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周永康平安到站下車,就萬事大吉了?

周永康保薄、王是爲了保自己

知情者稱,周永康一再竭力降低對薄熙來的刑事指控並保護王立軍,甚至要與令計劃結盟,是有其原因的。

周永康和薄熙來在北京、重慶和成都五度會面,詳細商討薄熙來接掌政法委並在兩年內,迫使習近平下台的計劃,包括媒體抹黑、甚至在必要的時候動用安全力量對習下手。周永康支持薄熙來和王立軍從德國購買最先進的竊聽裝備,監聽常委很多交談;他還同意薄熙來收集習近平、溫家寶、汪洋和賀國強的黑材料,準備進行輿論抹黑和攻擊。薄熙來和王立軍定期和周永康分享竊聽來的關於常委及其秘書和家人的信息。

四川和中石油的信息來源稱,在薄熙來大力幫助下,周永康的兒子周斌攫取了200億人民幣的財富。僅薄熙來就在重慶給了周斌價值400億人民幣的項目,使周斌賺了近100億的利潤。周斌還收取巨額的賄賂、商業交易佣金以及他幫助的官員送上的現金。這些賄賂不包括他轉移到海外賬戶的現金和地產。周斌在北京一地就有18處房產,包括東、北、西郊區的宮殿式豪宅,其中一處豪宅,未裝修就價值高達2億人民幣。周斌投桃報李,大力促成了中石油系統、重慶和四川眾多官員的陞遷。

周永康夫人賈曉燁在央視二台做編輯,比周年輕28歲。她也是幫別人陞官而撈了15億元。已經被捕的前公安部長助理鄭少東在廣東時,為了陞遷,通過黃光裕和連釗送給賈10億,鄭、連兩人對此已經供認。在節假日和賈曉燁的生日,薄熙來和王立軍都送過賈現金和珠寶作為禮物。

周斌還涉嫌介入司法案件收取錢財。在甘肅、山西、遼寧,他“拿人錢財,與人消災”,使一些難以置信的重大案件未獲應該的審理。例如,最高院有個案子,警察用開水從頭到腳的澆嫌犯,致其被活活燙死,但周斌在拿到1億元好處後,擺平此事,涉案警官沒有受到任何懲罰。

薄熙來和王立軍掌握著周永康參與政治密謀的衆多證據,也掌握著周和女人淫亂的音頻和視頻證據,還掌握着周永康的兒子周斌涉經濟犯罪的證據。因此,受到他們的要挾的周永康不得不保護薄熙來和王立軍。

博訊網援引消息人士報導,薄熙來被“雙停”後,周永康向中共高層和幾位元老遞交了書面檢查,承認在薄熙來問題上他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因為沒有認識到薄熙來夫婦犯有如此嚴重的刑事罪行。不過,他也聲稱,他並未參與薄熙來夫婦陰謀,他與薄之間的關係並未超出正常的工作關係。

但消息人士表示,中共高層已經掌握一些周永康與薄熙來夫婦特殊關係的證據,包括在王立軍出逃美領館之後,他立即私下通知薄熙來,要薄立即不惜代價將王撈出來;之後,又將中共高層對薄熙來的處理分歧,密報薄;甚至在2012年“兩會”期間,公開力挺薄熙來。

周永康雖然在書面檢查中承認,他向薄透露了王立軍出逃美領館情況,要求薄立即將王弄出來,不過卻說自己這樣做,是出於維護國家形象與安全,而不是為了幫助薄熙來掩蓋真相。

在政治局會議上,周永康做檢討時甚至還流下眼淚,但他仍試圖為薄熙來所涉嫌的謀殺、經濟犯罪、篡權、政變企圖等等罪名開脫,同時,還試圖以“有立功表現”來為王立軍求情。

平安著陸就萬事大吉了?

中共十八大之前對周永康不利的傳聞一浪高一浪,顯示中央高層的內鬥到了白熱化程度,但是說到底,確保十八大順利舉行是重中之重的大局,周永康強撑著,總算熬到了在大會上平安交班。

許多人以爲,十八大落幕了,周永康也下台了,新班子新人馬的當務之急是新政開局,舊章節暫時是翻過去了。分析人士還認爲,中央新老高層與周永康達成某種交易,在逼迫他讓步的同時,對他也有所許諾,讓他閉嘴養老,不得再搞“地震”。

然而,卻突然傳來消息:李春城落馬。

李春城,是剛當選的中共十八屆候補中央委員,是四川省委副書記、成都市委書記,是周永康提携和重用的黨羽。他曾在十七大被取消中共中央候補委員資格,但是在周永康強力拉拔下,中共十八大上重新進入中央候補委員隊伍,於是有人以此判斷,周永康雖然到點下車,但是畢竟地位還沒有根本動搖。

誰能料到,十八大剛過不到一個月,2012年12月13日,新華社報導,中組部有關負責人證實,李春城涉嫌嚴重違紀已被免職!這對於周永康來講,實在是個非同小可的壞消息。

知情人透露,周永康之所以積極出手拉拔李春城,和李對周家人在四川的生意格外關照有相當大的關係。

李春城,1956年4月生,遼寧海城人。在擔任共青團哈爾濱市委書記時,結識時任黑龍江省委組織部副部長的韓桂芝,得到韓的充分信任。韓後來陞任黑龍江省委組織部長、省委副書記期間,對這位愛將一提再提,陞任哈爾濱副市長。1998年在韓的大力推薦運作下,調任成都市副市長。

不久周永康到四川任省委書記。同樣都是“外來戶”,李春城很快取得了周永康的青睞,周提拔他當四川省瀘州市委書記,接著又調回成都擔任市委副書記、代市長、市長,並讓他當上十六屆中央候補委員。十六大後,又陞任省委常委、成都市委書記。

周永康保不住馬仔李春城。

十六大後,李春城看到團派勢力強勁,於是向團派積極靠攏,但一時無法取得胡錦濤等團派大佬的充分信任。2004年,韓桂芝案發,李春城牽涉進去,落得個“舅舅不疼姥姥不愛”,最後還是周永康出面,以在十七大上取消中央候補委員資格保住了安全和職務。

《明鏡月刊》報導,周永康兒子周斌去四川,李春城必提前安排好秘密行程,悉心接待。對於周公子在四川的投資事務,李也大開綠燈,照顧有加。周永康家人在四川搞的加油站項目,可謂是“吃得準,吃得狠”,充分利用了周永康在四川、石油系和國土資源部都曾主政的資源。

海外媒體去年曾報道,原公安部長助理鄭少東向中紀委交待問題時,涉及周永康兒子打著周的旗號,在周工作過的地方或部門大搞權錢交易,包括染指石化項目、土地項目等。周便設法干涉中紀委調查,最後不了了之。

有人說過,李春城是周永康地位的晴雨計、風向標。現在這個晴雨計倒了、風向標塌了,那麽,灰頭土臉的周永康會如何?(《調查》特刊第四輯)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