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从红二代吵架谈起(下)

上次讲到,毛泽东之所以能在犯下滔天大罪后,不但不倒台,反而能在短暂的退却后东山再起,重新赢得主导权,就在于他善于利用共产党高层内部的罪恶感,使大家在共同罪恶的基础上达成团结一致,这样,象毛泽东这样的罪魁祸首自然就成了这个犯罪团伙的最高领袖。

哈耶克在他那本批判极权主义的名著《通往奴役之路》里专门写了一章,题目就叫“为什么最坏者当政”。哈耶克写道:“我们很有理由相信,在我们看来似乎是构成了现存的极权主义制度的最坏特点的那些东西,并不是偶然的副产品,而是极权主义迟早一定会产生的现象。着手计划经济生活的民主主义的政治家很快就会面临这样的选择:是僭取独裁权力,还是放弃他的计划,而极权主义的独裁者不久必定会在置一般的道德于不顾和遭受失败之间作出选择。正是因为这个缘故,那些无耻之徒和放荡不羁之人,才在一个趋向极权主义的社会里有更多的获得成功的希望。”

毛泽东的情况正是如此。毛泽东发动大跃进,导致空前的大灾难,于是,共产党就面临重大选择:要么,它接受失败,承担责任,这就必然导致一党专制的瓦解;要么,它强词夺理,以错为错,甚至变本加厉(如庐山会议那样);或者是,在维护专制权力的前提下对某些实际政策作出有限的调整与改革,这就必须文过饰非,并且时时不忘用铁腕镇压一切敢于揭露其罪恶和挑战其专制权力的人们。显然,这种事只有坏人干起来才最急切最得心应手,所以最容易夺得主动;但凡还有良知者只能三心二意地勉为其难,所以就被边缘化,就沦为附庸。于是乎就形成了最坏者当政的局面。

不错,共产党内也有好人,但是在共产党内,好人总是吃不开,好人总是被坏人绑架。坏人做了坏事,官逼民反,好人要维护党的统一,要维护党的权力不容挑战,就必须维护政治高压以震慑人民,就必须替坏人背书,就必须默许甚至支持坏人对民众的镇压。这就让坏人拖下水了,这就让坏人主导局面了,这就和坏人同流合污了,到头来也就使得自己变得和坏人差不多了。

胡耀邦不愧为中共最有民主思想的领导人。胡耀邦在当总书记的时候讲过一句很精彩的话:“如果人民不欢迎我们,就该我们下台了。”

回到红二代吵架的事情上来,当普世派说要听百姓的呼声,官员派反问“你的意思不就是要共产党下台吗?”时,如果普世派就借用胡耀邦的话回敬:“如果人民不欢迎我们,就该我们下台了”。试问官员派何言以对?

现在不少人讨论政治改革,有些人提醒大家,讨论政改必须注意不能踩红线。什么是红线?党的领导就是红线;也就是说,讨论政改必须以承认共产党权力不容挑战为前提。

我的看法正好相反。我认为,时至今日,要使得政改的讨论有意义,我们必须突破红线。不突破这条红线,就无法摆脱坏人对好人的绑架,就无法避免最坏者当政,因而也就注定了我们希望的政治改革永远打不开局面。不消说,体制外的异议人士早就突破这条红线了。现在的问题是,体制内的人士也需要突破这条红线。事实上,有些体制内人士已经突破了。现在需要的是更多的人跟进。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