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日子 好日子

【多维新闻】财政部日前发出通知,要求中央国家机关各部门对2013年一般性支出,统一按5%的比例进行压减。10日出版的《人民日报》在头版高调喊出“5%哪里来”,同步于人民网头条,自然而然需要担负起对自家的宣传职责——《中央机关一般性支出统一压减5% 人民日报详解钱从哪省》。

没错。钱从哪儿省?这是舆论最为关心的问题。按照财政部之说法与《人民日报》之详解,压缩支出,从“三公经费”扩展到办公楼建设维修支出、会议费、差旅费等。具体而言,在继续严格控制修建装修办公楼等楼堂馆所方面,各部门不但要严格落实国务院提出的“本届政府任期内,政府性的楼堂馆所一律不得新建”的要求,对于目前在建的办公楼和业务用房,也要对在建设及修缮支出上厉行节约,能省则省。在严格控制“三公经费”支出方面,工作用餐严格执行标准,下基层调研一律不接受宴请;加强公务用车管理和调配,公务活动能多人合乘一辆的安排合乘;没有实质性内容的出国出访一律取消。

从“十项规定”到李克强在首次中外记者见面会上的“约法三章”,再到习近平一手主抓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明确反对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财政部削减开支的消息一经发出,旋即又将民众的视线拉回到了“政府过紧日子,百姓过好日子”上来。

人民网头条配稿可谓优中选优,分别是来自《新京报》的《中央国家机关一般支出减5% 按去年推算约省50亿》、《中国青年报》的《政府过紧日子 百姓过好日子》、《广州日报》的《压缩“三公”取决于预算监督科学化》以及《长江日报》的《财政支出 高低不是主要问题》。第一篇明显带有歌功表彰的色彩;第二篇则呼应着李克强在记者见面会上的承诺;第三篇带有建言献策的意味;最后一篇则试图跳出“高与低”的问题,另辟蹊径。

虽然财政部长楼继伟表示完成预算目标压力山大,但由西南政法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和静钧执笔、刊发于《广州日报》的《压缩“三公”取决于预算监督科学化》,还是带着确定并肯定的口吻表示,“假如在每一处经费开支中能精打细算,实用而不浪费,节支下来的比例,岂止5%?”比如会议从五星级酒店,降为三星级甚至在一般的会议场所举行,膳食标准也从山珍海味,降为符合营养和卫生标准的工作餐。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在“十项规定”和抵制公款吃喝前,官员豪华宴请早已见怪不怪。即便在中央严肃整风之际,这股骄奢淫逸之风还肆意潜行着。《经济观察报》敢为天下先挑破了窗户纸,随后即有媒体送上四条黄金招数:其一是披着食堂聚餐的外衣大吃大喝;其二是借助“农家乐”转移视线;其三是大摆私家宴;其四是转战高档私密会所。当然,还有装着陈年茅台酒的矿泉水瓶。

眼看着这样的节省开支举措又将引起新一轮的舆论逼问,《中国青年报》干脆将现象摆明,跟群众站在一条战线上。因为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每当我们看到一些贫困地区豪华的政府办公楼与寒酸的乡村学校相比较,当一些官员的超标公车与偏僻地区居民的出行难相对比,当大吃大喝公款出国游的费用都需要纳税人埋单时,高额支出的行政费用,已然损害了政府的形象。”此段温情外加无奈的表述,换来了“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的长吁短叹,执笔人冯雪梅也不得不转而强调政府过紧日子的着力点——不只是一种“花钱”方式的转变,更是一种执政理念的转变。

是的。同样的一笔钱,是投入民生还是给官员配好车?这个本不该成为问题的问题,现在成了最大的问题。随之而产生了两个极具讽刺意味的问题——本该是政府应然之举的削减开支成了功劳簿;原本该是每一个纳税公民应然之得的“好日子”成了一种恩赐。

冯雪梅没能像同行兼同事曹林那般尖锐地直插要害,只是在文末蜻蜓点水式地提出了“执政理念的转变”。通篇考虑,这样的结论更像是对一边天上一边地下现实图景的一种巧妙规避,而且这种提法对政府来说,也不会造成紧迫感。

东方不亮西方亮。《长江日报》接过了《中国青年报》未尽之业。既然说到政府执政理念的变化,付小为(《财政支出 高低不是主要问题》作者)所幸不吝笔墨全篇来讨论这个问题。根据量入为出的原则,经济形势好的时候,适度提高必要的行政支出,经济情况低迷,削减各项支出,这可以算得上一种正常的执政理念。但“八项规定”和经济形势,只是作出了压减支出比例的两个客观因素,绝非缩减支出的唯一条件。“厉行节约、改进工作作风,对应的是公务名义下的铺张浪费,其根本在于政府行政支出不受监督。经济增速放缓应当缩减开支,但这并不意味着,经济运行良好的时候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增加开支。”“不论经济景气还是不景气,行政开支都是一个十分重大的政治问题,开支无论增加还是压减,其每一分支出都应向民众交账,接受监督。”

看来还是监督问题,还是三公经费的公开问题。政府口号一直都喊得很响亮,1985年说要削减10%、2008年说要实现三公支出零增长,而今又提出了“压减5%”的目标,如果期间少了舆论监督,少了公开透明的机制,要让官员自己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恐怕还只是“听上去很美”。毕竟,能像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一样,每次走进豪华的会议室开会就会有心痛之感的官员,还是凤毛麟角。

乍一听中央机关带头过紧日子,媒体人谷正中只道“上帝笑了”,便足以表达五味杂陈的心情。因为横向比较,政府是在缩减开支。但如果纵向比较一番,所谓的紧日子多少有点“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味道。有网友应时应景扒出美国公务接待标准——有的政府部门轿车零拥有;正部以上官员上下班可用公车,公车私用停职或开除;美国驻外大使出差规定只能乘坐经济舱;收礼不得超20美元,一年收礼总值不得超50美元;公务宴请每人不得超过10美元。

两相比照,再转而回放一遍财政部长楼继伟的抱怨,恐怕不仅上帝笑了,还在为生活发愁的老百姓们也笑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