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经济与资金出海

瑞银董事总经理、亚洲区首席经济分析师陶冬,7月14日在深圳做了“全球经济与资金出海”的演讲。主要观点:
一、中国经济未来一年半的主题是各行业去杠杆,3年内可买到现在无法想象的资产价格。
二、目前在中国难以找到投资机会,有几套房产的要出手,资金要出海,持有现金保持流动性是首选,而不是赚钱。今后3年有现金流才保命,要提高现金持有量。
三、从2008年美国及欧洲开始的经济、金融危机,最终以新兴国家市场爆掉而结束。
美联储预计在9月初步退出QE3,明年中全面退出。美国在复苏,而新兴市场估值高,一定会出事。
四、中国信贷环境已出现拐点。目前经济增长是伪增长,已耗尽改革开放、邓小平南巡改革、加入WTO的所有红利。三中全会可能会有政策推出,但有相当远的路要走。
五、目前的中国地方政府是庞式骗局、已技术性破产。这轮调整会很惨烈。
年末CPI会到达4%,明年到5%。中国明年可能会加息,美国明年也会加息。
在扩张了十年后信贷会收缩,地方债、影子银行、房地产可能会同时出事

开场白:
若你有多套房子,出手!若你是成功人士,出海!

信贷拐点:
目前到了信贷环境的拐点,如60年代的意大利奇迹、70年代的日本、80年代的韩国、90年代的东南亚、过去10年的美国奇迹之后。
周期逆转的判据——2C:Credit,Construction。
Shibor的急升,是10年扩张由盛转衰的起点。
2008年至今,中国QE规模远超美、欧、日,是QE之王!

增长:
周一将公布的2Q GDP不再重要,7% or 8%,都是男人脚下的高跟鞋。持续的伪增长、伪周期,给未来经济带来了巨大的隐患。
每次陷入增长泥沼,都会催生结构变革:80年代农村改革,92年南巡,00年加入WTO。目前,改革红利已经耗尽。
良好的变革会缓慢,会在领导人的第二任期发生。上届领导人也有变革计划,早期甚至抛出陈/良/宇,但金融危机打乱了结构调整进程,交出了结构改革的白卷。
展望三中全会的结构性改革部署:
所有公开的计划,都是怎样花钱,但重要的是如何筹钱?能够最后支持一次(仅一次!)结构改革的资源是大约(?)万亿的国资,需要提高国资分红与划拨社保的比例,但每一步都会踩到利益集团的痛处,会有激烈冲突。

真实GDP:
1Q约6.6%,2Q充其量6.0%。本以为3Q的补库存会使GDP回稳,但目前看不乐观,从克强指数看,现在比08年困难。估计三中会有小动作,但只是面子,仅小利股市,无助经济。
现在央行重新注入流动性,但同时告诫去杠杆,地方政府与信托基金已经在静悄悄的做。今后18个月的关键词是“去杠杆”。今天刚开始温水煮青蛙的过程。
今天的CPI实际上被H9N7拉低,它降低了肉类需求,也降低了生产,未来会有巨大的涨价压力。今年CPI可能达到4%,明年可能达到5%,届时必加息,否则房价将暴涨。明年将进入GPI升,GDP降的状态。

房价:
房地产业相关的三方购房者、开发商与管理层中,开发商现金流充沛,而管理层尴尬,有效的政策不敢出。李总与李常务副总立场不同,态度不同。13次常务会议,没有一次提过房地产!不排除北京等地推出物业税,但全面推出概率为0。
目前房地产现状:一线城市价高,深圳房价超过东京,而人均收入为后者1/5;二、三线城市空置率高,海南空置房屋市值超过曼哈顿。

影子银行:
1、7.5万亿信托,规模已超过保险;2、银行理财产品;3、券商资产管理产品1.9万亿,且日增100余亿。总量达到24万亿=45%*GDP=25%*信贷。重要的是,央行、银监会、证监会以及发改委,未有一家能进行实质监管,更有甚者,这本身就是政府制造出来的!
影子银行爆破的几个条件:
1、 通胀,加息,引发大规模违约;
2、 24个月内,几家大企业破产。目前企业应收账款39%;
3、 顺差迅速收缩,外储下降;
4、 QE退出。
地方债、影子银行、房地产可能同时出事!

港股:
目前H股P/B已跌破2008年低点。
A/H股的重大差别:
1、 H受惠于全球流动性泛滥的程度远超A;
2、 A供应量远超H,造成A价与风险、增长无关,举例对比希腊银行股价与中国银行股价。
银行在今后12个月内会有很大集资压力。

全球:
预计今年4%,去年3.4%。
QE退出决定应在伯南克任内(明年1月退休)作出,他爱惜自己的学术声誉。
欧洲:
债务/GDP最小,但危机最重,早晚还会重起,源于欧洲财政不统一。法国基本面迅速恶化,失业情况还会大面积恶化!
日本:
不看好安倍经济学,无经济效果。源于日本产品已无竞争力,过去15年日本无R&D投资。安倍汇率下降的可能后果:产生贸易逆差,引起日元被抛售。若加息,可能导致国债利息大幅上升。利息每增加1%,政府利息负担将增加10万亿。

美国:
美元进入长期升值轨道。美房仍可买(仍维持一辈子难见的大底的说法)。纽约、旧金山价高,波士顿、芝加哥、迈阿密仍可买。
美元强势升值,新兴市场必出大事。95年墨西哥,97年亚洲,俄罗斯。目前,巴西、印尼已经加息。日本90年代银行印钞潮使资金潮涌东南亚,这与稍前美国QE资金涌向新兴市场形势相似。
最大的问题是长债短借。最终以新兴市场爆破为终点。金融资产价格下跌。目前要确保流动性。

RMB:
基本面上有贬值的空间,但政府会避免因贬值造成中美两国间的政治问题。2年内或升值2%~3%,中期会贬值,可能有20%的空间。
澳大利亚:
是中国的影子,有显著的荷兰病症。澳大利亚5大银行总市值超过欧洲银行总市值。
国内银行股:
银行抵押品趋同,全部是土地,即使折价足够,变现时也可能无买家。
2004年利差400bp是解决银行技术性破产所必需的。今天的形势是,全国将破产,银行很舒服。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