤字,2012年又扩大到6.9万亿日元,创历史最高纪录。据日本经济智库估计,2013年贸易赤字仍将达6万亿日元。“如果继续下去,那么年底前,政府债务占GDP的比例将高达约250%。财政刺激计划以及日本政府正在探讨的企业投资减税,可能让公共财政更加入不敷出。”李继凯表示,不论是理论上分析,还是看短期市场反应,黑田东彦的宽松货币政策都会产生积极的市场反应。然而对于实体经济,弱日元可能对现有的制造业生产外包模式构成冲击,增加了日本经济的风险。

此外,让民间异议最大的是“安倍经济学”未能惠及中小企业和普通民众。食品、日用品等进口物价上涨明显,加大了中小企业的经营成本和普通消费者的生活负担。而安倍所扬言的涨薪计划,却丝毫没有体现。

另外,在日本学界和海外学者看来,安倍政府这次提出的增长战略中,在许多敏感领域,同样未能真正切入痛处,虽然制定了经济增长战略中的众多宏大目标,但真正可行性仍有待考究。

虽然,日本经过长期的资本工业化发展阶段,市场配置与金融机制相对完善,金融制度改革的空间和活力有限。造成日本经济通缩的原因,可能更多是结构性,甚至是制度性的。

李继凯认为,如果日本国内储蓄不见增长,事实上增长空间也很有限,届时,日本将发现自己陷入两难境地:继续加大货币供应量必将进一步推高通胀,造成严重后果。当然,这还要看安倍内阁本月参议院大选后有没有新的经济政策。

日本瑞穗综合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高田创指出,“安倍经济学”很大程度上是在借美国经济复苏的“东风”,如果美国经济和金融政策出现变数,日本将不可避免地受到冲击。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