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辜负

徐达内

“镇水神兽”这样的传言,到底需不需要专门辟谣?不同尺度的人自然会有不同的态度。

人民网就觉得很有必要,昨天下午即曾通过微博转播。其实,在过去两周里,汇聚网络和报纸双重渠道,最高喉舌已经再筑辟谣防线。7月2日,人民日报即针对李某涉嫌轮奸案,强调《传播“快时代”,要有“慢思考”》;4日,又根据“孕妇胎儿丢失”、“黑车带走男孩”等新近传闻,发表《新媒体不是谣言集散地》;昨日,再以《传、疑、或越少越好》劝告同行:“现在的一些新闻似乎出现了一种规律,先是用传、疑、或的方式被抛出来,再疯狂转载,成千上万的激情帖子和慷慨议论又不断跟进,然后再被求证,其真伪结果又被当作新闻再炒作一番,大家再来发一通议论。每天的新闻和舆论,好像竟是在这样真真假假、周而复始的状态下度过,如果最初没有这些传、疑、或式的新闻,难道我们就没的可说了吗?”

北京日报今晨亦有跟进,刊论《对发展中的问题应实事求是地去认识》,对“被别人牵着鼻子走”的舆论洪流表示担忧:“近些年,我国舆论生态发生了深刻变化。从‘一个声音喊到底’到‘人人都有麦克风’,个体话语权越来越大。然而,众声喧哗的背后也有一种不良倾向,一些人在看待、讨论问题时,时常脱离事情本身空发议论,乃至歪曲事实、牵强附会。这样的例子并不少见。有的是概念没搞清楚。比如,讨论交通运输管理。有人就混淆公共交通和出租服务的概念,或看着出租车价格较高要求公交也涨价,或对比公交一味批判出租车价格过高,板子狂挥打不到痛处。有的是乱戴帽子、无限上纲。韩国客机在美国坠毁致两名中国女孩不幸遇难,面对悲剧,有人却剑走偏锋,将此归结为中国机票太贵。”

《多家网站联合打造“辟谣”平台》——新京报今晨更是介绍了北京市网络媒体的落实行动:“搜狐新闻中心总监吴晨光介绍,该网站已经粉碎了260条重大谣言,包括:钓鱼岛事件中的‘中方派出所所长带头打砸日本车’、雅安地震中传出的‘政府不给灾民必需品被围堵,武警镇压’等等。首都互联网协会相关负责人表示,随着近年来突发事件的增多,微博等社交网站的同步转播也成为信息的重要来源,网络谣言也呈愈演愈烈之势,多数人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态,经常会选择先转发再求证,一旦有人恶意传谣,造成的恶劣影响也较广。”

想来,在人民日报和北京日报眼中,“习惯预设观点、立场,甚至为此不惜传谣造谣,将舆论引向偏误”的,除了以此谋利的营销账号,危害最大的就是通常被贬作“公知”的那些民间意见领袖,甚至还有一些市场化媒体的官方微博。

然而,这些被批评“为反对而反对”的民间异议者,同样也擅于运用辟谣战术,只不过,他们要辟的是“官谣”。周小平那篇《请不要辜负这个时代》,就成了最新的找茬对象。

事实上,这篇万字博客,6月14日一经发布,即被视作意识形态领域的最新引爆点。文中,@周小平同志像是幡然悔悟:“和大多数80后一样,我出生在西部的一个小城市,从小也受到地摊文学和杂志的影响,年轻的时候也一直傻乎乎的觉得我们国家有体制问题,经济不自由。因此成年之后我在互联网上一直很活跃,并且主要是以批判政府为主。那时候我是真心的认为我在拯救这个世界,我是在唤醒被欺骗的国人,我是在散播普世主义和西方先进思想。那时候我一度被媒体捧为中国著名博主,2006年时我还被腾讯的专题选为十大知名网络人士,排位仅次于韩寒和徐静蕾。如果不是一些极其偶然的机会,我也许不会从这场自以为是的噩梦中清醒过来……再没有任何国家比今天的中国蒙受的不白之冤更多了。如今中国的互联网上80%的声音都是在恶骂政府,却还说中国舆论不自由。你们难道不知道维基的阿桑奇仅仅因为爆料了一部分美国政府的维稳开支就被通缉了吗?你们难道不知道斯诺登仅仅因为在网上曝光美国政府通过google监控全球用户的消息就也被通缉了吗?你是否还记得当年google总裁到处宣传自己‘不作恶’时,那些信以为真的糊涂蛋们表现出来的激动劲儿?现实真他妈的太讽刺了。”

而后,周小平一一列举食品安全、空气污染、海外投资、PX化工等多个命题,指责那些整日抱怨中国政府低能贪腐的民众是“轻易地选择了相信这些谎言”,而罪魁祸首就是那些“人生导师”“成功人士”“异见人士”:“有些所谓的环保人士到处批判中国工业化进程,说不如青山绿水的中国好,但他们绝不会告诉你,我们都是中国工业化最大的受益人,没有中国制造就没有今天相对富足的生活。李大眼恶骂中国政府遣返‘脱北者’,但他绝不会告诉你美国遣返‘脱墨者’时根本不顾那些可怜人的死活……李开复说纽约60万美金一套别墅,比北京便宜多了,但他不会告诉你那套所谓的别墅其实是个仓库,而且离纽约市区开车需要四个多小时。薛蛮子说美国房连地皮一起卖,但他不会告诉你那块地想传给儿子要再交45%的钱,而且每年按估价(由美国政府人工估算价格,纯人治)2.5%交税,一旦交不起就收回。”

所以,在发现“工厂里骂政府,学校里骂政府,国企里骂政府,甚至现在连公务员也跟着骂政府”后,这位爱国者已觉形势危急到“不得不说”的地步:“我们都有幸生在这个伟大的时代,我们都在目睹这一次翻天覆地的变革,我们正在经历着这场东方文明对西方霸权的终极逆袭。这个特殊的时代赋予了我们必须完成特殊的使命:那就是为我们这个饱受了百年污蔑民族和国家正本清源。我的朋友,请不要辜负了这个时代,不要让子孙后代责怪我们今天的愚钝。”

作为人生忠告,周小平劝说中国民众莫再关注“薛蛮X、李开X、作业X、韩X、李承X等各种民粹微博……标准的强制灌输和洗脑手段”,而重新选择王小东、董路、点子正、斯库里、果壳网等,以“兼听则明”。

如果说《前进,达瓦里希》还可以当作是一个年轻女孩的懵懂理想,那么,@周小平同志可不能算作无名之辈,作为“自干五”中的笔杆子,他一直冲锋在揭发自由派知识分子的前沿阵地,昨日微博宣言就是:“公知们已基本垄断网络话语权,而爱国者却在‘某些人’的误导下成为‘理论呆子’,不再发声。可我知道公知们不怕你搞理论,就怕你学会抢夺他们的话语权!所以我不会放弃呐喊,哪怕明天就被砍死街头也不会放弃,你们威胁不了我,我还会继续写。要我闭嘴,除非开枪,我不畏死,何惧污言。”

所谓“污言”,应是指对《请不要辜负这个时代》的百般奚落。以一篇《不要姑父的时代——引爆时尚的爱国评书》为代表,“韩X、李承X”的同道中人逐一列举了周小平原文中44处“谣言”,并以“最点睛之笔的评书段子”奉还,以图“打脸”:“他们会编出或者夸张出跟多内容丰富多彩的段子,我不可能永远逐条向你们解释这些都是有违常识的段子,不可信。所以能拯救你们不被洗脑的,惟有知识本身。”

对周小平有利的是,宣传官员们站在了他的身边——而这使得更多批评者相信,《请不要辜负这个时代》也是一个“有背景的妖怪”。继环球时报6月15日带头摘录转载后,北京本地门户千龙网亦在本周初发表《激扬时代正能量,请从你我起步》、《只有珍惜伟大时代,才能拥有美好未来》等系列学习体会,昨夜今晨,烘托之势达至高潮——人民网首页发稿《“不要辜负这个时代”博文座谈会呼吁弘扬网上正能量》。

根据这篇稿件,中国互联网协会、首都互联网协会前天举办《请不要辜负这个时代》博文座谈会:“参加座谈的人民网、新华网、央视网、中国网、中国日报网、中国经济网、中青网、光明网、环球网和新浪网、腾讯网等中央重点新闻网站和主要商业网站相关负责人表示,《请不要辜负这个时代》从标题、立意、论述都非常‘网络化’,因为‘接地气’,所以网民推崇;因为‘摆事实’,所以网民认同;因为‘评热点’,所以成为热点。网站要多推荐这样的好作品,要注重新媒体的社会责任,不辜负我们这个伟大的时代。”

确实推荐了,网易昨晚甚至是在首页用上了红色标题。按照此文所说,《请不要辜负这个时代》至今转发量、访问量达3000万次:“此文针对网上一些不负责任的言论、一些违背基本常识的谣言,通过大量的案例举证一一批驳,洋溢着浓浓的爱国心、民族情,体现了青年人的责任、担当。许多网民在文章下面纷纷跟帖、评论:‘值得一读,击碎了虚伪,还原了真相’,‘爱国心是必须的,你怎么样,中国就怎么样’,形成共鸣。这篇博文的传播更是激发了网络上关于打击谣言、正本清源的热烈讨论。如何理性看待我们所处的时代,如何形成兼听的思维,对社会上流行的‘说法’和别人给出的‘答案’保持一份清醒认识和审慎判断,这些思考在网民中引起强烈反响。”

作为与会代表出现在这篇人民网报道中的,除了人民日报法人微博负责人丁伟之外,就有周小平亲自推荐网民关注的王小东、董路、斯库里等,其中,染香的发言是:“网上一些人总是说自己国家这样那样不好,又总是拿美国等发达国家对比,这说明现在需要一个理解的时代,同样的问题不仅中国有,美国也有,美国不是天堂,中国也不是地狱。我在微博上常常收到一些大学生的私信,他们对一些社会负面情绪不解,甚至感到失望。要让网民正确的看待社会问题。社会上、网络上需要追求真相、建设性批评、提供正能量的真正的‘意见领袖’”。

@染香从来就以“爱国者”为傲,出面赞赏周小平自是顺理成章,但当人们发现座谈代表中还有十年砍柴的名字时,多少有些讶异——作为一位知名的历史作家兼时评人,他通常是被归入“公知”阵营,至少,不会是个“五毛”。

于是,面对关注者的困惑乃至失望倒戈,@十年砍柴需要自辩:“我就当场批评那篇雄文是情绪性语言堆集。也说过:无论政治观点,讲真话不造谣是底线。”

只不过,这番“当场批评”没能出现在人民网的公开报道中。所以,面对“看来人是会变的”般的指责,他也只能哀叹:“我昨天第一句话就说:作为曾被看作公知的人,参加这个会,会被人说成离五毛只差50米了。虽然董路说只辩真假不分左右,但群众动员一定要站队,这是老毛所说‘革命的首要问题’。”

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眼见这场以《请不要辜负这个时代》为先导的攻势,微信公众账号“旧闻评论”昨天深夜仿若时代先知,为那些打定主意的异议者鼓劲:“‘别辜负这个伟大时代’,人家就是要‘辜负’,又如何?好吧,那就是一系列的抹黑、泼脏水,一直到‘不辜负’为止。这其实就是生病了,妄想着做时代的主治医生,转过身去就是药不能停那种。病人哪里晓得,在这狗狼养的时代里,只有‘辜负’才是‘伟大’的。”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surebody@163.com
    2013年7月13日09:46 | #1

    就说一点,美国交45%的税起码能传给儿子,按现在的膨胀情况,我房子到70年交300%也没用啊,农民被从永久宅基地上赶走,敢进小了4、5倍的小公寓楼房里,暂时有房住了,70年之后呢?小公寓没了在基地也没了,你妹啊。

    再说美国遗产税对富人更狠,我们呢?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