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此存照:清华法学院教授易延友称强奸酒家女危害较小

【清华教授:强奸陪酒女比强奸良家妇女危害性要小】清华大学教授@易延友 在微博上“替李天一的辩护律师说几句”。辩护词最后一句说“即便是强奸,强奸陪酒女也比强奸良家妇女危害性小”。随后易教授又改了口:“强奸良家妇女比强奸陪酒女、陪舞女、三陪女、妓女危害性要大。”

903816150318192296

——-

  7月10日,因涉嫌强奸罪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的少年李天一的新律师,在其博客上发表声明称,要对李天一做无罪辩护。继轮流发生性行为,酒后强奸不叫强奸后,李天一案再出新词“强奸陪酒女危害小”。一时间,该事件再遭吐槽。7月16日,清华教授通过新浪微博为李天一辩护,称:“强奸陪酒女也比强奸良家妇女危害性要小。”此话一出,各网友及知名人士纷纷对此话表示不满,其中时评人、作家李承鹏反应最为激烈,并举例对此话进行分析。随即,李承鹏和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何兵互掐,一时引起围观。

  7月16日13点整,清华大学法学院证据法中心主任易延友通过微博为李天一案的辩护律师进行辩护,其中一句“强奸陪酒女危害小”引起热议,微博称:“替李天一的辩护律师说几句:1无罪辩护是他的权利。引述海淀检察官的说法:让人做无罪辩护天塌不下来.2未成年人受特殊保护,律师发声明要求大家遵守法律并无不当.3强调被害人为陪酒女并不是说陪酒女就可以强奸而是说陪酒女同意性行为的可能性更大;另外,即便是强奸,强奸陪酒女也比强奸良家妇女危害性要小。”

  此话一出,立即在网民中引起激烈不满,纷纷对此话进行热议,其中李承鹏反应最为激烈,并举例对此话进行分析,同一天的17点41分李承鹏发微博称:“清华大学法学院@易延友 教授认为:强奸陪酒女也比强奸良家妇女危害性要小。这好比城管认为,殴打流动摊贩比侵入店家危害性要小。也好比法院保安认为,殴打唐慧这闹访妇人比殴打官夫人危害性要小。在中国有这种混账逻辑的人不少,他们带着歧视眼光先于法律判决了一次,还呼吁愤怒的人们要理性。很操蛋。”

  随即,何兵也发微博并借此调侃李承鹏,称:“我觉得,公安打李承鹏这种人,比打易教授,危害小多了。”

  接着,李承鹏和何兵互掐上了,李承鹏称:“我觉得,打法学院院长何兵,比打不准院长何兵进大门的保安,危害性小多了。”

  李承鹏最后还不忘再次拿何兵调侃,称:“我还觉着,打何兵,比那个卖腊肉的店家危害小多了,对了,何院长让那个小店家关门没有?”

  此微博一出,网友纷纷围观,在网民中引起不小的骚动。

——–

易延友,你并非法律的代言人

  清华大学教授易延友,在微博上“替李天一的辩护律师说几句”。就法言法,即便有些观点“刺眼”,也是学者言论自由。但辩护词最后一句,说“即便是强奸,强奸陪酒女也比强奸良家妇女危害性小”。教授啊教授,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7月16日《新京报》)
  
  和绝大多数人一样,当看到堂堂清华大学教授,竟然公然标榜“强奸陪酒女也比强奸良家妇女危害性小”,心中愤懑之情只能用爆表来形容!刚开始真的以为这位居学堂之高的法治和教育工作者的微博是不是被黑了,后面亲自登陆其微博,才发现里面早就炸开锅。而易延友面对滔天的指责,他所作的只是把陪酒女的范围大到“陪酒女、陪舞女、三陪女、妓女”的范围。一副“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淡定。
  
  李天一的案子发展到现在,已经不再是简单意义上的法律案件,它已经被聚焦太多的社会关注,从案发、批捕、侦查,再到更换律师风波,所到之处无不受到众人关注。没有别的原因,世人都在等待这起轮奸案件最终的走向,因为这事关特权和公平的博弈,事关中国法治进程能否被推上更高的层次。也许这一切都说的太过高屋建瓴,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它让很多人都无法回避。
  
  而易延友的出现,客观的说并非全部都是突兀和荒唐。他在微博总结的前两点:做无罪辩护天塌不下来和保护未成年人,客观的说都已经是拾人牙慧的谈资,而且这些在李天一案件中,的确有有商榷的空间,对此大众也就无可厚非。但是对于“强奸陪酒女要比强奸良家妇女危害小”奇葩造句,除了某些人会笑而不语之外,恐怕绝大多数善良的人都接受不了吧?
  
  易延友对于陪酒女,亦或是陪舞女、三陪女、妓女为何要在言语上,拿出刑法犯罪构成理论来简单套女性的性权利?允许你在内心的道德审判上,把这些人摆在最低档的位置,但是拿这套理论放在李天一案件上来进行公知宣判,是不是有点过了?
  
  单单拿陪酒女这个高危行业来说,被强奸的案件并不是孤本,在北京、广东、湖南等地都发生过。强奸者也已经受到了法律的严惩,因为用暴力、胁迫等手段强行与之发生性关系,就是强奸,在法、情、理方面都没有任何意义。但是作为清华大学的教授,却“独具慧眼”地认为强奸的伤害,也分三六九等。但为何《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关于强奸的规定里,却没有此项说明?易教授可以有情绪上对陪酒女的不待见,但是在冰冷的法律条文面前,却没有你太多想象的空间。
  
  作为清华大学中从事法学方面的教授,就已经是精英无疑。但是遗憾的是,我们在他的言行里,丝毫看不到道德底线和职业操守。如果一个社会以强势弱势判断对错的话,那我们还要学法、用法干吗?你并非童言,却又如此无忌,带着如此歧视的目光,先于法律判决一次,最后还要装成风轻云淡的样子。在大家的不满都被你聚集的时候,你还可以自说自话的认为“顺着无知大众说话远比说出真理容易”。不过法律和真理,永远都不是掌握在你这种极端少数人的身上的。
  
  这点,请务必相信。

——

所谓名校,表面无论怎样掩饰,内心只以出多少高官为荣。

这其实也没错,因为中国所有的高校,是所有的,都不是学校,都只是教育部下属的部门而已。跟政府组织一样,每一级都有一个党委一个班子,并且大一级的党委下去可以叫视察。南大去了苏大,苏大要如迎接领导人访问一样,苏大去了北大,那是下级向上级汇报工作,当然,不管什么大,最后进了教育部国务院,都是见上级,因为你的官帽上他们给的。

既然如此,那么大学就当如政府一样,以本学校出了什么政府高官为荣,无锡的官去了省政府,无锡政府应当高兴,上海的官去了中央,上海应当高兴。

如果大学只是大学,自治自立自主招生,那么自然是以研究出了什么惊天动地的成果为荣,自然是以自己的毕业生在工作岗位上取得了成就为荣,比如这个学校出了比尔,那个学校出了斯弟格里茨,……而不仅仅是我们学校出了妮珂松、欧爸妈、布施……其它什么也没有。其实不是没有,是视而不见。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图片, 新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