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陷入两难境地

围绕中国经济增长前景的讨论完全调转了方向,这从侧面说明人们对于这个曾主导世界经济的经济体期望值下降程度之大。

在一系列令人失望的经济数据公布后,没人料到第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数据会出现转机。官方数据显示,第二季度GDP增速放缓至7.5%,符合市场预期。

但现在市场关注的焦点是,在中国尝试推进结构性改革和经济再平衡之际,全年经济会出现多大幅度的放缓。

更令人担心的是,对于这一点,甚至就连中国领导人似乎也没有把握。

近日有报道称,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称今年全年的经济增速很可能会低于7%,这刺激了投资者的神经。不过周末期间新华社就此发布了一份更正,称媒体对楼继伟表态的报道存在错误,仍坚持中国官方7.5%的增长目标。

而在此之前,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已经做出保证,称经济增长不会低于确保就业市场稳定所要求的下限。

这足以让美银(Bank of America)分析师再次探讨中国是否会采取刺激政策或所谓的“李克强对策”(Li Keqiang put)以推动经济发展。他们认为,李克强首先需要一个稳定增长的环境,然后才能实施经济改革。

暗示政府可为经济增长提供支撑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从目前的情况看似乎有些本末倒置。

如果从今年以来中国经济不尽如人意的表现中吸取教训的话,那就是如果不推行改革,那么经济增速将持续下滑。

相关阅读
中国经济放缓 影响波及全球
中国第二季度GDP增速放缓至7.5%
毕竟,李克强领导的政府班子上任之初曾继续使用信贷刺激。这一举措在开始阶段产生一些效果,但之后不久,对增长的提振作用就消退。今年第一季度,创纪录规模的新增信贷换来的只是增长的放缓,通货膨胀上升和生产者价格进一步下降。

上个月,有关信贷投放过度可能弊大于利的担忧加剧。银行间利率在6月份出现的大幅上升似乎是一个明确信号,表明信贷规模(估计为国内生产总值的200%)已经达到难以为继的水平。

麦格理(Macquarie)的分析师们表示,中国在增长问题上陷入两难境地,需要决定是否牺牲短期增长,通过改革达成更可持续的长期增长。

这些分析师认为中国必须首先进行改革,因为引发经济放缓的是企业领域。

主要存在的问题有三个,分别是资产回报降低,债务不断增加和利率高企。要想增长回升,需要首先解决这些问题。

在这三个问题的综合影响下,经济体需要新的流动性用于偿付现有债务,从而降低了货币政策的有效性。

这些问题也是决策者之所以陷入两难境地的主要原因。麦格理将此称为货币对增长的影响不对称,即目前投入更多的资金并不能带来增长的加快,但资金投入减少仍会对增长带来严重不利影响。近期有关信贷收紧导致企业为保留现金而裁员的报道正不断增加。

由于面临如此困难的局面,中国领导人对实现增长目标不那么信心十足也就不足为奇了。

分析师由此更加关注政策举措方面的迹象。

从近期显然是精心安排的银行间利率大幅上升可以看出,中国领导人已做好了进行艰苦改革的准备。

有人甚至创造出一个新词“李克强经济学”(Likonomics),用以描述李克强的经济政策,意思是:不推出经济刺激措施、去杠杆化加结构性改革。

但麦格理(Macquarie)的描述可能更加贴切——中国将在改革和微调的混合形式下摸索前进。

该行设定的基本情形是,中国的改革力度不大或者不够及时,不足以抵消增长的放缓趋势。上周,该行把中国2013年经济增长率预测下调至7.3%,2014年的下调至6.9%。

有关改革的问题总是充满争议,因为这涉及到中国共产党放松对经济的掌控。尤其是金融改革带来了新的风险,人们已经看到,这些风险会带来意外的后果。

比如,近期中国通过鼓励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促进人民币国际化的举措就带来了副作用,这为通过在香港开具虚假贸易发票进行大规模汇市投机提供了方便。

而且,这种人民币套利交易还获得了另一项放松监管措施的帮助——通过理财产品促进利率市场化的举措。理财产品回报率比银行存款利率要高。

目前中国政府已经采取措施打击虚假商务发票和理财产品,这很可能意味着流动性将进一步收紧。

尽管如此,中国似乎仍将推进改革进程。上周中国宣布上海成为自由贸易试验区,承诺进一步放开利率和外汇市场。设立自由贸易试验区可促进跨境商品和资本流动。

上周五,中国还把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计划(RQFII)扩大至伦敦和新加坡(之前只限于香港),还增加了RQFII投资额度。

如果中国的改革速度加快,市场可以更加明晰地把握中国的前景,这将有助改善投资者人气。毕竟,市场为速度较慢但质量较高的中国经济增长付出更多代价并非毫无道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