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南起宋祖英涉深航貪案

四月九日下午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判前深圳航空六名高級管理人員挪用二十億三千萬元資金案。此案簡稱為深航案。

第一被告是著名的民航大亨、前深航掌門人李澤源。案子涉及八年前轟動一時的深圳航空收購交易,○九年因深航董事長趙祥舉報這宗交易有詐騙性質而東窗事發。但奇怪的是案子拖了四年到今天才開庭,而且當時起訴的罪名是性質遠為嚴重的「合同欺詐罪」,現在卻縮小成了「挪用資金罪」,一些與案子有關的人士也未到庭。大陸多家媒體報導此案都以含糊的字眼暗示案情複雜微妙,撲朔迷離。

沒有明說的是,此案涉及中共多位軍方頭子,在中共官場牽連甚廣,甚至被傳是江澤民紅顏知己的唱歌將軍宋祖英都有份。
李澤源空手套白狼奪取深航控股

關於八年前這宗交易,財新傳媒集團的《新世紀》周刊報導說,二○○五年,國有企業深圳航空股權大洗牌。外行人李澤源半途殺出,參與爭奪,最後贏得深航百分之六十五的控股權,深航實現了私有化。到李澤源出事,中國國際航空(簡稱國航)接受李的股權,將深航再次國有化,發現李澤源留給深航的債務竟然高達上百億。

據南方週末報導,深航的私有化這個過程是一個騙局。當時李澤源夥同趙祥、李昆、徐海偉和劉文彪等人,利用無資質又無資金的空殼公司匯潤公司得到百分之六十五的深圳航空的股權,然後再利用深航與其他公司簽訂虛假經濟合同,虛增利潤分紅,騙取深航二十二億元,用於匯潤償還收購深航股權中形成的借款以及支付股權轉讓餘款和李澤源個人使用,是一種空手套白狼「借船出海」的鯨吞手段。

這個被李澤源用來套白狼的匯潤公司成立於二○○五年三月,註冊資金只有一千萬,四個發起人中李澤源持股百分之八十九。另外三位股東為趙麗、秦畹江、宋祖玉。南方週末點了三人的名字,但未披露三人的背景,但在網上查閱,這三人非比尋常,都是中共軍方的皇親國戚。趙麗是前解放軍總後勤部部長趙南起的女兒,秦畹江是前國防部長秦基偉的女兒,而宋祖玉則是宋祖英的妹妹。

很多人懷疑這個合同欺詐騙局的真正後台老闆是某位軍中要人,可能就是上述三位軍方太子黨人物或其中某一位,李澤源很有可能只是一個代理人。但也有媒體指三人是被李澤源拉大旗作虎皮。現在不清楚,這三位軍方太子黨是否也受到調查。
軍頭趙南起疑是李澤源後台

大陸媒體報導此案,字裡行間暗示亦李澤源有軍方背景。其中提到一九九二年至一九九三年,李澤源在做軍方生意,是軍事科學院企業管理局的承包人,經常身穿大校軍服出現在海南酒店的歌舞廳。在李澤源收購深圳航空後,因其身份敏感,深航台灣分公司成立儀式,他不能前往。

據南方週末獲得的資料,李澤源與軍方高層的淵源是從他當某位軍委領導人的警衛員開始的。他只讀到小學三年級就輟學。十四歲謊報十六歲參軍,「被安排在軍委領導身邊工作。每天晚上學習到凌晨,早上五點起床把首長的皮鞋擦亮,把衣服包整理好,把汽車內溫度調整到適宜,五點四十分叫首長起床,等首長看完新聞吃完早飯,再送首長去辦公室。因為這段經歷,幾年前,李澤源贊助了老紅軍的橋牌會,建立紅軍希望小學。」

這位軍委首長是趙南起還是秦基偉?南方週末未披露。不過網上指趙南起是李澤源的恩師,看來李澤源侍候的那位首長應該是當時的軍委委員趙南起,趙南起就是他的後台。南方週末還指李澤源與宋祖英關係密切,說李「愛好文藝,跟央視的一些知名主持人和當紅影視明星關係很好,宋祖英在深航成立十五週年上演唱的《感恩中國》的歌詞就出自李澤源之手。他還曾寫過一首名叫《領航》的歌為新中國建國六十周年獻禮。」

以李澤源的軍方背景,若果不是內部權力鬥爭,他本來是可以安安穩穩地把深航吞下,不虞有牢獄之災。但他與當時合夥收購深航的搭檔趙祥發生嚴重的利益衝突,兩人決裂,李澤源將趙逐出了深航,趙一怒之下向有關舉報,李澤源二○○九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被公安部辦案人員從南昌帶走,並查封了他在深航的辦公室。

庇護李澤源關國亮多次刑事犯罪

令媒體困惑的是,當初李澤源收購深航時,還是一名犯人,正在假釋之中。在深航案的起訴書顯示,一九九四年六月十四日李澤源因犯偽造證件罪、詐騙罪、走私罪,被解放軍總直屬隊軍事法院判處徒刑十五年,但二○○三年一月就以假釋提前五年出獄。他後來以深航掌門人、中國民航業大亨的身份活躍於中國政經界時,仍然在假釋之中。如此奇特,是否有權力者在後面發功?而且李澤源已不是第一次犯案。之前他因經濟犯罪已三次判刑坐牢共十二年。但每一次都奇蹟般地東山再起。大家現在好奇的是,他是否會因為同樣的神秘軍方後台再次逍遙法外?

此案還有一個神秘不解之處:其中一個涉案要角原東方集團財務公司總裁、原新華人壽保險公司總裁兼董事長關國亮沒有到案。

當初李澤源以空殼的匯源公司要吞併深航這家大國有企業,經此案另一被告劉文彪介紹,認識關國亮,通過關國亮貸款收購深航,而關國亮亦因此利用深航為自己控制的公司還債。有網上消息說,匯潤很可能是關國亮控制的洗錢公司。

關國亮二○○七年十一月因涉嫌挪用資金罪被羈押。二○一二年三月一日,他因涉嫌侵佔挪用巨資被北京第二中級法院判刑六年。但同年八月提前獲釋。網上有消息說,為了躲避法庭上的傳訊,剛剛出獄不久的關國亮最近已跑到香港躲避法庭傳訊。關國亮負案在身竟然可以出境,來往於香港和大陸,自是背後有權勢者為他打點。

國航與軍方利益衝突:對深航復仇

據悉李澤源深航案,不但牽涉多位中共軍方權貴家庭,也涉及到軍方與中國國際航空公司(國航)之間的利益之爭。當年國航為深航第二大股東,在○五年深航股權變動時,國航以中國最大國有航空公司的官方地位與假釋犯李澤源激烈爭奪深航的控股權,最後竟然敗於李澤源名下的一個私人空殼公司,可見李澤源背後的勢力有多大。國航最後能扳回一局只是因為對手吃了官司。

李澤源被公安部辦案人員帶走的當晚,據大陸媒體說,中國民航局長李家祥和深航第二大股東中國國航的總裁蔡劍江即抵達深圳,在與深圳市領導見面溝通後,前往深航召集經營班子開會,傳達李澤源被調查的通知。深航總裁級負責人被要求一一表態。會議決定深航的各項日常工作交由總裁李昆(李昆隨後也被捕)全面負責,國航副總裁樊澄擔任深航黨委書記。次日上午九點,李家祥召開深航全體幹部大會,正式宣布李澤源因涉嫌經濟犯罪被調查。當時,深航員工出差受到嚴格限制,幹部離開深圳都要請示,一些員工被要求到北京配合公安部調查。

有的分析認為,李澤源出事,很有可能是中國國航爭奪深航控股權失敗後,精心運作的復仇行動,背後有民航局撐腰。現此案呈現的種種怪現狀其實都反映著國航和幾個軍方權貴家族之間或明或暗的較量,最後結局如何,尚待觀察。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