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曝光“薄周合謀倒習”老右派斥爲荒唐

《調查》徐長發 方延鴻

臨時取消外訪應對危機

北京消息人士對《大事件》證實,周永康和王立軍的關係密切,王立軍通過周永康的乾兒子孔濤,成為周的密切朋友。

周永康在任遼河石油勘探局長、盤錦市委副書記、市長期間,王立軍就認識他,後來與周永康做了很多交易,同時掌握了周永康、兒子周斌、妻子,以及兩個秘書余剛、談洪和孔濤聯手貪污腐敗達幾十億的材料。這些材料已經分批轉到國外及部分交美領館。

值得一提的是,2012年3月8日,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參加了北京“兩會”上重慶代表團審議。在聽取代表發言後,周永康大爲重慶評功擺好:去年重慶經濟社會發展取得了新成績,多項經濟指標增幅位居全國前列,“五個重慶”建設取得積極進展,城鄉面貌發生了新變化。希望認真貫徹中央精神,毫不動搖地堅持科學發展,毫不動搖地堅持民生優先,毫不動搖地維護社會和諧穩定,為在西部地區率先實現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目標邁出新步伐。

看似冠冕堂皇,風平浪靜,但周永康那些天爲重慶的事可謂操碎了心,他的既定行程早被徹底打亂。

2月21日,阿根廷國家通訊社報道稱,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率領的由官員和企業家組成的近百人訪問團即將抵達阿根廷訪問,將與阿根廷總統克里斯蒂娜以及阿外交部長黑克托爾•齊默爾曼舉行會談。2月23日(星期四),中國代表團將與阿根廷多位內閣部長在聖馬丁宮舉行午餐會。

但最終周永康並沒成行。知情人說,周永康取消2月底的五國外訪行程,專心處理薄熙來的問題。

軍方消息來源對明鏡新聞網說,周永康的勢力,持續利用黑客再次攻擊美國博訊和明鏡網,因為這兩家網站發表了大量有關周永康、薄熙來問題的內幕報導。

消息來源說,周永康還派出人員前往美國,試圖影響博訊和明鏡網成員。同時,周系還在策劃相關媒體攻擊博訊和明鏡的聲譽,指責這兩家揭露中共內鬥的媒體為江澤民系效勞。

習訪美時美爆料:周薄聯手搞垮習

2月中旬时,美國之音轉述《華盛頓時報》資深撰稿人比爾•戈茨的文章稱,王立軍向美方透露的資料顯示,周永康與薄熙來聯手,企圖整垮國家副主席習近平,不讓他順利接替胡錦濤的中共中央總書記職位。

此一爆炸性新聞如果屬實,很可能引發中共最高層的大地震。但在戈茨原文中,並沒有換屆和薄熙來、周永康與其他常委之間關係的具體敘述。

《華盛頓時報》的報導也指出,美國官員透露,對習近平接班的最大威脅是周永康,而周被認為是地位最高的中共強硬派代表。周永康可能會篡奪習近平的職位,阻止習近平順利接任胡錦濤的職務。

戈茨的文章還援引眾議員沃爾夫(Frank Wolf)的話說,奧巴馬政府在幫助投誠人士和其他要求美國政府幫助的人這一方面,一直紀錄不佳(a poor record)。沃爾夫說:“我對此絲毫不感到奇怪。本屆政府不想要這些投誠人士。他們不想做讓中國政府感到麻煩的任何事情。”

文章援引一名熟悉中國事務的美國官員的話說,王立軍投奔案被搞糟,不僅美國駐成都總領館有責任,白宮和國務院有關官員也有責任,他們因害怕得罪中國當局,而不願意給予王立軍庇護。

還有傳言稱,美國政府為了習近平的外事訪問,對王立軍私闖成都總領事館的突發事件了讓步。交人時,一併還交了相關錄音帶。

北京官場消息人士表示,中南海對美國在習近平訪美期間,放出“薄熙來和周永康秘密計劃阻止習近平接班”這樣一條直接關係習近平前程的信息,非常震驚,認為這是奧巴馬政府精心的安排。

不少人相信,美國在習近平訪美敏感時刻,透過這種非官方方式,表達美國已通過王立軍掌握了中共最高層權力內鬥要點和核心資料,正謹慎介入中南海內鬥。

老右派不信周永康聯薄倒習

對於美媒爆出的薄周聯手要搞垮習接班的說法,也有相當多的人表示不認同,曾被打成“右派”、後長期致力於“右派”維權的退休記者鐵流就是其一。

據鐵流觀察,周永康並不支持重慶的“尊毛唱紅”。他在《周永康不可能與薄熙來勾結倒習》一文中舉親歷一事:2011年4、5月,薄熙來所支持的毛派“鳥有之鄉網站”在全國各地發起“公訴漢奸賣國賊辛子陵、茅于軾”聯署,達五萬之眾。他針鋒相對,倡議“全國五七老人聯手起訴毛澤東反人類罪行”,一時成為國內外網絡特大新聞。6月初,周辦有人找到鐵流,說:鐵老,你不是答應不再聚眾發聲了嗎,怎麼又發飆了?他說,“毛派烏有之鄉要公訴茅于軾他們,茅是右派,我是右派當然要站出來起訴毛澤東。我也知道,他們的‘公訴’法院不會受理,我們的‘起訴’法院也不會受理。大家打口水仗,鬧著玩。”這位助手笑了說:“鐵老,你也不要再發動‘五七’老人起訴毛澤東,我們去壓‘鳥有之鄉’,叫他們撤下公訴辛子陵、茅于軾的文章怎樣?”鐵流表態同意。一週後,烏有之鄉撤下了那些文章。

鐵流回憶,2010年他主辦的《往事微痕》準備出一套合訂本,北京沒有印刷廠承印,他們跑到河北廊坊去找印刷廠印製,未開機即被廊坊市國保大隊訛去六萬元,鐵流逼得沒法向周永康寫信告狀,不到半月此款全部歸還。通過這些親身事實,鐵流不相信周和薄是一路人物。
鐵流還寫道:

【再說“薄周共同謀反倒習”一事,更顯得荒唐。習近平是江澤民指定的隔代接班人,正如鄧小平生前指定的胡錦濤一樣。這個“指定”是要經常委會討論通過,還得經老一代政治老人同意。這一接班過程不論其合理與否,已成為當代中共交接班的鐵定程序。既然網上說周是江派人馬,又是江澤民侄女婿,身為常委之一的他,為何要去推倒自已同意的人?於情理不通,何況無此事實。我是四川成都人,混跡公門十餘年(加上平反歸來),不少故舊都是中上層幹部。周永康在四川當過幾年省委書記,一般說口碑不錯。

僅舉一事,可見其人品。1999年12月他調任四川省委書記,上任那天四川省四大班子(人大、政協、省委、政府)為他擺了十幾桌接風宴席,他避而遁走,跑去看望他60年代大學同班同學肖登明。當年肖是支部書記,他是班長。現在他是省委書記,肖是四川省石油勘察公司副總經理(處級幹部)。他為什麼罷宴去看一個僅是處級的老同學呢?聽我在石油部門工作的朋友講:周永康年輕時很“衝”,不會處理人際關係,身為支部書記的肖登明對他有幫助,故懷感謝之情,迫不及待的去看望老同學。】(《調查》特刊第四輯)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