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会系统再曝丑闻 以分配捐献器官资源勒索医院捐款

来源:法广中文网 北京特约记者:周西

●据《新京报》8日的报道,广东、江苏等多地红十字会,存在要求医院认捐,来换取器官捐献资源的现象,每成功进行一例器官移植,医院一般要向地方 红会捐款10万元,而且相关账目从未公开过。地方红会是器官捐献的第三方机构,掌握捐献者资源。为改变以权钱获取器官的潜规则,原卫生部研发了一套计算机 分配系统,但全国大约2/3的器官资源仍在系统外分配。

网易评论作者汤嘉琛的文章说,地方红十字会一手掌握着捐献器官在医院中的分配权,一手又接受医院捐助,这很容易使红会遭遇寻租的质疑。虽然有医院 表示,捐款给红会后,会收到其有关捐款支出的明细。不过,这样的明细却从未有过公开,公众也不知道,到底是由谁来审查这些捐款的使用。这起事件,无疑暴露 出一个公正透明的器官分配机制的缺失,要想驱散器官捐献的疑云,还是应该做到公正和公开。

据官方公布的数据,目前中国每年约有30万人等待器官移植挽救生命,但却仅有约1万人可以获得器官并接受移植手术。如此悬殊的供需缺口,无疑更要 求有关部门和机构,在分配器官资源时确保公平公正。器官捐献的本质是公民自愿履行的一种善行,不应该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利益纠葛。但在目前,对捐献者的补偿 主要依靠医院捐款,而医院又是器官移植的利益相关方,这难免会让公众产生各种猜想。

作者帝国良民的文章说,此次被媒体曝光的红会“挟器官以逼捐”事件,令红会在很多人印象中仿佛成了黑会。显然红会到目前为止并没有更让人信服的理 由或说词,结果反而是越描越黑;比如关于向医院强捐,这本来早已经是红会惯用的骗钱伎俩,同样也娴熟地被运用到他们所掌握的人体器官资源分配上,红会在无 法抵赖自己丑恶行径的时候,首先想到的,就是与医院开展狗咬狗一嘴毛的游戏。

红会曾理直气壮地宣称,此事受益最大的还是移植医院,医院应该从患者手术费等费用中,拿出一部分利润来支付捐献者的医疗欠费。但实际上,上述双方 都是最大的受益者,而病患当然是他们眼里的摇钱树,但他们却亵渎了捐献器官者的一片爱心。那些捐献者得不到任何经济补偿,负责协调分配器官资源的红会,却 将此作为社会稀缺资源,裹挟医院一起大肆谋利,这还是一个慈善公益组织应该做的事吗?

我们也看到医院指责红会对捐款账目没有做到公开透明,公众同样也提出强烈质疑,而红会的理由竟然是,因为“不能让公众误认为,身后捐献器官,家属 就可以得到现金补偿”;按照这个逻辑,红会就可以恬不知耻地将“挟器官以逼捐”获得的钱,堂而皇之、理所当然地进行暗箱操作了。另一方面,也有评论写道, 感谢郭美美,她为我们撕下了红会的画皮,这个披着慈善外衣的蛀虫,在公众心目中的地位也是一落千丈,去年红会更是为此差点饿死。

作者维扬卧龙的文章回顾说,很多地方一个月吸收的募捐款,都还不到平时的百分之一,甚至更低。为了能弄点钱,红会也拼上了老命,一方面挟着官威, 各处摊派强捐,另一方面则使尽浑身解数,连小学生的零花钱以及灾区民众自救的钱都不放过。此次爆出的“挟器官以逼捐”丑闻,让红会又一次刷新了无耻的底 线。尽管红会称捐款将用于对捐献者进行救助,但他们收医院十万,回头给捐献者家庭最多 也只有两万!

众所周知,红十字会设立的宗旨就是扮演天使,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中国红会的蛀虫们只会干缺德骗钱强捐的事,至于得来钱款的去向和用途,却从 未公开过,也从未想过要公开。对此,国内民众无奈容忍了也罢,但为何国际红十字会也能够允许他们的继续存在呢?深圳市红十字会副会长赵丽珍 表示,捐款的具体收支情况,包括工作经费,没有必要对社会公众公开。这种打着公益幌子为自己揽财的组织,不解散了,还要让它继续骗钱坑人吗?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