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方:硬伤累累的曾成杰案

湘西企业家曾成杰终于在非法行政干预之下,在所有法律界认识都认为无罪或罪不至死的情况下,被在毫无法律依据的情况下强行执行了死刑。“曾成杰案”是一场百分之百的谋杀,创下了新中国法制史上一起最邪恶的冤假错案。

建议全国人大立即成立专门机构调查此案,还历史以真相,还曾成杰以清白,给人民一个交代,以避免将来再次发生类似严重违法事件,促进新中国法制建设健康发展。

本人接触此案时间虽然很短,但由于我备考过父亲同学、北大国际法教授王铁崖的博士生并考过律师资格,因此具备一定的法律知识;同时我平日与法律界交往也比较多。在了解案情后,我立即注意到该案存在的几大硬伤,这些硬伤足以证明“曾成杰案”是一个天大的冤假错案。

“曾成杰案”是冤假错案的典型

一、冤——地方政府直接指挥参与下的“集资诈骗罪”

湘西企业家曾成杰被招商引资到吉首,参与建设当地政府的“形象工程”。从立项到集资、建设是在当地政府的全程直接指挥和监督下进行的。由当地政府组建的“工程指挥部”与曾成杰的三馆公司“合署办公”,因此所有来到三馆公司欲投资项目的民众,都会先到政府设在同一栋楼里的办公室详细咨询。政府官员都会热心地介绍项目的详情及其与政府的关系,建议民众自己考虑是否参与投资。

二、假——该案至始至终缺少经济案件“要件”之一资产评估报告

当地政府执政能力弱,急于发展地方经济却无掌控局面之能力。因此当地方经济秩序出现动荡时,他们就拿民营企业家开刀,一刀切地将当地20多位主要开发商污蔑为“非法集资者”,借开会之际全部扣押。曾成杰为人耿直,敢于顶撞地方领导,同时由于他开发的面积最大、资产规模最大,地方领导决定拿他开刀,给与他“特殊关照”,最终使曾成为此次事件中唯一被公诉人要求判死刑的人。在此案尚未进入司法程序之前,地方政府违法抢先处理了“三馆公司”全部资产,并始终拒绝做任何资产评估。由于缺少合法的资产评估报告,此案所有数据均系伪造或无法反映事实真相。

三、错——“曾成杰案”至始至终是一个错案

曾成杰做的是地方政府“形象工程”,却被地方政府以“莫须有”的罪名错误地抓捕,并在强大的行政干预之下,被各级法院错误地判处死刑直至最高法院错误地加以核准。长沙中院在执行死刑时还错误地未让当事人在临行前与家人会面。严重的是,最高院下达死刑核准后并未依法通知当事人代理人或亲属,剥夺了当事人寻求最后司法救济的可能性,其中包括寻求最高检察院抗诉的可能性。曾成杰案并非暴力犯罪,为何如此急于杀人?

曾成杰案“三大硬伤”

一、缺少资产评估报告

经济犯罪案的要件之一就是涉案资产的合法评估报告,因为缺少准确的数据,法官根本无法判断和审理这类案件。由于地方当局的强大行政干预,审理此案的各级法院都无法得到合法的资产评估报告。实际上,仅仅依据这一个要件缺失的硬伤,任何法官都能够拒绝继续审理此案。行政干预力量之强大由此可见一斑。

二、程序错误

地方政府在此案尚未进入司法程序之前就强行处理了涉案企业的全部资产,而死刑案更要求在最高院核准之前都禁止处理涉案资产。

三、涉案资产的核查没有当事人的认可和签字

这也是死刑案要件之一。

与此同时,曾成杰把所有筹集的款项全部投入预订项目,无藏匿转移资产行为,更无逃跑计划,而是夜以继日地为地方政府的“形象工程”操劳。他的所作所为与“非法集资罪”和“集资诈骗罪”都不沾边儿,却在强大的行政干预之下被错抓、错判、错杀。

“曾成杰案”是对人民期盼国家实现法制的重创

曾成杰被谋杀后,群情激奋,法律界、新闻界和其他各界民众聚集在网络热烈地议论此案,并对“曾成杰谋杀案”的制造者给予强烈的谴责。

人们在得知此案的结局后都感到震惊,人人自危,对中国的法制化、民主化进程失去信心。人们对国家和民族的前途感到担忧。从曾成杰案中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贪官污吏们为了维护他们的既得利益什么事都干的出来,什么样的手段都敢使,什么人都敢杀。如果不对他们的违法行为加以制止,国家将陷入极大的混乱。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将难以实现。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2013年7月15日21:10 | #1

    土共就是一個土匪黨,此一案件與周強不無關係!!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