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经:政府基建债、产业债不是本质的困难,要提高金融效率

先要给债务定性,然后看规模。规模大了可能引发质变。

政府现在的债务,大头是两个,一个是借钱搞基建,一个借钱搞产业。这个性质是向未来借发展,如果未来发展起来了,借钱是值得的。债务提供方主要是国内银行,这个性质是内债。

借内债,向未来借发展,在全球是比较健康的模式。一个是发展潜力大,再翻个两畨不算离奇,发达国家不用提了。二个是内债,内债办法多,政府债务办法更多。

比如基建债,这个基本不用考虑,实在不行就让银行展期一万年,利息降成0,慢慢总会回本的。实际利润还会不错,建成后维持费都不够的情况极少,只要有人用都不是问题。

产业债,这个总体问题也不大,少数行业时不时有问题。这是因为中国的产业总体竞争力不错,在国际市场上活得还不错,关键数据是出口份额。

少数行业如光伏,时不时会出些问题,表现出来主要是产能过剩。这些行业要维持,需要不断借债。产能过剩会导致股市低迷,因为边际效应递减利润低,但债务还能继续。

真正出问题是行业被杀死,比如新出一个全球制造业大国,或者国外技术革命彻底淘汰中国旧产业。在内部技术革命没有事,新行业代替旧行业。

从性质上来看,政府债务不是太可怕。或者说如果中国政府都要担心,那世界很多国家不用过了:发展潜力没有、透支未来搞消费、借外债。

中国政府现在的问题是债务规模,相比过去,规模特别大,级别是几十万亿。所以就害怕是不是“量变引发质变”,发生债务危机。有时局部出些问题,也是几百亿、甚至上千亿,乱子够大。

另一个担心是这个规模还在不断变大,直觉地看,会认为这是某种崩溃的模型。虽然还没有人能说出具体怎么崩溃,但也没有人说这个规模如何控制。难道就让债务规模这么一直增长下去?

我认为问题的解决是两个,一个是靠经济与产业发展,别的国家不停地死掉,死差不多了,最后事实证明还是中国经济是真正在发展。如果主要发生的故事是发展,那么债务问题都是小波折。

另一个是提高金融效率,把债务变优质资产。政府手里那么多资产与政策资源,可以折腾出很多可靠的现金流。有现金流,就能够设计出优质的金融产品。现在老百姓怕钱没有了,理财保值欲望很高,从全国来说,买房肯定不是办法,反而成了问题。把这些钱引到金融市场上来就好了。有些债务听上去几万亿吓死人,其实是现金牛,是价值几十万亿的优质资产。

中国产业发展还可以,金融相对落后,效率比较低。民间贷款利率20-30%,这是因为产业有钱赚,但金融落后。落后是效率低,安全性还可以。

朱总理搞了多次金融改革,建立了框架,提高了效率,有很大贡献。温总理没搞什么改革,规模搞上去了,人们有些害怕,所以被批评。救火的说法夸张了,是要提高效率。

提高效率就是想出具体的办法,让巨量的钱流动运行起来。中国人愿意干活,也想挣钱,应该可以想出不少办法。地方上其实已经有些政府能人想了不少办法,搞起来了。但靠能人不行,得靠系统的办法。

外国人的系统设计还是挺厉害的,值得学习。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四季豆
    2013年7月12日01:06 | #1

    这篇文章还算骚到点痒,中国经济问题的核心确实是改进效率。

  2. iintothewind
    2013年7月12日11:07 | #2

    “比如基建债,这个基本不用考虑,实在不行就让银行展期一万年,利息降成0,”,
    你真搞笑, 降息成0, 你以为银行贷出去的钱是谁的? 啥叫影子银行呀? 再者不用说一万年还不上, 就是一天储户都提不出钱来就是大问题了.

  3. iintothewind
    2013年7月12日11:10 | #3

    还有地方政府都是上一任官员贷款卖地搞基建, 搞政绩, 拉一屁股债, 下一任来了再折腾一遍, 哪个想过要还钱啊?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