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诞“冀宝斋”背后的政绩观

作家马伯庸在网络上发布了名为《少年M的奇幻历史漂流之旅》的博文,对河北省衡水市冀宝斋博物馆的“颠覆三观”的展品进行了详细的描述——“明青花、元青花、隋青花、晋青花、魏青花、商青花、夏青花”以及“炎帝制造”的青花和“元五彩、唐五彩、晋五彩、汉五彩”以及“黄帝年制”的五彩……都在刷新我们的雷区,马伯庸的博文中有图有真相,吓坏了不少观众。

这座号称“全省最大民间博物馆”,在马伯庸文章发布之前,还是河北省少先队实践教育基地、衡水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河北省第三批“省级科普基地”、全国AAA级景区。

据最新消息,河北省文物局已经介入了对冀宝斋资质的调查,它面临是不仅是被网友们黑掉官网,还可能被摘牌。由溢美之词和荣誉称号堆叠起来的冀宝斋,却因为一篇博文而倒掉,简直是为发生在这片土地上的魔幻现实主义故事又增添了一笔。

追根溯源,这样的“博物馆”是如何筹集到资金建立的?如何获得资质?如何获得上述种种“荣誉”?一年300万元维护费用从何而来?发出荣誉称号的机关们三缄其口,那些曾经去过冀宝斋拍摄的媒体以及教授、收藏家和鉴定专家都恨不得与冀宝斋撇清关系。而对于具体的开支,王宗泉与他的村干部们能不能给出清晰的账目,资金里又有多少是不合规定的拨款呢?当地政府从2007年建馆开始,将目前仍未统计出数目的巨款用到一个满是赝品的“博物馆”里,实在令人汗颜。

收藏家马未都说:“其实全国遍地是冀宝斋。几乎重要的省份都有这样的山寨博物馆。大部分怀有不可告人的目的。盖一个假博物馆,然后跟政府换土地资源。现在博物馆成为社会的香饽饽了,政府也不一定懂。而且越是假的博物馆,规模还越大。”

马未都说的这些山寨博物馆,细心去找,各省都有。在云南腾冲和顺古镇的滇缅抗站博物馆中,“美军史迪威公路护路队”的六角形徽章的图案竟然是一个Hello Kitty,哭笑不得的观众致电馆内人员均表示不知情。更多的山寨博物馆与收藏圈内“著名”的国宝帮多少有关系,它们个个都似冀宝斋一般,动辄就能拿出数十件北宋汝窑、红山玉器、元青花,甚至吴道子的画,自信满满地向人宣传自己就是捡漏得到了“国宝”。

然而没有地方政府的帮助,国宝帮们是没有足够的银钱来建博物馆的。当地政府发动一切力量树立起“国宝帮”的大收藏家形象,花重金将那些“一眼货”送到海外、台湾地区去做展览,或者将这些根本不值钱的所谓藏品捐给灾区,号称捐赠物价值几亿,这些在收藏圈内早不是新闻,国宝帮闹出的笑话也不止“汉代玉凳”、“冀宝斋”这些——王宗泉就总是把“难道专家没见过的东西就是假的?”挂在嘴边,这也是国宝帮常用的词句之一。

根据相关的法规,建立博物馆必须要经过文物部门的资质认证,但全国的民营博物馆里,登记在册的是500多家,还有一千多家是挂了个牌子就做了“博物馆”的。文物部门抱怨无法可依,即便知道有些博物馆是毫无资质的,也无能力去关闭它。

当地政府的懂与不懂咱们暂且不论,但没有一个地方官会不乐意在党中央“文化产业大发展”的大方针下为自己赢来政绩,民间的国宝帮们恨不能有这样的好时机——起高楼,拨巨款,地方媒体纷纷追捧,被收藏圈的行家们冷嘲热讽多年的他们,也终于在这样畸形的环境里获得了新生。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